山東臨沂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累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2日】鄉幹部流氓邪惡手段令人髮指罪惡難逃

臨沂沂南縣某鄉大法學員XXX,女,36歲,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鄉里派出所及鄉幹部抓到鄉辦公室進行刑訊。其中一男青年逼她脫光衣服,說要搜查電話本,不脫就打。女學員為了證明身上沒有甚麼,只得違心地脫去所有衣服。誰知惡棍們搜身是假,用流氓手段整人是真。當該學員脫去所有衣物時,那個逼其脫衣物的首惡分子,便將剛沖完電的電棍對著她的陰道戳去,電得她跌倒在地,惡棍繼續電,學員疼的在地上打滾,痛苦叫喊。惡棍氣急敗壞地說:你再喊我就把電棍捅進去。學員昏過去後,幾個惡人走出去休息,有一個惡棍留下,在學員的身後用生殖器觸其下身,學員及時驚覺,敗類的惡行未得逞。

第二天天明前,該學員逃出來到縣政府去哭訴,縣領導非但不問青紅皂白,反而打電話叫鄉里派拖拉機拉走,繼續折磨。

光天化日之下這種惡行竟然發生在縣、鄉人民政府裏,流氓邪惡手段令人髮指,到底誰正誰邪?是誰在破壞法律?該女學員僅僅因為在自家門口煉煉功就應該得到這樣的結果嗎?


臨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

某廠修煉者比較多,辦事處便把他們集中到一個民兵訓練營(離市區較遠,非常偏僻),在炎炎烈日下,讓他們赤著腳站在水泥板上,頭頂著磚頭,進行非人的折磨。只要不按他們的要求寫保證書、悔過書,就天天如此。但大部份學員堅修不動,結果那些人氣急敗壞,用皮帶蘸水毒打學員,致使學員渾身青紫,令人心痛。

某辦事處將幾個學員集中關到某食品廠的一個油庫裏。用扣工資、開除等手段威脅學員。但學員不為所動,後來他們便雇來幾個痞子,說打得轉變過來一個給500元。一天能打過來是500元,10天打過來也是500元。那些痞子為了儘快拿到錢,用拖拉機皮帶蘸水沒頭沒臉地毒打學員,其中有一位年過70的老人,被打得皮開肉綻,慘不忍睹。他們還惡毒地強迫學員詆毀和誣蔑大法。

某縣一個弟子,被抄家後,又被抓到鄉里辦學習班,用電棍、橡皮棍等毒打,打得手累了,便把學員吊起來,夜裏脫光衣服銬著躺在一個離臭水溝很近的草叢裏讓蚊蟲叮咬,致使滿身傷痕累累。

河東區一學員,被吊打,惡棍們打累了便去喝酒,直到第二天酒醒,才想起被吊的學員還在吊著,此時學員胳膊已經脫臼,昏死過去。

平邑縣一大學生被關押,他們每天打完後都要學員的家人請他們喝酒,一天三次,還專門叫來他的父親,當著父親的面折磨學員,直到其父交上一萬元罰款,加上酒席供2萬元。

一女學員上訪被抓回後,開除工職。又遭到當地派出所毒打,以致渾身青紫像鍋底一樣。

在種種邪惡的考驗中,有的學員沒過好關,現在心裏非常痛悔,因此,在這裏,臨沂所有的大法弟子鄭重聲明:以前違心寫過的保證書、悔過書,或者別人代寫的,全部作廢!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心不變!


敬請關注臨沂河東區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今年春節前後,臨沂市河東區法輪功弟子20餘人進京上訪,被公安人員押回臨沂監獄後又被帶回河東區非法拘禁達4~5月。在這期間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慘無人道的人身摧殘,多數人被電棍電過,有的長達4個小時,有的被棍子打,棍子都被打成幾節,而且不管年齡大小,同樣遭受這種非人的折磨。年過60歲的宋方霞、潘玉秀被打的站不起來,坐臥不寧,屁股被打成了紫茄子色。他們幾十人被關在一個屋子裏,打得不能站立。大法弟子褚延舉被打得死了過去,停止呼吸半小時才甦醒。朱慶英的親屬因說了一句「你們為甚麼侵犯人權」,被惡棍聽到後,抓住頭髮,毒打得死去活來,直到求饒才罷手。鄭洪芹被非法勞教,楊芝美在監獄期間被惡警們以提審為名,帶回區公安局關到一個小屋內,手銬在床頭上,既不能站又不能坐,幾個人輪番看守,不准吃飯,不讓喝水,更不讓睡覺,長達六天六夜。大法弟子鄭建家也被以同樣的手段關了四天四夜,惡棍們還逼迫其睜著眼睛,同時用手指彈擊眼球。鄭洪芹也以同樣的方式被關了3天3夜。大法弟子趙波是檢察院的幹警,被非法監禁,銬在窗台上達3個月之久。有的大法弟子被上報開除工職、有的被停發工資,有的被罰打掃廁所和垃圾。有的被非法關進單位限制人身自由達100餘天,上廁所也要有人監督,逼迫他們寫出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如果不寫就會受到更加殘酷的迫害,有的人被抄家。

在長達4~5月非法拘禁期間,大多數弟子受到了殘酷的刑罰。河東邪惡分子對大法弟子用盡卑鄙手段,嚴重地侵犯了人權,使他們的身心健康受到了嚴重的破壞。

世人啊,清醒過來吧!


誰正誰邪自有公論

自5月10日以來,臨沂市舉辦了一批轉化班,有的學員從單位被拖走,有的在家中不明不白的被叫走。時至今日將近4個月的時間,學員們遭到各種形式的迫害──經濟制裁、開除黨籍、停職、停發生活費等。近4個月來,有的功友不但沒有生活費,還被迫交了上萬元錢。如:衛生局學習班上的孫運娟、李修梅兩位功友,從單位、家中北拖走後,關進了「沂州賓館」24小時封閉,每天要交250元的費用供給「幫教人員」吃住,隨後二位功友被送進了「拘留所」,又從拘留所被送進了市委黨校「轉化班」,目前仍被完全封閉在賓館內。全體被關押的學員因自由受限制,經濟拮据,幾天沒有吃飯,反而被指控對抗上級,逼迫每人寫檢討書,現在還有4人仍被關押。

徐芬功友自5月10號以來,先在物資局招待所「學習」,後被送進市委黨校,已近4個月,被完全封閉達50多天,至今仍被關押,且所有費用自理。

水利安裝公司的李愛玲從未上訪過,在家中被叫到辦公室,也關在黨校「轉化班」,長達3個月之久。水利安裝公司小宋,因拒不寫「悔過書」被送進了一個精神病院,按精神病人治療。

楊麗芬功友,因不寫「悔過書」,被送進了拘留所,因沒錢吃飯,整個拘留期間16天沒吃一頓飯,雙腿浮腫厲害,被送進醫院,倖免再次進「轉化班」。

紅日化工集團的董晉,因不寫「揭批材料」,自5月10日至今已達4個月之久,在這期間遭受過警棍、軍訓的殘酷迫害,至今還在黨校關押,每天遭受體罰的折磨。

運輸公司王魯預關押3個月之久,絕食後釋放。

善良的人們,面對眾多發生在你們身邊的同胞們,善良的群眾被折磨得妻離子散,生活沒有著落,人身自由受到嚴重侵犯,你的良心不為之所動嗎?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在今天的法制社會裏,處處講法律,處處講人權、自由,憲法第38、38條規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人格尊嚴不受侵犯,請看這些無視法律尊嚴的、踐踏人權的行為,不禁令人們深思:天理何在?正念何在?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群眾,在世間無非是要有一個好的身體,有一個返本歸真的願望,何罪之有?李老師何罪之有?大法何罪之有?天理昭昭,善惡終有報,正邪自有天作證。

臨沂大法弟子2000年8月


大學教師被非法關押身心遭受迫害

我是一名大學教師,99年7月20日後因去京上訪被強行參加「法輪功轉化班」至8月20日解脫。後於99年10月下旬因去兩辦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在京被抓。被公安帶回後關進看守所,帶了一個月的手銬和腳鐐。出獄後又被單位非法關押近3個月,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看守所對我的取保候審的保釋金為5000元,學校每月只發給我生活費180元。


說關就關無法無天

為了能向黨和國家領導人反映真實情況,臨沂許多大法弟子相繼去北京上訪,他們只是維護普通公民的合法權益,並未超出憲法所規定的範圍。然而,只要一上訪,不分青紅皂白就被抓起來送往監獄,有的監獄裝不下,就把那些放火搶劫的強盜放出來,騰出地方關押大法學員。

春節臨近,他們對一大批堅定不屈的學員無計可施,便責令單位、家屬交了至6千元不等的錢將人領回去,有的被單位看管起來。春節剛過,市裏又開緊急會議,對他們認為的所謂的法輪功骨幹分子排隊,又抓了十四名學員。有的學員年前剛放回家,又被抓到牢裏去。這些學員即沒去北京,又沒做違法的事,為甚麼關起來,使人莫名其妙?後來才得知,三月份北京要開人大會議,怕他們去北京上訪,因此先關押起來,等開完人大再說。這次不但抓人還進行經濟制裁,每人再交3000元錢,沒錢的就搬電視、家具,直至家中東西賣盡無錢上北京為止。在這裏,法律成了兒戲,權就是法。

(大陸學員整理2000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