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臨沂12月以來百餘名法輪功學員因上訪入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1日】自12月份以來,臨沂市有一百多法輪大法修煉者去北京向國家政府反映真實情況而被捕入獄。其中有街道居民,有大學教授,有下崗職工,有機關幹部,有在讀的大學生,有70歲的老者,有十幾歲的孩子。

我們法輪大法修煉者心態平靜地走入監獄。在獄中,一有機會就給犯人和管理人員弘法,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輪大法講的是「真、善、忍」,讓人做好事,做好人,煉功能祛病健身。很多人表示,出去後一定修煉法輪大法,有的人在獄中就和我們一起學法輪功。

我們在獄中因堅持學法(背經文、背《洪吟》)、煉功,受到多種刑罰。如被打皮帶(四、五根皮帶合定在一起),掛貓眼、掛吊瓶、抱窗稜子、抱撩(死囚戴的,戴上腳鐐,胳膊抱著腿,再戴手鐐)、戴大鐐(48斤)等等酷刑我們幾乎都經受過。60歲的楊欣因學法,26歲的宋世龍因煉功被戴上大鐐,宋從入獄到出獄,20多天內一直戴著大鐐(後因單位需要他幹一項技術工作被保釋)。1月1日,5號監室因煉功,7人被各打20皮帶,兩人被各打30、42皮帶,接著趙夫敏、趙秀秀被「掛吊瓶」5個多小時。在此期間,倆人一起背誦經文、《洪吟》,朗朗之聲傳入監室,犯人都豎大拇指。孫慶紅被「抱鐐」3天,停食3天。1月27日,褚延舉、趙秀秀、裴林英,因煉功被喊出監室,遭拳打腳踢,接著被「抱鐐」5天,停食5天(2月2日方給解鐐)。1月初,9號監室周永玲、主國彩、王玉蘭等9人因煉功每人被打十幾皮帶,接著全被「抱鐐」3天,停食3天,後給解鐐。9號監室還因集體背誦《洪吟》,李修梅、李成珍、孫明三人被喊出監室,遭打耳光,抽嘴巴等毒打。公安(看守人員)邊打邊問還煉不煉,三人沒一個說不煉的,直至打人者打累了才住手。

臨沂市政府對法輪大法修煉者還採取剝奪政治、經濟權利的措施來壓制法輪大法修煉者。如不讓修煉者子女當兵、提幹、入黨等。針織廠主國玲的兒子想報名當兵,因他媽煉法輪功被禁止;有單位開大會小會的指責,造成單位歧視;開除或已決定開除工職,不發給工資,要收回住房,賠償單位去北京的全部費用……,出獄時,還要3000元保金,有單位還另要5000元保金,衛生局就讓血站李修梅的對像交了5000元保金。

種種刑罰和制裁,不但沒有嚇倒我們大法修煉者,反而更加堅定了修煉者的決心。張秀信在獄中為爭得學法煉功的權力,絕食11天。大法弟子不畏坐牢,前「捕」後繼去北京護法。去北京護法入獄的有2家趙家三姐妹(趙夫敏去北京3次,其妹去北京4次),有鄭彥賓一家三口,有趙群、李洪升等幾對夫婦,有橋祥英母子倆,劉家哥倆,主國彩姐妹倆,褚延舉姐妹騎自行車6天到北京……我們只有一個信念,為了維護大法,甘願犧牲一切。

2月1日,臨沂法輪大法修煉者主國玲、孫茂蘭、杜廣君、張建明去看守所探望功友(在規定時間內)被公安們拘留後收審、立案,關押進看守所。(2月5日)

臨沂師院將法輪大法修煉者張秀信、馬彥明、橋祥英、楊欣、王玉蘭\孫憲亮等人私自扣押在本校大酒店(每人一房間),不准與任何人見面(包括家人).還從經濟上制裁,不發給工資,讓家屬按每人每天28元的生活費交給學校.至今,被扣押時間長的已近60天.孫憲亮哪也沒去也遭關押。校方說等上面有個說法才放人。

臨沂物資局劉秀蘭12月27日被拘留所釋放後,單位就將其關押在本單位招待所已近50多天,仍沒有放人的意思。

臨沂電視轉播台將馬興元關押在本單位,一天24小時有專人看管,不准與外人接觸,至今已有60多天。

山東臨沭孫衛東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該縣公安部門春節期間送入臨沂精神病院,按精神病強行管治。只要孫一說自己不是精神病人,就遭致電棍擊打等酷刑。其妻幾天後聞訊趕往醫院,與院方交涉要求放人,至今未放。(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