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累累

【明慧網2000年12月3日】 涿州市義和莊鄉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詳細經過

今年10月1日,大法弟子臧秀青、陳凌梅因在天安門廣場煉功被抓,在天安門派出所她們沒有說姓名,但被保定駐京辦事處的人員認出,然後由涿州義和莊鄉政府派車接回,同幾位因在家堅持修煉而被抓的功友王剛、張墨及其母親一起關在鄉政府的會議室。

關了幾天之後,鄉政府接到電話通知說:「……按原計劃執行」。於是由鄉長馬xx(曾任涿州市委秘書長)指揮,副鄉長任丙灰、孫xx及屬下就開始殘酷折磨這幾位弟子,最初是從早晨6點鐘開始讓他們兩臂環抱大樹,把兩手銬起來。幾位弟子依然很堅定。它們認為這種懲罰太輕了,不能夠達到「轉化」的目的,就改換更殘酷的辦法,在院子裏把這幾位弟子一隻手吊起來銬上,腳尖剛能沾地,這樣白天黑夜的吊了三、四天,不讓睡覺,期間還用由三股鋁線擰成的繩子(每股都有手指頭那麼粗)抽打他們,他們的後背、腿都被打成黑紫色,腫起來很高。讓他們說不煉了,還得罵大法、罵師父,遭到幾位弟子的拒絕,它們就更加瘋狂了,往臧秀青的嘴裏灌涼水,還覺得不夠,又提著臧的衣領往裏灌了一盆涼水,打臧秀青的時候,任丙灰說她穿得太厚了,就動手把她的褲子扒下來,只剩下內褲,又開始打。在瘋狂的迫害過程中,身心極其痛苦的臧秀青曾假裝說不煉了想蒙混過去,後來她覺得對不起師父,就去上吊,吊上去時,聽到了好像是電子槍發出的「啾啾」聲,還看到光,上吊的繩子就斷了,她悟到大法弟子不能自殺,更不能這樣死,於是她回到關押她的院子裏。在後來的殘酷毆打時,她就非常堅定了。陳凌梅被打時,她都始終咬牙忍著,挺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嚴刑拷打。這兩位弟子後來設法逃出了邪惡之徒的黑窩。

它們還給張墨的母親打針,當著張墨母親的面瘋狂的打張墨。它們就是用這樣殘酷、卑鄙的手段來「轉化」法輪功學員的。


涿州市刁沃鄉大法弟子白彩雲受迫害的詳細經過

從國慶節開始,就一直有人在大法弟子白彩雲家附近監視她。10月10日上午突然有十幾個警察闖進她家搜查,搶走幾本書及一份手抄資料。並把她帶到刁沃鄉派出所。十幾個警察及副鄉長王超輪流用手打她的臉,罵她,還踹了她兩腳,審問期間髒話連篇,非要問她的書和資料哪來的。其中一個所長侯xx還說:甚麼是法,XX黨就是法,上級有命令,煉法輪功的打死一個少一個。另一個副所長還罵老師、罵大法。

審完後,也沒甚麼結果,就把這位弟子一隻手銬在一間屋子的床上。

第二天接著審,還欺騙她說某某已經把你交代出來了,你也趕快交代吧,都跟誰聯繫了,說出幾個來,你自己就解脫了。這位弟子始終未說任何人。

沒辦法了,就想把她移交公安局,結果公安局沒收,後來白彩雲的愛人(不修煉)寫了一份保證,11日下午把她領回家。刁沃鄉派出所還要讓她送500元罰款來,白彩雲沒有理睬它們的勒索。

白彩雲說抓她的第二天早晨,看到看守她的警察有好幾個都在吃藥。警察不但不反省自己的惡行,還埋怨白彩雲說:看看,就因為看著你,把我們都凍感冒了。


涿州市又有三名學員被勞教

刑俊花:女,40多歲,家住華北鋁廠,勞教3年。原商業局職工,99年12月份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單位開除。因今年10月1日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再次被抓。她這已是第四次被抓。這次抓回來把她關在拘留所裏,她一進去就開始絕食抗議,13天之後轉入看守所,又繼續絕食約十幾天,看守人員給她插管灌食。

韓玉紅:女,26歲,涿州市白尺竿鄉人,勞教3年。因國慶期間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這次已是第四次被抓。這位學員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但說出的話非常堅定有力量,曾經使不少有怕心的學員深受震撼而開始變得堅定起來。

劉愛娟:女,32歲,涿州市二街人,勞教2年。因國慶期間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

據說這三位學員在被送去勞教上車時,還在大聲地背《論語》,去保定勞教所的途中,遇到修路,無法過去,又被送回涿州看守所,目前不知情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