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江,我為你生命的輝煌而流淚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袁江是清華95年電子工程系畢業生,多次參加師父講法班,是清華最早得法的大法弟子。我與我的丈夫是九五年得知世上確有稀世難得的大法弘傳,心中萬分歡喜,經人介紹與袁江結識,他與電子系的其他幾位同修教我們煉功,後皆成為清華弘法時期的骨幹。幾位同修非常憨厚老實、純樸真誠、清澈見底。袁江向我們弘法說:這是修煉真善忍的宇宙大法,要求修煉者心性不斷昇華,無私無我,以至於完全為別人而活著的人,最終修成覺者等等。我非常樂於聽他講關於修煉的事情,並發願要修。袁江說師父講過:「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我看出他對於佛法的堅定。在這樣的物慾橫流、道德極速下滑的時期,能得一句佛法的點化實在是無比幸運了。我非常感激他;他所對我說的每一句師父講過的話似乎都打入了我生命的本質,我感到整個身心在昇華。

他非常熱情地借給我們《法輪功》看,當時我們真是如獲至寶,後來學法期間我們背的經常是《法輪功》中的若干章節。我向他表達我與丈夫還有沒有機會親聽師父講法,他說也許會有。這樣到了年底,袁江告訴我們1994年12月21-27日師父在廣州體育館講法,就這樣我與丈夫在袁江的幫助下喜得大法,我們一行八人去廣州聽法,那真是無比幸福的日子啊,整個廣州也偏得佛法的垂恩與榮耀,世上萬物無不喜慶大法洪傳。師父為我們淨化身體與說法,與會者無不慕樂佛法,真修向善。在師父的慈悲洪盪下,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有人管」是甚麼滋味,知道人真正的生命意義所在,從此精進修煉是我快樂的源泉。我與丈夫就是這樣走上幸福的修煉之路。同去的幾位同修後皆成為清華洪法與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骨幹。

袁江是我得法的引路人,有著同樣的志向。我記得非常清醒:他跟我鄭重地說,師父講法中曾講:「我們修成後都將是宇宙真理的保衛者,為了宇宙真理寧可犧牲生命的。」他的話堅毅而自持。他總是面帶祥和之意,他的話不多,常說的一句是「做到是修」,對我印象頗深。此時我們已結識了趙明──多麼好的同修啊!現在也在獄中受著非人的折磨。我們時常對於共同精進的話題切磋並在煉功方面很是精進。得法的早期我問袁江這麼一個問題:師父講法中提到多高層次的生命因為不符合那層的標準被淘汰了。而我們人這個層次如此低,卻能得人身得大法而存在,為甚麼呢?探討中我們覺得是不是因為人這個層次是迷的,在迷中我們還能有返本歸真的心,是佛法給予我們每一個宇宙中的生命一個機會,能按照佛法回升的生命是值得珍貴的。當時我們都感嘆宇宙法理的玄妙與圓融及喜得大法的幸運啊,心中對返本歸真升起無比的信心。可是還有那麼多沒得法的人呢,大法是度己度人,普度眾生的啊!

1996年5月,我們在廣州親聽師父大法的弟子開始了清華的弘法,袁江與幾位同修在清華選煉功點,買大法書籍,袁江總是面帶祥和地耐心教來學煉大法的同修並弘法。就這樣清華第一個煉功點產生了──北門的那個小樹林。一些大法的精英在這裏產生,袁江確實默默地為清華的弘法做了他應該做的。

在你回蘭州以後,聽說你與同修在那裏的弘法轟轟轟烈烈,記得你往返於北京與蘭州之間,給未得法的眾生購大法資料等等,還記得那次你買了好多的大法書,太沉,拿不動,我去送你的嗎?我們互相鼓勵,勇猛精進,相互道別,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的一次見面。曾經如此熟悉的你,就這樣走了嗎?你走的如此悲壯,如此可歌可泣!在你修煉佛法,向世人講清真相中,袁江──你的修煉故事,我們都記得。

在蘭州的時光裏,身為站長的你,為那一地區的大法弘傳傾盡所有,令人敬佩。對你的回憶不光是清華這些認得你的同修,你熱愛的那片土地的同修,將來法正人間時,還會更多更多的眾生去追念你和其他為了宇宙真理而失去生命的、及在當前特殊的歷史時期依大法修煉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大法弟子--偉大的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