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烈行──送袁江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

君升天國位,
榮耀輝煌美。
壯烈人間行,
寰宇振雄威。

先行熱血洒,
後者更無畏。
除盡舊邪惡,
同隨恩師歸。

驚聞袁江被邪惡殘害,離開人間的消息,我如同被罩了一層霧的感覺。許久自問:他真的走了?難道如此熟悉的、朝夕相處的、風華正茂的袁江真的永遠離開了我們嗎?他沒有走啊,他那特有的豪邁、雍容的氣質、剛毅的神態、爽朗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就在眼前啊……。

袁江,我們想念你!

我認識的袁江真是大法的精英,是師父當之無愧的真修弟子。九四年,我在師父的講法班上認識了袁江。至今仍印象清晰的一幕,是在由廣州回京的列車上。他談及他對大法的正悟正信,令人欽佩。從一開始修煉,他就是非常堅定、嚴肅、投入的。

由袁江我又認識了清華大學的其他同修,其中就包括趙明。趙明一直是不苟言笑、嚴肅而剛直的。九九年,針對清華內傳遞的假經文,趙明義正詞嚴地說:「有我趙明在,誰也別想破壞大法!」袁江慎重而少言。袁江和趙明,對於清華大學早期的洪法、建點,都做了許多切實的工作。袁江九五年畢業後回蘭州,於市電信局供職。

一別五年,我於今年五月又見了袁江。當時,他因遭「通緝」,而被迫流離失所,時時有被捕的危險。但他不為所動,披星戴月、風餐露宿地輾轉在中南、西北、邊疆等地,發揮著獨有的專業特長,為正法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他曾經很自信地談到過自己的工作。他的工作能力很強,可以說是遊刃有餘,是局屬公司的副經理,領導著員工七十多人。

7.22前,作為大法在三個省(區)的站長(甘肅輔導站兼管青海、寧夏),他的擔子太重太重。幾年中,他騎著摩托車,不畏酷暑嚴寒,馳騁在三省(區)間,西北大地的黃土上灑下過他的多少汗水啊!他工作的電信局裏收入頗豐(每月三千──五千元),但他大多都投入到洪揚大法中去了,以致後來流落在外時,竟無一分積蓄,僅靠同修和朋友的接濟。

在共同做正法工作中間,我們都感到袁江確實很有能力,且理性。每天要做的事按時間、次序統籌安排,有序而嚴密。他作風嚴謹果斷,觀察問題很敏銳,能抓住關鍵。為大法負責的心很強,和他在一起,同修明顯地感覺到減輕了壓力。對大法堅如磐石般的信念早已深深地溶入了他的血液中。

他長時間坐在電腦前,我曾經問:會不會疲勞?他說:沒有,總是精力充沛。

袁江曾經提起過趙明在獄中的話:「我在這裏的每一天都無愧於大法。」是的,袁江,你也做到了。「大法的精英」,這一偉大殊勝的稱號,你當之無愧!你所走過的修煉道路,你的一切付出,是你誓約的驗證。你在巨大的承受中堂堂正正地挺了過來,沒有向邪惡說一個字。

袁江,我們如此突然地失去了你,我們甚至難以接受這個噩耗。本來我們相約要堅持到法正人間的輝煌時刻到來。同修們多麼需要你,正法工作多麼需要你,邊疆和南方的同修在盼著你回去!

袁江走了,我們難過,但不會消沉。先行者的鮮血促使我們更加成熟、振作,更加無所畏懼!

袁江,你現在一定在師父身邊,已經昇華為一位光芒萬丈、無比偉大威嚴的覺者。你的世界一定如你所曾經嚮往的那樣光輝燦爛、純淨美好。

袁江,我們的好同修,希望在無比美好的未來,在法正乾坤的輝煌時刻,我們再相見!


懷念你的同修
2001年11月30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