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袁江被迫害致死一案給甘肅省公安廳打電話


【明慧網2001年12月1日】11月30日凌晨6點多(大陸時間晚上8點多),給甘肅省公安廳打電話如下:

A(弟子):「您是公安廳嗎?」
B(公安廳):「是啊,有甚麼事啊?」
A:「是這樣的,我們這裏報導了袁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您能給我講一講是怎麼回事嗎?」
B:「不行」
A:「為甚麼不行?」
B:「沒為甚麼,就是不行。」

沒等我開口,電話掛斷了。

以前打電話對方總要惡狠狠地問:「你是誰?」「叫甚麼名字?」「是哪裏的?」等等。由於忙別的事,我有一段時間沒打電話了。今天重新拿起電話才發現,邪惡之徒已是心慌意亂地發抖,無招架之力了。也許是我心性提高了一點的結果。以前打電話,我的心中是對邪惡的憤怒,但不純,夾著對惡人的恨。而現在,指導我打電話的心是「在懸崖邊上攔截每一個生命」,是師父教給我們的純善。這才發現,邪惡最怕的是善。他們有明白的一面,明白他們犯下的罪。

但願他們能懸崖勒馬,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善待法輪功,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

接著我又撥通了蘭州市電信局的電話。當我請問對方的名字時,他不願意告訴我,只是問:「有甚麼事啊?」我還沒來得及介紹自己,對方一聽到「袁江」的名字,立刻打斷我的話說:「我不知道,我才來這兒上班兩個月。」並重複說了好幾遍:「我才來這兒上班兩個月。」我又問:「你們那裏有誰知道嗎?」回答是:「我們這裏誰也不知道。」電話又掛斷了。連我是誰都不問就說「不知道」,說明他是知道的。

「不知道」是假的,「知道」是真的,因為真不知道的人會聽我把話講完,不會對「袁江」二字如此敏感。「袁江」二字的背後有大法弟子的威德,也隱藏著一段大法弟子被滅絕人寰地迫害的血淚史。邪惡是最怕被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的。

其中有一個電話號碼可能被我撥錯了,是住家的。當我說到「法輪功」三個字時,傳來的是一個小男孩驚訝的大叫聲:「法輪功?!」電話立刻給了他父親(也可能是別人)。一個中年男子緊張地說「不知道,我們不知道這個事。」不管我說甚麼,對方的回答都是膽膽突突的「不知道」。我惋惜沒來得及告訴小男孩「法輪大法好」。由這次通話可見很多大陸民眾在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高壓統治下,仍然對法輪功已是談虎色變。為此,更說明我們應該抓緊時間,加大力度向廣大中國人民說明真相。

我發正念清除邪惡的控制。也希望更多有條件的同修在不影響其他大法工作的前提下,用更大的智慧接著打電話,為袁江,為遭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也為正走在懸崖邊上的每一個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