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邪惡──大法弟子的天職

【明慧網2001年3月30日】 2001年3月2日上午9點,我正在單位上班。我們派出所主管我的戶籍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他身邊還有幾位我不認識的人(後來知道是街道辦事處的)。他們表情嚴肅,不由分說就讓我跟他們走,我不同意,並告訴他們我正在上班,有很多工作要做,他們就叫我放下工作跟他們走。這時我感覺他們要對我動手了,我心裏很平靜,義正辭嚴地告訴他們:「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你們硬要帶我走請出示有關手續」。他們拿不出任何抓人手續,只是將警官證從衣袋裏拿出來給我看了一下(他們穿的是便服),我還是堅持不走,僵持了幾分鐘 ,他們竟4個人強行將我抬出了辦公室。

大約10點過 ,我被他們帶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那裏已經有30名大法弟子。這時我才知道是讓我們去參加「轉化學習班」。妄圖讓我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我與身邊的同修簡單交流了以後,我們悟到決不應該配合邪惡,並且應該主動窒息邪惡。悟到做到,我們立即要求他們釋放我們,並按「真、善、忍」的要求給他們講了許多道理,他們始終無言以對。

中午吃飯的時間到了,我決定絕食。當時不約而同共有七位同修絕食。下午四點過,他們讓我們到外面活動活動。這時我腦海裏忽起一念,我不能被它們關在這裏,我要出去。我立即將此想法告訴了幾位功友,得到他們的贊同。於是我們開始找出口(大門已被關死)。我們所在地是一棟別墅,周圍用圍牆圍著,與外界隔絕,唯一能出去的方法是從後院的圍牆上往外跳下去。看好地形後,我把情況告訴了幾位功友,她們當時還有一些想法,有些猶豫。我想事不宜遲,這時是走的最好機會。我就毅然走向後院,爬上牆,往下一看才發現牆的內外地面落差達兩層樓高,再加上圍牆的高度,竟有三層樓高了。當時心念很純,只有一念:「我要走,不能被邪惡困住」。所以就縱身一跳,只覺得腰部一陣劇痛,人已倒在地上。稍息片刻,忍著劇痛,起身向大街走去。

後來發現腰部摔傷,尾椎骨處腫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包。以至於連翻身都困難,當天夜裏非常疼痛。但我堅持著聽師父的講法帶。奇蹟出現了,三天後這個包就基本不見了。一個禮拜後,我已能煉功,行動自如了。由此可見大法的威力。如按照常人的說法,像我這樣的情況正常醫治少則2~3個月,多則半年才能恢復,甚至極可能留下後遺症。但我是修大法的,修煉人身上所出現的奇蹟,常人怎麼能解釋得清楚呢?

經歷了這次磨難,我悟到在生死考驗中,只要保持正念,堅定對大法的正信,邪惡就不堪一擊。當我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摔傷腰部的劇痛讓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的過關當中挺了過來,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同時悟到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的又一內涵。我們的生命是如此的寶貴,是用來證實大法,講明真象,制止、鏟除邪惡的,不能被邪惡任意的踐踏。

窒息邪惡,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天職,同修們,讓我們去兌現我們很久很久以前許下的諾言吧,「助師世間行,慈悲度眾生」。

大陸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