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宇宙的衛護者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

一、破除一切障礙,徹底摧毀邪惡舊勢力的反撲

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邪惡舊勢力利用人間邪惡之徒召開緊急會議,從上至下層層部署,以居民委、派出所、「六一零」辦公室聯網,各居民大院派便衣、雇打手抓捕做大法真相的大法弟子,作最後垂死掙扎。一天我們一起做大法真相的其中一名大法弟子在發真相資料時被蹲坑的惡警發現,遭非法關押、拘留。面對邪惡的猖狂反撲,作為大法弟子更應該在法理上提高,在法上認識法,只有無漏才能使邪惡鑽不了空子,決不能因為邪惡的猖狂,而使做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有所懈怠。

次日,我們又到一居民樓區發真相資料,在我發到三層樓時,一個老太太帶著孩子上樓,我仍在挨門戶貼。當我貼完出院時,從樓上窗戶傳來一個男人聲音,大喊讓院內的看守人員抓住穿紅衣服的。我邁著穩健的步伐正念除惡,背師父口訣,定住邪惡利用的生命。當我回頭看時,跟在我後面的是個二十幾歲的小伙子,離我不到三米遠的距離,我看他走的非常慢,就像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我知道我和他不在同一個空間場,同時我心生一種說不出的酸楚,心想:可憐的生命,自己應該有頭腦,生在大法洪傳時代,不能再為邪惡之徒賣命了。當我再回頭看時,那人已不見了。我拐過大橋,又到另一居民區,直到把真相資料發完。

另一名大法弟子正在挨戶貼大法真相資料時,一個居民發現,並問:是不是法輪功?回答:是。那人說:我向「六一零」舉報。那位同修說:大法救度好人。把那人背後的邪惡震懾住了。同修安全返回。

我時時刻刻保持正念除惡,當我路過公安廳辦公大樓時,背師父口訣除惡,瞬間看到另外空間整個公安廳大樓底下一個巨大烏龜。大樓建在大烏龜的蓋上,大烏龜的頭伸在外面,眼睛露著兇狠的目光在尋找甚麼。這個邪惡利用人間邪惡之徒,不知非法關押、拘留、勞教、用酷刑迫害了多少大法弟子。我即刻背師父口訣,心想用攝魂大法將大烏龜拘住縮小,讓法輪把它絞死。瞬間,我看到另外空間無數的法輪將大烏龜徹底銷毀。公安大樓邪惡勢力的根被除掉了,人間邪惡之徒的末日臨近了。

師父說:「邪惡在三界內以至人間被大量銷毀,他們已經看到了失敗的下場,越加瘋狂的垂死掙扎」(《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邪惡勢力千方百計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當我們發大法真相材料約好等候地點,另一同修卻記錯地點、到另一處等候,浪費很多時間;由於沒引起重視,再次約好地點時,又出現同樣的差錯。我們共同認識到:遇到甚麼問題都不是偶然的,是邪惡干擾破壞。我悟到大法弟子應該恢復集體學法,我們一起做證實大法工作時,我和同修說,等另一位來時我們今天上午學法,結果那位同修那天上午沒來。第二次準備拿出半天時間學法,結果另一同修又沒來。最後我們規定固定時間學法,通過集體學法、整體提高,邪惡舊勢力再也無空可鑽了。

邪惡舊勢力現已窮途末路,作最後垂死掙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每當我準備寫修煉與證實法體會、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文章時,在構思過程中,雙手就開始裂口。當我寫完文章時,十個手指周圍裂開縱橫大口子,疼痛難忍,發大法真相資料回來發現雙手淌的鮮血已經凝固了。我發正念清除邪惡迫害,不斷的寫揭露邪惡的文章。最近當第一篇稿件寫完後送給負責發稿的同修,同修說很快發出。等第二篇稿件寫好後送去時,同修說第一篇還沒發,這兩篇一塊發吧。等第三篇稿件送去後,同修說前兩篇還沒發,忙於其它等。我馬上悟到這是邪惡舊勢力干擾破壞,如果將邪惡舊勢力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揭露出來,暴露於光天之下,邪惡就將被滅盡。

我與同修交流,大家都悟到了,應該馬上打字發稿。當第四篇稿件送去時,同修告訴我,前三篇稿件從那天下午兩點打字,手疼、胳膊疼,就強忍疼痛堅持打字到第二天凌晨四點,等往軟盤存入時,發現竟然一個字都沒打上,全被邪惡勢力干擾破壞了。大家發正念清除邪惡,由另一同修打字才將稿件發出。

面對邪惡之徒的瘋狂迫害,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在師父的飛速正法進程中做的更好,在修煉中更加勇猛精進。邪惡勢力在另外空間被清除,人間的邪惡之徒已沒根,他們變換著招術,也逃脫不了自取滅亡的下場。大法弟子在修煉與證實法,助師世間行,正念除惡,慈悲救度眾生,走好最後一步。

二、覺者的慈悲

漸漸的我靜下來,然後進入了另一空間。那是三界內外宇宙中正與邪的較量。在正與邪的較量中,我真正的感悟到,有師在才有我的存在,有法在才會有我的生命,我的存在是為助師世間行,我的生命是為捍衛宇宙大法而產生,我與宇宙眾生同在。在清除三界外高層空間邪惡舊勢力時,慈悲的師尊一直在宇宙上、天體上、宇宙體系上看護著弟子,我在除惡中一直用師尊給打開的功能去滅盡邪惡。當我見到師尊慈悲祥和的面容時,我才真感悟到師尊所說的:「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精進要旨》〈淺說善〉)我在除惡時,心想:心生慈悲,面帶祥和之意,用我的善的力量去滅盡所有的邪惡。隨即看到強大的正念從我的無數的微觀粒子上變成了無數的「善」字,又從無數的「善」字上變成了無數的彩色法輪,瞬間邪惡全滅。

以上是發正念時體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