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源於對大法堅不可摧的信念


【明慧網2001年12月4日】一天早上,我在發正念清除邪惡的時候,一個讓我困惑的問題在心中豁然解開。

自從全體大法弟子定時發正念清除邪惡以來,很長時間我都沒有感覺到許多同修在正念除惡時感覺到的那種無比強大的威力,從而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具有清除邪惡的能力。然而同修們的奇蹟極大的鼓舞著我,激勵著我堅持那樣去做。只是那一絲疑惑又常常干擾著我,使我總是提不起鎮邪、除惡的氣勢和力量。平時我也常常出去派發真象資料,利用工作、生活和一切可能的機會向周圍的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洪揚大法,但心裏的那種干擾總是影響著自己的狀態。

後來,我不斷學法、學經文,參加同修們的心得體會,向內找自己的問題,發現自己在正念除惡和講清真象時帶進了常人的思維定式,陷入了常人的邏輯之中。而正法、正念除惡是超常的,我們要像神一樣去做事。是我們修煉好的那一面在做,常人的思維怎麼能調動神的那一面呢?進一步追查下去,發現自己之所以受常人的思維邏輯左右,並受其干擾,根本原因是自己對大法的堅信程度有問題,使人的一面壓抑了修好的那一面而生出懷疑,是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在干擾和左右自己,從而給邪惡留下了許多可鑽的空子。

師父說:「因為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疑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有除惡能力,實質上是沒有把自己真正融於法中,是自己那些與法不相容的變異觀念不能被及時察覺和清除。師父在《也三言兩語》經文中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由此可見,摧毀邪惡的力量源自於「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

我曾在一篇交流材料中看到一個文化程度不高但修煉狀態很好的同修說的一句話「信師父,信大法」,當時沒在意,現在想起來覺得真好。對大法的信念堅如磐石,自心純潔到唯有「真善忍」宇宙真理,本身就具有對一切邪惡摧枯拉朽的強大威力。任何邪惡別說干擾破壞甚至只是動一動干擾的念頭都會自滅。這次發正念,我在清除自己思想中的變異觀念時悟到了這一層法理,豁然間覺得渾身充滿了無窮的力量,念動口訣,感到每個字都在腦子裏、在身體裏、在宇宙中激盪,無須動念即感到自己周圍能量場無比強大,身體迅速膨脹,像是置身於無邊無際的宇宙之中。這一瞬間真是「似妙似悟」,明白了對大法的堅定意味著甚麼,心裏特別的平靜、祥和,充滿智慧。我雖然天目未開,看不到甚麼,但我知道在這種狀態下肯定能「令一切邪惡膽寒」,「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

此時我回憶起自己的兩次經歷:一次是我在市中心繁華大道上看到邪惡搞了一個很大的立體櫥窗惡毒攻擊大法,我就帶上真象資料想給覆蓋上去,揭露邪惡。但那地方行人特多,燈光特亮,巡警頻繁往來,一時感到難以動手。但此時心中唯有揭露邪惡這一念,心裏想「這燈要滅了才好」。片刻之後,燈果然滅了。我迅速貼上了資料坦然離開。再一次是在一個小區派發真象資料,剛走進一個單元裏,各層樓的路燈突然一起亮了,我心裏想,這樣容易被堵在死胡同裏,燈滅了才好。這一念之間,全小區突然停電了。我抓緊時機發完了所帶的全部資料。這兩件事,當時都沒在意,心裏只覺得奇怪,但隨即也就以「可能是巧合」解釋過去了。現在想來,這根本不是偶然,當時我心無雜念,狀態很好,這正是大法在我們自身心態符合了宇宙真理的前提下所展現出來的神奇。

我覺得這些感受用語言不好準確表達,寫出來覺得很淺白,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