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點與個人修煉及正法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今天在煉功點,對大家針對煉功點提出的一些看法印象很深。回家後靜下來學法,學了師父97年在紐約的講法和98年在北美首屆法會上的講法。

97年3月師父在談到美國大法弟子根基好、進步快的時候指出:「這是你們的優越條件。但是也不要沾沾自喜,也是有不同方式的一些個執著和障礙,都有待於去克服才能夠更快地提高。」(《在紐約講法》)記得當時在法會上聞聽此言後,我就一直想:「到底甚麼是我們有待於克服的‘不同方式的一些個執著和障礙’呢?」當時明白師父特意給美國弟子指出的問題一定對我們的修煉非常重要,但一時找不到自己作為美國弟子的一員,到底有哪些具體的不同方式的執著和障礙。

97年3月至今,轉眼四年多過去了,和大家一樣,在正法修煉的很多方面都有了重大的突破。然而,在百忙之中,對師父97年講出的這個法、點出的那些「執著和障礙」,是不是真的像師父希望的那樣,在個人修煉中悟到、克服了呢?回想這些年的修煉歷程和近來在煉功點遇到的一些問題,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個人在這方面的一些認識,因為我們個人修煉的狀態直接關係到我們是否能做好正法需要我們所做的一切,以及所有大法弟子是否能夠形成一個更好的整體。

幾個圍繞煉功點的基本問題是:
1、 為甚麼師父要求我們去煉功點?
2、 煉功點究竟應該起甚麼作用?師父是怎麼說的?
3、 自己應該在煉功點起甚麼作用?
4、 煉功點應該在正法中起甚麼作用?

修煉之初,我一懂得去煉功點修煉是師父從法上對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要求,立即就去了。但是去的具體目的是希望別的學員能講出一些自己沒悟到的東西,好對自己加深理解法有幫助。然而去了幾次發現,大家講出的東西並不高明,很多話還很執著,很多地方甚至表現出不像修煉人。於是修煉中我第一次遇到了「還要不要去煉功點」的問題。

經思考,得出的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既然要修,就要無條件地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不能自行其是。可是去了為甚麼感到對自己沒有幫助呢?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煉功點是師父給我們指定的修煉環境,其中的內涵和作用是非常豐富深遠的,自己感到沒有幫助,只能是自己的問題。可是,自己又有甚麼問題呢?

還是通過學法,我悟到是一個觀念的問題。在煉功點上修煉與在常人中參加集體研討、學術討論,或者去學校學到知識,從本質上來說其實是不同的。修煉是要從根本上改變常人觀念,去煉功點對個人修煉來說,就是在那樣一個充滿緣份、薰陶、提高心性機會的環境中熔煉自己,大家都是修煉人,隨時互相給與、互相提醒、互相對照,而不是大家等著輔導員或者某幾個老學員的給與,或者要求別人總能按照自己的習慣滿足自己的需要。更主要的一點是,遇到問題每個人都應該想想大法的書中是怎麼說的,從而嚴格要求自己。

煉功點是個修煉的環境,大家說的好說的不好,表現出心性高與不高,都是必然的過程;在各種人和事面前,自己怎樣作為一個修煉人把握好自己,看那些事觸動了自己的心,就通過向內找提高心性,這才是煉功點對每一個修煉人的基本和最重要的作用。師父讓我們「比學比修」,煉功點上都是修煉人,都有一顆向上、向善的心,大家在各自的層次中對照大法找自己、提高心性,其中體現出的堅定與純淨是非常感人的,表現出的心性磨擦也是非常觸動人心的。這種環境本身對人就是一種熔煉。大法的書中從來沒說讓誰到煉功點去聽甚麼高見以彌補自己悟道的不足,或者到煉功點找誰為自己提供在學法中沒有找到的答案;是因為順從了常人的思路,對煉功點有了常人式的期待值,所以才感到失望的。其實這種失望也是一種觸動,作為一個修煉人,找出自己那顆心,去掉它,就在這個矛盾中提高上來了。反之,如果用常人的思想對待,從此不再去煉功點,或者換個地方去,那麼那顆心不去,早晚會被業力控制、脫離修煉的環境,失去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走向圓滿的一個重要保障。

另外,師父讓我們去煉功點,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就是洪法。修煉人要處處為他人著想,自己得法了,還要考慮別人怎麼辦。很多有緣人是被師父法身引導到設立在公共場所的煉功點才得法的,新學員得法後更需要一個由修煉人組成的環境,大家互相理解、互相鼓勵,互相提高心性。從這個意義上講,去煉功點不僅是為了個人的提高,也是為了更多的人能夠得到一個得法、修煉的環境。而這個責任,不是別人的,是自己的,動輒就往外推會不會推卸掉自己的那份歷史責任呢?

這個問題解決後,我不但堅持去原來的煉功點,還在自己所在州努力建立了一些煉功點方便新得法的學員,同時竭盡全力為煉功點盡自己的綿薄之力。過程中,師父給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特別是那些讓自己感到壓力、感到不公的事情,對自己的幫助真的非常大。真像師父說的,「沒有矛盾的產生,沒有給你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還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轉法輪》)。修煉就是在矛盾中摔摔打打進行錘煉,現代人業力那麼大,執著無數,不真正觸動神經,怎麼能找到自己該去的心呢?修煉後很多常人中的事已經打動不了我們了,而修煉人之間因為因緣和心性磨擦所能互相提供的心性關,有時是剜心透骨的,有時是綿綿不斷的,正因為發生在修煉人之間,也更讓人無法不動心。一但按照師父要求,跳出矛盾本身,找到自己的執著所在並提高上來,那個矛盾就消失得好像從來沒存在過一樣,非常奇妙。煉功點這種作用,其它任何環境無法取代,萬萬不可失去。不是自找矛盾,而是師父的慈悲苦度。

99年以來這兩年來,在正法進程中大家變得越來越忙,各方面要求高了,時間上的矛盾突出了,隨之出現一個普遍現象,即很多人選擇了不再去煉功點。其中有一部份,特別是比較新的學員,是因為感到從煉功點得不到幫助,也沒感到自己對煉功點有天然的責任,一忙就找各種冠冕堂皇的藉口不再去了,從而脫離了師父給安排的個人修煉方面所必需的重要環境,其實損失很大,只是這樣做的人自己一時不能察覺。

關於「有不同方式的一些個執著和障礙」的問題。我對這個問題的體悟,很多也是從煉功點中得到的。

師父說:「往往都是因為我們長期生活在人類社會中養成的各種觀念,你不願意放棄它。我們在不同的領域裏有所造就,認為有所成績,抱著成績不放,抱著你的在常人中學到的那種所謂你認為正確的觀念不放,往往都是這些東西在阻礙著一部份人。還有我們許許多多人在常人社會中養成的各種習慣勢力,或者是做人的那種方式,做人應該追求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最尖銳的,最怕碰的。」(《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1998.3)

海外學員普遍在常人中學歷高,聰明能幹,有成就感,但通過很多人和事,我看到,恰恰因為如此,很多基本的方面不願自覺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找理由自行其是,因為在常人中的建樹,把別人的不同意見常人化、維護自己或者逃避矛盾,甚至矛盾出現時,把師父的話放到腦後,或者拿師父的話來證明自己對別人不對,從而障礙了自己。比如戶外煉功和去煉功點的問題,相當一部份人沒有想師父是怎麼教的、大法為甚麼那樣要求,所以戶外煉功和去煉功點成了負擔,常常覺得很難做到,無法嚴格要求自己。還有的煉功點為了避免矛盾,用心給大家營造一個舒服的「你好我也好」類社交環境。大陸來的老學員普遍對此有非議,認為你們海外學員怎麼這麼不精進呢?太舒服了,太自以為是了,自由散漫;海外學員卻覺得海外有海外的情況,不願「照搬大陸的做法」。其實大法只有一個,不在外形,重在原則。如果海外學員心性真的到位了,大陸來的老學員也就不會那麼說了,古人尚言「聞過則喜」,大法弟子在這方面應該超越常人;如果大陸來的老學員能更好地從法理上和「海外精英」交流,可能也就不會被置之不理了。修煉路上沒有偶然。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說:「我一再講,全世界任何地區修煉,都要像中國那樣、那種形式去做。……在傳法這些年、這些過程當中,該怎麼樣做的,我都在中國叫他們怎麼樣去做。出現了問題,我去把它糾正過來,讓他順利地健康地發展過來了。那麼在其他國家,其他地區呢,大家也這樣去做,就使這個法少走彎路,使學員少受損失,就是這個目的。 」

寫到這裏我想起大陸學員講的一個故事,說有大陸警察認為兩種人最難轉化,其中之一是沒文化的老農民,他就知道大法好,聽師父的話。誰再說出天來,只要不是師父說的,他一概不聽,警察轉化不了他。這裏邊可能有描述不準確的地方,但是它說出一個道理:文化高並不等同於悟性高,修煉必須無條件地按師父說的去做才能不被干擾,才能得度。一些人在洗腦中被轉化了,除了其它放不下的執著外,往往因為放不下自我和圍繞自我的各種觀念──我的分析,我的判斷,我的理解,我的邏輯,我的特殊情況,我崇拜的人的情況,我信任的人的觀點,我的名譽和追求,我要做的大法工作。在我的「一大堆」充滿腦海的時候,不自覺地偏離了大法。教訓是深刻的。大法不講「獨修」,煉功點的修煉環境正好破除我們變異後的個人意識,使我們更好地溶於法中。現在海外學員在一起做很多項目,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一起工作並不等於能形成一個等同於煉功點的修煉環境,所以如果因為工作忙而放棄了煉功點的正確修煉形式,等於剝奪了自己走向圓滿的一大保障。

師父說:「知識分子學法,受到現在科學的障礙,符合這個科學的,我能夠接受;不符合,我接受不了,嚴重地障礙他。誰也不知道我為甚麼講法要結合現在的科學去講,為甚麼要這樣講,是因為我要破你那個殼,破你那層障礙你得法的殼。」(《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1998.3) 其實從人的這個層面來說,美國學員受西方自由、民主環境的影響,還是有相當一些觀念的,對「自我」和延伸的自我都比較執著。在煉功點和戶外煉功的問題上,便集中體現了這些方面的需要提高。其實不應該是去不去煉功點的問題,也不是別人應該怎樣把煉功點辦好的問題,而是作為大法一粒子,自己應該如何正念對待煉功點和對大家的修煉環境負責的問題。符合我對煉功點的觀念我就認為好,能接受;不符合,我就接受不了,採取消極做法。其實就是人心作祟,而長期堅持在煉功點的環境中修煉,本身就能破除自己的很多常人觀念,這種提高反過來會讓每個大法粒子在正法中更純淨地發揮威力,使所有大法弟子形成金剛不破的一個整體,作為一個整體在正法進程中做好所有我們應該做跨地區合作的大法工作。

個人管見,不妥之處望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6/16873.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