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學生:大法給予我的


【明慧網2001年12月25日】(一)大法給我健康的身體,使我重新善良

得法前的我虛弱多病,三天兩頭感冒,不能吹風,一吹風就沒完沒了地流鼻涕,多番求醫無效。後來越發嚴重,虛弱得只要一開窗鼻子就不通氣了,又塞又脹,非常痛苦,只能用嘴喘氣,時間一長,就嗓子痛癢,開始咳嗽,整夜咳嗽不停,不能入睡,不敢喘氣,嚴重影響日常生活和學習。

病痛折磨著我的身體,也傷害著我的心靈。學校的教室每天都開著窗戶,冬天也不例外,無論我怎麼請求同學容許我把窗戶關上都不被理睬,他們還是把我身旁的窗戶重新開到最大,任由冬日的寒風直吹我,吹涼我的心。疾病使我度日如年,我無法聽講,無法學習,我不明白世界為甚麼是這樣,充滿病痛冷漠。我的心靈被扭曲著,不再有兒時的善良。

後來我得到了法,我一生探索的問題得到了解答,我不知用甚麼語言形容我的感覺。在我學大法的過程中,我的病不知不覺好了,我終於能和正常人一樣自由地呼吸了,我再也不怕吹風了,我可以正常地生活學習了--只有我才明白這有多幸福多重要。

大法消除了我的病痛,也解開了我的心結,我明白了人之所以有病痛互相傷害是因為以前做過不好的事,人不重德隨波逐流才加速了人類社會的道德下滑,每個人都在推波助瀾都有過錯,符合真善忍才是好人,才是正途;而這法是萬古難尋的真法。

(二)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使我更加優秀

體質的健強使我有充沛的精力專心學習,我的學習成績直線上升,年終獎學金提高了一個級別,計算機等級考試和英語過級考試超常發揮成績優異,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使我對人類社會的知識一目了然,我的專業課論文得到該學科資深教授的肯定,開闊的思維和嶄新的論點給教授留下深刻印象,我被邀請擔任某藝術團體的部長,協助團委工作得到領導好評。

邪惡的誹謗遮不住大法在我身上折射出的光芒,即使在後來我被剝奪了一切評優資格,上課的權利和人身自由的日子裏,父母仍對我說:「你是爸爸媽媽的驕傲,爸爸媽媽以你為自豪。」

(三)大法給我最正最好的一切

大法健康了人民的身體,提高了人們的道德,於家於國有百利無一害,江澤民集團卻全力迫害,令人難以理解,難道它不願我們的民族成為更智慧更優秀的民族嗎?於是有一天我再也坐不住了,和同學去了天安門,在廣場,出乎意料的是公安沒問出地址和姓名(我們說了真象但沒說姓名地址)就走了。是師父承擔了善解了一切。我覺得是師父開好了路,等著我走過去。

我們安全返回,同修親友感到了大法的威德。大法確確實實給了我最好最正的一切,給了我無量之福。

大法無私給予我給予眾生美好的一切,我要把這一切告訴天下的世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