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老人: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2001年12月6日】我年已花甲,一生磨難多,孩提時家境貧寒上不起學,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會寫。婚後由於勞累過度,三十歲不到就患上腎炎,接近四十歲時又患上了心臟病。春秋兩季感冒易發期得備下氧氣袋。疾病折磨得我真是痛不欲生,醫藥費的開支成了家庭的嚴重經濟負擔。90年代初想換個人工心臟,但因支不起昂貴的費用而一天天苦熬著。由於長期大量服藥,體內有了藥毒,身上一塊青一塊紫。

97年春天喜得大法煉起了法輪功,起初自己學法少,認為自己‘病’重,就邊煉功邊吃藥,二十多天後自己感覺身體能挺住了,就背著家人把藥停了。一天沒吃藥渡過了二十四小時,高興得我晚上睡不著覺。這二十多年來我吃藥比吃飯還及時。從那時至今我沒吃一片藥,沒再打一針,身體十分健康,這不足以證明法輪功是超常的科學嗎?

當99年7月份江澤民恐怖集團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時,有一天我正在家伺候生病的公公,單位上的人和幹警找到我家告訴我不能再煉法輪功了……我義正辭嚴的告訴他們:「我是有病才煉法輪功的,煉功不到一個月我的病就痊癒了。過去為治病跑遍了省內各大醫院,遍訪了當地的名醫他們都沒有給我治好病,這麼好的功法是誰這麼壞、想要我的命不讓我煉呢?再說李老師書中都是教我們做好人,要不做好人那個病也好不了。做好人還有罪嗎?現在人怎麼正邪不分、好壞不分呢?你們出去打聽一下鄰居和單位上的同志,這些年誰不說我是藥簍子。過去別說伺候俺爹,我自己連那口氣都喘不勻實。」我越說越激動,「是李老師挽救了我,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你們願意怎麼辦隨便,我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堅修大法緊隨師。」他們看我決心這麼大也就默認回去了。

在實修中,我體悟到了大法的威力,修煉初看到別的功友都能看書學法精進,自己沒文化不識字,捧著師父的書急得我直落淚,心想我要能讀法多好啊!就這樣我下決心識字,經過努力,在很短時間內我就能讀《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現在還能背一些經文和《洪吟》,所有這些變化大家有目共睹,因此我在我的生活環境中向世人講清真相,單位領導對大法很快就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當惡警逼迫我們參加洗腦班時,他們頂住壓力回絕道:「他們都是些好人,‘轉化’啥?去做你們該做的事吧。」

是大法給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慈悲偉大的恩師從苦海中將我撈起,並在我身上創造了神奇。這實實在在、真真切切的事實豈是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肆意詆毀得了的?大法使無數人身心受益、大法自在人心已是不爭的事實。

再多的語言也無法描述一個大法修煉者內心美好、殊勝的一切。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希望大家一起分享修煉大法帶給我的快樂與幸福,由衷地期盼有緣人能從中受益。最後衷心地向我們偉大的師父問好!祝我們的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