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兩度挽救我的生命


【明慧網2001年12月19日】我出生在中國大陸北方某省會城市。恢復高考第一年考取某師範大學82屆中文系,82年初畢業,在省會報社任編輯記者工作,85年應聘南方某開放城市任報社記者。

我與法輪大法結緣是1999年5月初,當時因患惡性黑色素瘤回老家治療,入住在醫科大學醫院,切除了被病理診斷為惡性黑色素瘤的右腳大拇指。手術後一法輪大法弟子將大法師父講法的錄音帶和《轉法輪》一書介紹給我,於是我在病床上開始聆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當能坐起來時,我便開始通讀《轉法輪》。出院回家後開始與附近的大法弟子一起參加清晨煉功和學法,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我便能脫離拐杖和輪椅獨自行走了。煉功的第三天,我在煉功場上就看到了金色的和紅色的法輪在天空轉動,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轉,使我感到大法的確像一些老弟子向我說的那樣神奇,對修煉更有信心了。很快在功友們的鼓勵下,我能夠將疼痛難忍的雙腿雙盤打坐煉功,最長時間達半個小時,心性也有了一定的提高。

修煉不到三個月,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夥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大法,各種迷惑人的欺騙宣傳通過各種媒體鋪天蓋地而來,我作為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因為病業大、法理學得不夠深,加之自己又有一些想在大法中求得祛病健身的執著心還沒有去掉,頭腦中的一些固有觀念還存在,一時迷茫了。雖然7.20當天,我還和數萬名大法弟子到省政府門前上訪、和平反映意見,並且我又一次見證了銀白色的法輪襯托著太陽在天空中行走,許多大法弟子都鼓掌歡呼、激動不已,許多大法弟子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激動的淚水,這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為鼓勵大法弟子堅定修煉所展示的大法的神奇景象。但是因為學法不深,後來面對著媒體中那些連篇累牘的精心編造的謊言,我竟又懷疑起自己修煉的體會,甚至於親眼所見也被認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由此我一度放棄了修煉,相信了謊言宣傳。

在我放棄修煉的這兩年零三個月的時間裏,號稱癌症之王的惡性黑色素瘤在我的體內瘋狂地生長,在重新接受醫學化療和生物治療的情況下,我於2000年2月,發現切除腫瘤的右大腿的腹股溝處又生長了一個腫瘤,回家鄉又做了第二次手術並摘除了腹股溝處的全部淋巴結,之後又進行了有關防止黑色素腫瘤擴散的藥物治療,先後打了日本進口的黑色素疫苗和醫院引進德國研製的藥核自身免疫疫苗(後者注射一年之久)。2001年3月起我又開始厭食,出現身體不適徵兆,到醫院檢查後,發現我腎上腺、左肺、股骨頭三處都有腫瘤擴散,最大的已達10*10公分大,於是我於5月底先後到上海、北京求醫,許多著名的大醫院如上海腫瘤醫院、華山醫院、第二醫科大學、北京307醫院、北京腫瘤醫院等,而且都是專家門診,均被確診為癌症晚期、全身性擴散已無法醫治。6月中旬我拖著即將倒下的身體又一次回到家鄉,在醫院接受象徵性的生物化學治療,同時服用和外敷中醫抗癌研究單位的中成藥。然而從8月份開始因為身體極度虛弱無法承受該治療方案,不得不終止西醫治療,出院回家口服中藥。短短的幾個月,身體由過去的80公斤下降到不足50公斤,漸漸由於嘔吐不止,中藥也不能服用,只能依靠杜冷丁、嗎啡止痛,靠氨基酸、營養乳維持生命,整日臥床不起,連翻身都十分困難。10月24日,在我四十四歲生日的前一天,我生命已接近臨終狀態,全家人悲悲戚戚,八十歲的老父親抱著我失聲痛哭。我在想,為甚麼自己這麼年輕,女兒還不到一週歲,我就要丟棄我的老父親、妻子、女兒、兄弟姐妹和我如此眷戀的人生、事業撒手而去?人為甚麼要來到世上,而又為甚麼要這樣痛苦地離開?所以我又想起了我曾修煉過的法輪大法。

從一位大法弟子送給我的大法資料中,那些有知識、有文化的專家學者所談的「人類的基因與業力」、「生命的真正科學」、「癌症──人類的機遇」等有理有據的文章中我受到了啟發,我想哪怕用生命的最後幾天,我也要搞清我的疑問──人生的真正意義!此時,我別無所求了,唯有探求生命真理的一顆心。雖然在這兩年的時間裏,在邪惡勢力的誘騙下,我也曾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埋怨過師父和大法,但此時我已沒有任何想在大法中有所求的心,就想如果將來一旦事實證明大法真的是宇宙的真理,我這一死就再也看不到了,所以我想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再看一遍師父的《轉法輪》。就在我帶著這樣一顆真誠的心拿起這部大法的時候,我的心臟突然間強烈地震動了一下,緊接著全身起了無數的小紅疙瘩,癢得鑽心,於是我撓遍全身上下,頓感舒服極了,待疙瘩消失後,我領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隨後我又開始嘔吐,吐出了不少苦澀的黑水。於是我就下了決心,無論生命對我還有多長,我都要用來修煉。就在當天晚上,我開始能進食了,杜冷丁也由原先2小時一針延長至5小時一針。

第二天在讀《轉法輪》時,我又再次看到了金色的、粉色的、紅色的法輪在書中旋轉,我沒有想到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在這兩年被矇蔽欺騙中跟隨邪惡勢力罵過師父和大法的情況下,就因為我這追求真理的一念,師父就又度了我。我感到師父的慈悲是我們人的語言所無法表達的。我終於可以擺脫了每日12支之多的大量杜冷丁的注射,終於擺脫了兩個月來只能斷斷續續進點奶、水還要不停嘔吐的生存狀況,於10月25日,我四十四歲生日那天,堂堂正正地重新走上了修煉的金光大道。

我深知我四十四歲開始的每一天都是大法和師父給予的,我要珍惜這死而復燃的生命,按照「真、善、忍」的最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特別是我在日後的過關中,我的主元神離體到另外空間,並看到了自己曾與師父某一世的因緣,師父又把我的天目打開讓我看到了我所居住的房屋在不同空間的存在形式,又看到同修弟子發正念時在另外空間奇妙無窮的變幻形態。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鼓勵,每一關都是生與死的搏鬥。我把自己所見、所悟的真實,告訴給我的父親、兄弟姐妹、告訴前來看望我的親朋好友,看到我修煉後不再打杜冷丁、不再嘔吐,能每天堅持四頓流食進餐,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簡直不可思議。」特別是照顧我和女兒的保姆更是目睹了我的前後變化,逢人就說我的事例。於是聽到我修煉後情況的人都或多或少地發生了變化,曾堅信大陸造謠媒體宣傳的人開始產生疑問,曾經對大法漠不關心的人開始拿起大法真相資料在讀,有的人乾脆就走入了修煉。

11月25日是我重獲生命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想把這一個多月來的變化寫出來。原想期盼著自己早日站起來去證實大法,但又想,為甚麼要等到那一天呢?特別是對於我已遍布全身肌體二、三十個(手可觸摸到的)惡性腫瘤,身體虛弱到已不知能否承受自己生生世世所造罪業的消業狀態,能否走完修煉的全部過程。所以我不想再等待,我想用我延續來的這一個多月的生命來證實大法,告訴那些被欺騙的眾生快快醒悟過來吧,受邪惡當權者欺騙的犧牲品我是其中的一個。我渴望那些還來得及醒悟的生命儘快的醒悟,別再上當受騙了。我以一個追悔莫及的大法弟子的身份告誡那些還有良知、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千萬珍惜這千載難逢的主佛慈悲、苦度眾生的機緣,看一看那些冒著個人生命危險、無私無我的大法弟子送給你們的真相資料吧,否則你們將在大法真相大顯時,由於被邪惡勢力欺騙導致沒能樹立對大法的正信而被新的宇宙所淘汰,那將是你們生命中最後悔莫及的啊!

現在我已是一名大法弟子,我要用我這兩次得法的親身經歷揭露XX黨邪惡當權者壓民、坑民、欺民的所作所為,造成無數善良的與法有緣的生命失去了修煉的機緣。眾生啊!珍惜這最後的法正人間的時刻吧,被XX黨邪惡勢力宣傳迷住雙眼的善良的同胞們,不要以為大法與你無關,我用大法給予我延長來的生命呼喚你們的良知,每一個生命都將在大法中重新擺放你們存與滅的位置。

偉大的大法師父說:「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經文《走向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