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國大學老師給一個中國人的信

【明慧網2001年12月22日】2001年12月14日

親愛的朋友,

當你完成放假前的最後一篇學期論文或期末考試,並開始考慮如何享受盼望已久的假期時,我願意和你交流一些事情。我相信這是你願意了解的。它與你有直接關係。

我是一個美國人,任教於賓州的斯瓦思牟學院英文文學專業,1999年我畢業於該校。我負責我校的寫作中心,並幫助學生更有效地寫作和交流。我也講中文。我曾到中國大陸三次,一次是去參加棒球比賽,而且我深深地喜愛中國文化和歷史。在中國和美國,我有幸與許多善良的中國人結為朋友。

1999年6月,我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去中國。我得到一年的獎學金在清華大學學習中文。在清華的第一個月是我一生中最有收穫的一段日子。我沉浸在中國文化中。我在中國最好的一所大學學習,而且我能夠認識和了解這麼多善良的中國人。在眾多我所見到的學生,教職工,和其他人中,有一群人留給我的印象最深。這些人,雖然來自不同階層:本科生,教授,甚至退休的保衛人員,卻擁有共同的特徵:他們很有禮貌,善良,熱心,他們盡可能使我感受到溫馨;他們非常正直誠實,以至於看起來就像老朋友一樣;同時他們還很耐心和寬容,甚至不在意我蹩腳的中文,幫助我適應中國的生活。他們還有一個共同之處,我後來逐漸明白就是這個共同之處給予了他們所有這些美好的品質--他們每個人都煉法輪功

這群人物質上並不富裕(至少依我西方的標準看),然而精神上卻如此富有。他們居住在小屋子和狹窄的公寓裏,沒有計算機,騎自行車來回奔走;但他們比我或像我一樣物質上富有的人更幸福,健康,平和。我被這些人感動了以至於開始和他們一起在附近的公園裏打坐煉功。

我懷念與他們在一起的那些個清晨--黎明的新鮮空氣,寧靜,放鬆的動作。我們一起煉著有如中國文化一樣源遠流長的功法。我開始感到和這些人們聯繫在一起了,一個由要變成更健康,更好的人,這樣簡單的共同願望織就的聯繫。兩年半後,我仍然煉功,享受到我日常生活中深厚的平和;我擺脫了校園生活的緊張;身體健康,甚至沒有得過一次感冒。我發現法輪功比我以前學的其他功法都好(我曾學習氣功和中醫多年);甚至我曾師從一位來自中國的氣功師,他想把他那一門的東西傳給我。在法輪功中,我也發現了許多有關生命的深奧問題的答案,法輪功昇華我心靈的威力是無與倫比的;他如此博大精深,我開始感受到,法輪功是中國豐富文化歷史的真正瑰寶。

但是在7月20日前夜,我在清華如此深深喜愛的世界被顛倒了。夜半,警察闖進我朋友們和教授們的家或宿舍。許多人被抓進牢房。他們的房間被洗劫。一些人甚至在拘留中受到虐待。一輛輛軍用小巴載著手持AK-47自動步槍的士兵開始巡邏。恐怖充滿我們的校園。這一切僅僅因為這些人煉法輪功。這像一場惡夢,卻是真的。我的中國熟人告訴我,這就像文化大革命又開始了。

隨著每一天的過去,更多我無辜的中國朋友因其信仰而被抓走。我後來知道一些人遭到警察毆打。一些人在拘留中受到殘酷的折磨。任何拒絕放棄信仰的人被逐出校園或開除。他們還算「幸運」--其他人被關進我們校園設立的洗腦(「再教育」)班。來自中國的消息說超過1000位修煉者被警察謀殺。同時,媒體日復一日地大肆攻擊和誣蔑法輪功,無中生有地指控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甚至一些曾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或認識煉功人並知道他們是好人的人都感到了迷惑。

那是我一生中最傷心的日子。我不能相信。世界上最大的政府盡全力鎮壓這些平和,無辜的人們,而這些人根本不追求像政治權力這樣的東西(我從未聽到一個人提到政治)。他們所想要的一切就是成為更好的人。這些人是我在中國見到的最善良,最美好的人,而現在他們受到自己政府的攻擊!看到中國這樣自毀,真是太悲哀了,太痛苦了。

八月的第二個星期,我踏上返回美國的路程。我已決定放棄獎學金。我看到我熱愛的中國正在發生著甚麼,而且是錯誤的。在中國一些人對所發生的事感到困惑,但我知道真相,因為我曾親身了解他、體驗他。我想讓我國家的人們知道所發生的真實情況。我一定要讓他們明白事實的真相,而不要為謊言所迷惑。

美國人民非常渴望了解實情。當他們明白得越多,他們就變得非常支持法輪功。比如,在我所在的費城,過去兩年中,兩位市長都把一整個星期定為「法輪大法週」--也就是說,有超過3百萬市民慶祝法輪大法週。數十萬,甚至可能有數百萬的美國人在法輪功的呼籲信上簽名表示支持,寫信給中國大使館,參加遊行,集會,發布新聞,等等,以這些方式幫助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

然而,我吃驚地發現在美國的一些中國人沒有真正明白在中國正發生著甚麼。他們不知道事實,他們知道的只是中國政府攻擊法輪功的宣傳。他們沒有機會去了解法輪功,沒有客觀地看待事物。當我和這些人交流時,他們許多人像你一樣,對能知道更多真相而心存感激。

所以我寫信給你,使你有機會更多地了解實情。我不要求你相信甚麼。也不要求你做任何事情,只是和你分享一些信息,以便你能夠自己去衡量。如果你能讀到這些消息,你就能自己做出清醒的判斷。這樣做是對你自己負責,也是對你認識的人,甚至中國人民負責。

十分感謝你的關心。

誠摯的,

麥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