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給上司的一封勸善信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Rosa:你好!

在面試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是一個與我有緣份的人,你可以不信,但這封信是早就註定要寫的。無論你對法輪大法有甚麼偏見,我懇請你把信看完,因為我會用我的心寫完這封信,畢竟這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情和緣份。我要告訴你的只是真象:為甚麼就有些人這麼「不可思議」非要學法輪功而不去信其它的甚麼──這也是你問過我的。

我的人生道路沒有甚麼風浪,我的父母都是老師,他們重視傳統教育,重視一個人的道德和修養,所以他們一直身體力行地教育我要做一個正直真誠的人,我也嚮往做一個表裏如一的高尚的人,從學習古典繪畫、鋼琴、中國書法上我得到了一定的啟發和實踐;在學校裏我也是老師同學眼裏的好學生。但是我自己心裏清楚的很,這一切只能是行為上的美好,表面上的風光只是虛榮,我內心世界有著難以改變的妒嫉、自私等等,特別是難以忍受別人比我強。這種強烈的妒嫉之心讓我覺得可恥但卻不能自已。在一個所謂競爭的社會裏,我和父母親都在迷中,不知怎樣平衡待人之法,到底甚麼是我們衡量價值的標準?到底甚麼是生命的目的和意義?難道只為了物質生活上更為豐富嗎?果真如此,那麼衡量的標準便是自己如何獲得更多;那麼如何成為更高尚的人便是一條不需答案的問題。但我仍不死心,我還要堅守道德的最後底線。但是越來越多的事情讓我失望,我的心不能做到寬容、無私,即使做好事也是為了別人說我好,對我好些。而我所見的每個人似乎都是這樣庸庸碌碌,沒有一個人能夠表裏如一的美好。人與人互相傷害著,似乎人們之間只有競爭的關係,連親人都不能互相信任。如果我承認人是天生的自私而不可改變的話,那麼我還堅持甚麼?況且我實在無法忍受自己想要的東西得不到,雖然這樣我很累。

我在香港讀的四年中學是一所基督教學校,我嘗試著祈禱,唱聖詩,學校的禮拜堂曾是我靜思的地方,然而我發現這實在難以觸及到我的內心,我也知道周圍的基督徒都是些不錯的人,比社會上不良的人好得多,但是他們也有迷茫的人生問題,也難以解決內心的掙扎,許多人只是靠信基督想得到生命的好處,卻不去付出、跟隨基督,沒有能力在內心真正地去愛別人。甚至很多人染了頭髮,摒棄上天給予的自然。現在的人被物質掩蓋得很難知道耶穌講話的真義,很難下決心摒棄妄念。

我在香港讀中五中六的時候,終於因難以再看到道德回升的希望而一度頹廢,我開始放縱自己,想做甚麼做甚麼,通宵打遊戲機,看電視,看武俠小說,和朋友去卡拉OK一玩就是幾個鐘頭,我和母親的關係也越來越差,經常吵嘴。我覺得這世上每個人都在為自己,道德又有甚麼再值得留戀的呢?

直到有一天,我從一位中大教授那裏知到了法輪功,並在北京的一位親戚那裏得到了《轉法輪》。我得到了永久的生命。

在北京的親戚是個患嚴重心臟病和高血壓的人,他一年要住3、4次醫院,煉法輪功一年便好了,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滿面紅光。他的孫子從小父母就打架,鬧離婚,母親當著他的面跟別的男人親熱,使他從小自閉,自私,從來不笑。我看到他的那年卻是一個朝氣蓬勃的男孩,主動做家務,主動招呼客人,向我介紹法輪功。我對那本《轉法輪》發生了興趣。

回到香港,我讀完了《轉法輪》,我一下子豁然開朗,他解決的是人類、社會、科學、宗教的根本問題。我經歷二十年的人生,雖然不長,可是對生命,科學,宗教,社會等等等等卻有這一大摞的問題:為甚麼社會的道德會下降?而他的下滑體現在各個領域裏:包括教育、文藝、科學、宗教、醫學、法學等等?為甚麼耶穌、釋迦牟尼都視其它宗教為異端,而在歷史上他們的弟子卻都有實實在在的與神的真實接觸?為甚麼會有外星人?外星人的出現是否否定了神的存在?為甚麼每一個學說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的現象解釋通透?為甚麼在疑難雜症上,中醫比西醫更為高明?為甚麼耶穌是神卻不從十字架上跳下來?為甚麼歷史上東西方都出現了對神的敬仰?而更神奇的是這些神都有光環?都是教人向善,恩威並重?為甚麼人有特異功能?為甚麼人能夠預知未來?科學和宗教之間真的不能平衡嗎?等等等等。這些問題都在我修煉法輪大法後不長的日子得到了圓滿的解答。我第一次看完《轉法輪》時已經解決了大部份問題。我知道沒有一本書能夠像他一樣把世界上所有的現象解釋的如此圓滿清楚,明瞭,還記得我驚嘆地告訴母親:「這本書太好了,曠世奇書!」我的母親也和我一樣,感嘆所有人生問題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當然僅僅能全面解釋世界上的各種問題還不足以讓我相信,信心是我在修煉的實踐中逐漸增加的。我那時中七畢業班。我沒怎麼煉功,也只學很少的法,但是我卻明白師父講的法理,並在日常生活中以法來衡量事物。還記得得法後的第二個月,有一次和同學像往常一樣爭論一個問題,我忽然驚奇地發現,我不再像以往那樣浮躁,易被人帶動了,變得冷靜,思維清晰,邏輯性強。而且最讓我驚奇的是我的內心升起一股寬容、愉悅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強為。我意識到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一切的改變均是從本質上改變,而非只從表皮上。不是行為上的規範,可以做這,不可以做那;而是從生命的本源上的改變。而這種改變的力量才是最大的,最堅不可摧的。我在儒家、基督教中沒有達到如此的效果。而同時我的身體也跟著發生這變化。不知不覺中我再沒有犯過胃病、失眠、經痛等等。

修煉後的我生活再沒有憂慮和精神負擔。由於法理上的明瞭,我也發現自己開始真正地胸懷坦蕩地做人。不要笑我,其實我們每個人誰能說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真的對得起天地良心?真的能夠一點自己的私心都沒有呢?Rosa,法輪大法教給人的就是坦坦蕩蕩地用「真、善、忍」衡量一切。我開始敢於面對自己的私心、不好的觀念和思想念頭,敢於從腦袋裏面清除它們,敢於面對自己的過失,敢於對別人以誠相待,敢於放開自己的缺點讓別人看到。如果今天我不修煉法輪大法,我不會這樣誠懇地對待我的工作,以前的我只會用利益價值來衡量,對於這個僅僅夠我交房租的工作,我不會那麼用心。但今天我是個修煉的人,我明白師父講的對待自己的工作也要盡職盡責,所以在教普通話時我會替學生著想,他有不明白我儘量講明白。

和我一樣,千千萬萬的法輪大法學員都在修煉後有著同樣的改變。這個改變無論對個人,對工作對家庭,對社會,對民族,對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其實有了「真善忍」,每個人的道德才能真正得到回升,國家民族才能有表裏如一的強大。

師父在《修內而安外》中說:「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

在修煉過程中我也有過疑問與不解,但是隨著修煉的深入,學法的深入,所有的疑問都在短期內有所解決,而我修煉的決心也日益增強。我是學化學的,許多人問我為甚麼會相信有神論呢?我大笑:其實人都沒有發現,世界上真正的科學家都是有信仰的人。為甚麼?因為科學家都知道用實證科學解釋不了世界上的所有問題。特別是現在考古學家的發現,讓現代科學家瞠目結舌。實證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太多了。我再講一點,有很多人認為自己很現實,但是我說人很可憐,人的眼睛所能看到的電磁波範圍只侷限在0.0000003米波長至0.0000006米波長。人還覺得自己看到甚麼就相信甚麼。X射線看到嗎?紫外線看得到嗎?如果在實證科學沒有發現的時候,你說存在這些東西,人會不會覺得你是傻子?瘋子?現在的高頻電磁波能探測到某些星系(如星系M100)的顯像是卍字符和陰陽魚。其實就是師父講過的在這個宇宙當中有兩大家:佛道兩大家。我們科技界有許許多多的問題和新的發現,不為人所重視,人習慣了用老的方式去解答新的問題,造成了許多問題的猜測想像而不是真實存在的。就像進化論一樣,當初提出的時候只是個假說。可人們習慣了就把它當真理一般。後來的許多考古證據也能夠推翻進化論,但是人就執著著固有的思維方式,很難突破。法輪大法的許多修煉的小弟子,很容易看到另外空間的法輪和修煉中的許多東西,這些本來就是存在的。小孩子天真,不容易被後天觀念所阻擋,所以容易看到。修煉的人都會看到一些,只是多少和清楚與否的問題。

師父講到了許許多多的問題,並且用科學都能夠解釋得通的。江澤民的喉舌為了抹黑師父,就強調他沒有讀大學。其實我們一般人也都知道,讀了大學又怎樣?再聰明能幹的人,他能把世界上的問題說的一清二楚麼?師父的弟子有許多是拿幾個學位的,碩士、博士、教授、科學家、醫生。以他們對專業知識的掌握會少嗎?我們的弟子中還有寺廟的住持、九十多歲的太極拳教練等等,他們對佛道兩家了解的不可謂不深,但是他們也修煉法輪大法幾年了,並且毅然放棄了自己在佛教和道教中修煉了幾十年的東西,選擇了自己要走的路。剛才提到的這些人我都見過。大陸媒體的宣傳讓人嗤之以鼻。為了挑撥法輪大法和老百姓的關係,用盡下流的手段來誣蔑法輪大法,如同當年的文革一樣。今年年頭在北京上演的那出自焚戲,凡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就知道那些所謂「自焚」的人不是修煉的人。不要說說出的話和法輪大法的法理背道而馳,就連所演的戲都漏洞百出,我們用中央電視台的錄像VCD反覆看了幾遍,慢動作放了幾遍,找出十多個疑點。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那個所謂自焚而亡的人劉春玲在當場被人用重物猛擊後腦,而該重物被反彈到空中,繼而被另外一個警察接住。這個珍貴的鏡頭被無意當中拍攝了下來。製做自焚的人萬萬想不到他們精心編製的誣蔑法輪大法的鏡頭中有這樣的畫面,真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而這個重大疑點鏡頭被法輪功學員提出之後不久,中央電視台對自焚事件的播放就剪掉了這個鏡頭和其它被提出疑點的地方。而對「自焚」作出預言的書《黃禍》也被列為禁書。

一個偌大的國家機器可悲到這種程度,被利用來耍流氓!

在中國發生這麼大的魔難,你也應知道,我們的學員需要承受多少壓力,在中國的學員甚至要承受警察的虐待、強姦和殺戮。你能想像嗎?如果今天這個法他不偉大,他不足以改善我們的內心,他不足以給予我們內心的力量,我們能不畏懼於這場恐怖血腥的鎮壓嗎?能不畏懼於我們周圍的壓力嗎?

其實,當初基督教的傳出經歷了整整四百年的魔難,基督徒被羅馬皇帝虐待,扔去餵獅子,釘在十字架上,等等。釋迦牟尼傳法時也經歷了魔難,國王派人去抓他的弟子。而耶穌的弟子、釋迦牟尼的弟子並沒有因此而放棄修煉,他們面對死亡和虐殺毫無畏懼。Rosa,如果今天不是2001年,而是公元2世紀,你會不會勸一個基督徒不要信基督而去選擇猶太教呢?在歷史上任何一個正法的傳出必經歷他的魔難。這是相生相剋的道理。這場魔難過後,才會留給人有可說的,可讚頌的。而今天發生在中國的魔難,其實在許多歷史上的預言中都預示了。而這場魔難也不會長久,將來會有許多人修煉法輪大法。而那些曾經迫害法輪功的都將受到懲罰。這不是我在詛咒他們,而是他們的劫數,也是他們生命的選擇。已經有很多虐待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和獄警遭到了報應,每天都有這樣的例子:暴死、末期癌症、車禍等等。你想想,一個國家機器被利用來耍流氓:誣陷、栽贓、挑撥群眾鬥群眾、酷刑、洗腦、強姦、性虐待等等,你說一個人做了這樣違背天理的事,他會怎樣?還有就是那些由於謊言和欺騙憎恨法輪大法的人也會被淘汰。我不是在危言聳聽。每一個生命的微粒都是由「真善忍」構成的,當一個生命反對構成他生命的法則的時候,他的生命就缺乏了構成的因素。那麼他還能夠有生命嗎?這就是為甚麼法輪大法學員不停地向全世界人民講清真象的原因,也是今天為甚麼我要用幾天的時間完成這封信的原因。

Rosa,每一次你用言語傷害法輪大法的時候,我都很痛心,我知道你是因為誤解而為,這催促我自己要儘快完成這封信,使你少造業。你的言語不可能對法輪大法或法輪大法學員造成任何損失,但對你的生命卻是造成了傷害。因為一個正法不會因為誰說他好了他才好,誰說他不好他就不好了,歷史上的教訓已經夠多的了。

Rosa,你說這世上甚麼力量最大?我說是信念的力量。一個人沒有手腳但可以用嘴畫畫寫字,為甚麼?他有信念。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沒有錢,他沿路向人徵集款項蓋起了養老院,自己一人伺候幾個「植物人」。為甚麼?他有信念。千萬個法輪功學員被抓起來,被暴打,被強姦,被搶劫,他們還是選擇去上訪,為甚麼?因為他們對法輪大法的信念堅如磐石。他們知道甚麼是真正正確的,甚麼是錯的。

已經被醫院宣判死刑的血癌的病人因修煉法輪大法而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吸毒的青年因修煉法輪大法而改過自新;離婚的夫妻因修煉法輪大法而和好,等等等等。你說這改變人身心的力量大不大?而這樣的力量會因鎮壓而改變嗎?

Rosa,就在11月20號,來自世界上11個國家的36個白人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拉起了「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他們的舉動震撼天地。30秒鐘後,反應過來的警察開始對他們拳打腳踢。一位澳洲的女士被打昏,其它修煉者遭到不同的虐待。(中國外交部的人員說對這些外國人實行了最人道的處理,可以想像他們對中國法輪功學員會怎樣)一位白人弟子,來自加拿大的澤農Zenon Dolnyckyj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並用漢語向周圍的中國人大聲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好!加拿大知道,歐洲知道,美國知道!」他在臨行之前寫給所有的中國人的一封信中說:

「我不反對中國政府,也不反對中國人民。實際上,自從修煉法輪功以來,我對於中國文化和中華民族有了更深的理解。這也是為甚麼我覺得我必須到中國去。」

「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請不要追隨江澤民和他的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這對你們真的不好。」

「修煉的概念深深地扎根於你們中國的文化,然而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抹掉了。但是即使在那樣一個灰暗的歲月裏,法輪功依然靜靜地流傳下來了。許多年以後,我們偉大的師父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給了中國人民。你們和我都為中國的文化而驕傲自豪,這種自豪有著千萬年的淵源,與任何當今的執政黨沒有關係。」

Rosa,你感受到他心中的純善和慈悲了嗎?我看了之後,淚流滿面,我為我的同修感到自豪。我深深理解他的言行。世界上每個法輪大法學員和正義之士都為他們的行動深深感動。

我敬愛我的師父,是他將這蘊涵這巨大力量的大法傳給我們,因而有了這些值得敬佩的我的同修。我們的師父不是教主,他反覆告誡我們法輪大法不搞宗教,他只是一個人相的人。我們對師父的敬愛不是盲目的,我見過幾次師父,師父每次對台下幾百上千的學士、碩士、博士和教授回答問題都是對答如流,而且氣勢磅礡,知識之淵博讓專家都俯首恭聽。師父的胸懷坦蕩,生活簡樸,從不接受供奉,只靠微薄的稿費維持生活。我們有個學員想送他一間房子,被師父退回(這就成了後來中國官方媒體所誣蔑的洋樓了)。師父要教給我們的就是這部法,就是教人如何能提高心性,他本人自然也做到了這一點。

Rosa,我要說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所受到的益處能夠說個不停。但是這封信我想已經夠詳細了。如果你有任何問題,歡迎問我。在我眼裏你不只是一個上司,還是一個有緣的朋友。我信「真善忍」,所以不會說謊。

我希望這封信能夠有助你了解法輪大法,並告訴其他人法輪大法的真象。

我不介意你把這封信給其他人看。


真誠的
思茗

2001/11/29

隨信附上《回歸歷程》一本和真象VCD一張,希望有助你了解更多。如果你願意(我當然希望),請在呼籲中國江澤民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大法的單張上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