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漢市何灣勞教所幹警教唆勞教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明慧網2001年11月26日】湖北省武漢市何灣勞教所目前共有七個隊,除5隊外,每個隊都非法關押了法輪功學員,1、2、3、7隊是男隊,4、6隊是女隊。2隊共有近30名管教幹警,包括一名大隊長,三名副隊長,六名幹事,其餘都是普通警察。勞教所非法關押了約80名左右法輪功學員,還有180多名勞教人員,被分為「三員」(班長,安全員,民管會員,炊事人員)和普通勞教人員。「三員」相當於勞教人員中的官,有著更多的權力。而普通勞教人員都可被指派為「信息員」,人盯人地監管法輪功學員。

何灣二隊原是一個專門關押吸毒勞教人員的隊,從2000年秋起勞教所將各隊男法輪功學員集中在此隊。一年多來二隊使用了各種強制與欺騙的手段企圖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雖然有一部份人在強壓與謊言中迷失了方向,但是真理是不怕火煉的,謊言終究掩蓋不了真相,大部份學員堅持宇宙真理的決心無可動搖。那些暫時向邪惡勢力妥協後被減期回家的人也是紛紛醒悟。

以下是湖北省武漢市何灣勞教所不法幹警的犯罪事實。

一、管教幹警親自動手打法輪功學員

表面上不經常看到惡警親自動手打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採取更隱蔽的方式。如5月份一名叫張義的管教幹警將張遠超學員叫到一樓管教幹警辦公室,關上燈,用力掐學員的脖子。另有邪惡的高君安(幹事)、X幹事也對他拳打腳踢。還有邪惡的高君安幹事8月份將一名新來的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張家剛的頭打了一個小時,打得頭皮都紅了,還不知羞恥的說:「別人的頭是黑的,你的頭為甚麼是紅的?」

二、管教幹警操縱勞教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

邪惡的管教幹警操縱勞教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非常普遍。每個班隨管教幹警和班長的邪惡程度不同,情況的嚴重程度又不同。

1、使用「信息員」制度24小時監管法輪功學員

惡警給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安排了「信息員」。法輪功學員24小時處於被「信息員」監管中,不論洗漱、吃飯、上廁所、出工、出操,必須要「信息員」陪同才行,睡覺也有「信息員」值班(晚上不熄燈)。「信息員」不許法輪功學員互相談論與法輪功有關的內容,在嚴管班裏甚至連說任何一句話都被制止,任何時候法輪功學員不能相鄰,必須有「信息員」隔開。幹甚麼事情必須向「信息員」說明,有其陪同才行。「信息員」隨時時向管教幹警反映情況。對於管教幹警認為「表現不好」的學員,安排多到四個「信息員」。

2、管教幹警背後操縱「信息員」迫害法輪功學員

絕大多數「信息員」品行不好,惡習重重,如一有空就講黃色的東西,出口就是髒話,宣揚怎樣用不好手段弄錢、怎樣整人等等。這些惡習勞教所的管教幹警從來都不管。管教幹警看重的是如何利用「信息員」的惡習去迫害法輪功學員。在與法輪功學員接觸後,「信息員」都明白了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有的能聽進去做好人的道理,甚至有人能相信修煉的道理,但大多數的「信息員」則是不相信,只講「現實」,許多人把法輪功學員的善良當成了「好欺負」。在管教幹警的重壓與利益驅使下,在自身不好思想帶動下,相當多的「信息員」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表現好、聽話」的可得到減期、提拔、或調到5隊可回家等等),便變本加厲地惡待學員。而所謂「不盡責盡職」的「信息員」,若被發現,則可能被取消「獎勵」甚至被處罰。

出現勞教人員打、整法輪功學員的事情,管教幹警都是偏袒三員、「信息員」,或不了了之,或輕罰,甚或明罰暗獎。管教幹警會以「減期」、「獎分」為利餌,鼓勵班長、「信息員」按其意圖行事,以「配合管教幹警工作認真負責」的理由進行獎勵,並批評不「盡責盡職」的「信息員」,以「罰分」與「取消減期」威脅。所以表面上管教幹警都強調不能打罵法輪功學員,其實上「信息員」是變本加厲地惡待學員,這些管教幹警都很清楚,這正是他們要的。出現打人情況後,管教幹警們也是敷衍了事,如五月份學員陳智慧、周建武、張軍波和何向東被許多所謂的「安全員」、「信息員」毒打,最後管教幹警只象徵性的罰了一個「安全員」300分(「安全員」是寬管,可以提前5天解教。)

3、「嚴管班」的嚴重迫害

分為兩個階段,一個是2001年6月21日以前的老「嚴管班」,一個是之後的新「嚴管班」。2000年底成立的「嚴管班」(七班)是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之地,其管教幹警是張義。為了達到逼迫學員背叛「真善忍」大法的目的,惡警張義將新來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此班,提拔一個叫方斌的邪惡之徒當班長(此人原是黑社會上的流氓),此人心狠手辣,培養出一批打手作幫兇。在惡警張義的背後指使下,暴徒方斌採取毆打、體罰、恐嚇、侮辱、辱罵、刁難等各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在七班沒有沒挨過打的法輪功學員。

「嚴管班」每天處於極度緊張氣氛中。在2001年頭幾個月,情況極為惡劣,暴徒方斌及其手下每天都找法輪功學員的碴,任何不合他們心意的事情都是他們整人的理由。打人時經常群擁而上,暴徒方斌經常帶頭打,拳打腳踢肘拐膝頂,還有專打腰、掌砍喉嚨等,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得在地上滾,長達1小時。被打最多的是汪俊學員,幾乎沒斷過,還有朱幫福、錢昌勝、周培、張偉傑、曾祥剛(四川廣安人 )等學員也是經常挨打,學員錢昌勝曾被打斷一根肋骨。

暴徒除毆打外,還使用體罰等手段。如逼迫法輪功學員長時間蹲軍姿態(腰必須挺直),一蹲就是半天,換腳步須向暴徒方斌打報告,同意後才行。另外也常罰站。還有,如「三步頂牆」(面牆;距牆三腳長,手背在身後腳不動,以頭撞牆,保持身體傾斜頭頂牆姿勢長時間不動)或「頂床柱」,「蝙蝠」(一隻腳站立,一隻腳側抬平,雙臂張開,全身長時間貼牆)等等;上百次連續蹲下起立;幾十次連續向後轉,或以手支地,全身繞此點轉,直到暈眩倒地。暴徒方斌逼迫朱幫福學員(已60歲)仰著頭舉著抄寫了「勞教人員三十條」(法輪功學員不認為自己是犯人,拒絕背誦)的信紙背誦,在他下巴下面點一根煙,如果背不會,頭不准低下來。(不能背誦「三十條」的法輪功學員,往往轉鐘12點以後才讓睡覺)

一次上床休息時暴徒方斌數「1,2,3」,法輪功學員就必須從地上睡在床上(高低床上鋪),三聲之內上不去就重來。每天早上4、5點起床,打掃衛生都是法輪功學員做,洗漱,就在固定位置坐在地上,早飯後開始走操,(沒有休息,總是打罵而且經常叫學員長時間保持踢正步姿勢,走到午飯前,坐到1點多,又走操到晚飯前,又回來坐到睡覺。

這些打人折磨人的情況,惡警張義都知道。學員向其反映後,他都是敷衍了事,各打五十大板,或不聞不問。有的事情他推不過,就輕微懲罰責任人,以後以其它理由補獎。他一面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說不許打罵,一面在背後誇獎「班長」、「信息員」做得好。惡警張義曾得意地講,「七班是人間地獄,不放棄修煉的就上去試一試。」

對那些打人的兇手,二隊也是採取獎勵的方法(提升,獎分,減期)。暴徒方斌被減期最多,而且直到目前依然是某班「班長」,其它打人兇手也是一樣(打人最狠的暴徒李其忠遭了惡報,另外惡警張義也9月份住院半月,聽說是騎摩托摔傷了;以前在武漢新洲縣洗腦班,有一個經常打人的兇手,在用棍打了學員60多下之後,騎摩托車摔死了),如勞教人員、打人兇手彭思偉現在是安全班「班長」(他曾宣稱所有整人的餿主意都是他出的),勞教人員、打人兇手楊威、沈斌、段少剛和潘啟陀被提為「三員」。

從今年6月份,成立了「新嚴管班」(七班)。「新嚴管班」有四個管教幹警(王珉幹事,張浩及另二個幹警)。因有「不許打罵法輪功學員」的政策,他們怕擔責任,表面上不敢這樣做,卻使用了更卑鄙的「精神折磨」。惡警王珉等制定了一個有步驟的實行精神迫害的計劃,他給每個法輪功學員安排三個「信息員」(有時四個),開會時他說:「不許打不許罵,但要‘幫’好、‘陪’好,煉功就‘幫助’拉開,說不該說的就‘幫助’捂上嘴,幫助過程中‘衝撞’是難以避免的,這不是打……,嚴管班任務就是每天學習……」惡警王珉給每個法輪功學員準備一個記錄本,每天任何舉動要被「信息員」詳詳細細記錄下來,作為以後「處罰」的「依據」。惡警的所謂「學習」,就是強制法輪功學員觀看播放惡毒攻擊師父與法輪大法的錄像,聽「信息員」讀誹謗師父與大法的材料,試圖從精神上摧垮學員。此種迫害在學員們強烈的抵制下方逐漸緩和。期間李哲學員因用手捂耳朵,同時不配合「信息員」的強行扭開,被罰1000分。

另外,除讓「信息員」嚴格控制(即惡言惡行)迫害學員外,還在食物方面加以限制,如不能買吃的食物,3個多月學員不能買吃的東西(如腌羅卜、榨菜、小炒),只有份菜。買生活用品也必須寫報告批准(其他人都可以隨意買),還有隨時被搜身搜床。期間有學員吳克學和張家剛被「信息員」毒打的事件,反映到幹警那裏,幹警僅僅取消了多次打人的兇手周超的減期資格,未作任何其他處罰。

劉寧學員從二月份強送進二隊後一直不配合二隊的任何安排,如起床、吃飯,出操、出工、點名、排隊、喊報告等,管教幹警安排了四個「信息員」控制他,經常強制罰劉寧站,從早上直到晚上,或其他手段作弄,如掐身上任何地方,用力扳手指、扭手臂、踩腳趾,推來轉去。學員劉寧3、4月份,每天堅持煉三次功,或遲或早被「信息員」發現,更是把劉寧整來弄去。有一段時間,學員劉寧左臂全部粗腫、僵死,不能動,都是被掐、扭的。衣服也是扯裂多件。學員劉寧以絕食抗議,斷續二個月,第二次灌食時,邪惡的高群安幹事指揮「信息員」將灌食管插上,從中午到晚上不取。

後學員劉寧被送進了「新嚴管班」,邪惡的王珉幹事規定法輪功學員不喊「報告」不准出門(此前無此規定)。門有兩道,一道寢室木門,再走幾步一道鐵門。學員劉寧不配合,不能出鐵門,邪惡的管教幹警在木門外放了一隻馬桶,要求只能在門外大小便,學員劉寧為集體衛生只有隨集體活動時才能方便,經常是一天只解一次小便。後來惡警張浩看沒難倒劉寧,又規定「不喊報告木門也不能出,集體活動也要喊‘報告’」,把馬桶拿進寢室,劉寧二天半沒有小便,十餘天沒有大便,最後大便解不出,撕裂了肛門才解出,每次都要流很多血。在這種情況下,才允許他不打報告出門。目前學員劉寧被單獨關在禁閉室,由關禁閉的其他勞教人員看管。

目前又組成了更新的嚴管班,氣氛十分惡劣,「信息員」無故懲罰、侮辱、呵罵、作弄學員的情況加劇,周培學員又被罰站、挨打;同時又重演不喊報告不准出門大小便、洗漱的流氓手段。

三、長時間「洗腦」

在加大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同時,再利用叛徒們以車輪戰術、疲勞戰術、不斷輪流找法輪功學員談話,灌輸歪理邪說,連續多天談話,有人達上十天;同時給叛徒們一個十分寬鬆的環境,以欺騙手段顛倒黑白,歪曲真相,讓他人誤以為江澤民政府沒有迫害法輪功。

四、對法輪功學員超重罰分、加期、嚴管

勞教人員是每罰100分,就延期1天。法輪功學員煉功,互傳經文,交談經文,拒絕「學習」造謠污衊大法材料的等等都會被罰分或加重監管。楊晨學員在課堂上舉手提問題就被送入「嚴管班」,學員周建武因為欲向幹警反映問題被毒打,心裏不舒服兩餐不吃東西就被兇手、勞教人員周厚順副隊長灌食,並罰了900分,進入「嚴管班」;李哲、楊圖強、李自成等更多的學員僅因堅定信仰而無其它任何理由送入嚴管。

今年九月份以前到期的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只要一到期就被加期,無任何理由。二月份到期的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余剛海先後被無理加期9個月,六、七月分到期的學員張運柳、劉濤、彭惟聖每人也被無理加期半年(要知道,逃跑成功的勞教人員後被抓也只加半年期)。今年11月、12月每月又有10餘名被非法勞教的學員到期,能否按期釋放還很難說。

五、其它限制手段

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正手段還有許多,其目的都是想從剝奪人的基本權利著手,加大各方面壓力,妄圖迫使學員放棄修煉。如為了封鎖真相,半年不讓被非法關押在「嚴管班」的法輪功學員接見親屬,不讓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傳送物品,不能傳送食物,任何生活物品傳送都要細細檢查,連洗衣粉都要倒出來,牙膏也要擠出一些,衛生紙全部抽開。七月份許多法輪功學員不讓接見家屬,家屬們擔心學員的生命安全,連勞教所的鐵柵門都被沖壞了,後來防暴警察來了許多,市公安局長也來了,最後讓接見了,才平息這件事。另外勞教所的幹警不許學員打電話,不能有筆、紙等。而對「信息員」卻沒有這些限制。

六、正在進行的迫害

自從今年10月15日開始,二隊大部份法輪功學員開始以不出工、不出操、點名不答到、不蹲下等方式抵制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正待遇,抗議無罪被勞教的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對上層震動很大。但是學員們面臨的卻是又一次邪惡的迫害。

10月15日當天某班學員因煉功而被毒打,全班學員被迅速調到其它隊;18日學員李哲被惡警張浩叫到管教辦公室。學員李哲拒絕蹲下,惡警張浩命令「信息員」強制學員蹲下,以馮露為首的三個「信息員」對學員李哲拳打腳踢,先後兩次,每人幾十拳腳,惡警張浩始終在場,過後被大隊長知道,但在幹警的包庇下只處罰了其中一個從兇。

由於「嚴管班」裏的學員不配合「喊報告」,便被不允許上廁所大小便,只允許在門邊馬桶中方便,只能在門口洗漱。而以勞教人員、班長王義強為代表的「信息員」們在幹警背後批使下,更是對學員展開了肉體與精神的雙重折磨,環境十分惡劣;惡警極力製造「信息員」與法輪功學員的矛盾,如延長開飯時間,一班一班的開飯,讓最後的班吃冷飯冷菜,點名時法輪功學員不蹲下、「信息員」蹲下就一直讓等著,因時間太長,蹲著難受,勞教人員就遷怒於法輪功學員;因學員不蹲下,惡警就叫幾個「信息員」強迫學員蹲下,甚至惡警親自動手;把學員單個弄到無人處體罰、毆打。在人人都明白不過的事實面前,幕後兇手、勞教人員周厚順、陳勇隊長卻不知羞恥的說:「不准發生打人情況,違反者嚴懲。」目前幾個學員都被打傷了,黃世文、陳景輝學員傷後行走困難。幹警對於被挨打的當事者,卻毫不詢問事情過程,這不是故意嗎?目前許多學員都被大量罰分,到期的學員也被拖延,處境堪憂。同時不讓不配合邪惡的學員接見家屬,以防消息外泄。

在此呼籲國內外正義人士給予湖北省武漢市何灣二隊的法輪功學員支持與援助!呼籲有關部門行使監督的職能迅速糾正正在發生的違法惡行!呼籲中國善良老百姓關注此事,發出自己正義呼聲,在堂堂中華大地上發生的不義之事人人都有責任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