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何灣勞教所獄警對大法弟子親人叫囂:「不讓見就不讓見!回去等著收屍吧!」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今年7月6日我心情沉重的探望只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江澤民流氓勢力強行關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的親人。這天是規定的接見日。

那天驕陽似火,氣溫高達40攝氏度。我到了勞教所大門口,聽見一些家屬議論紛紛,說今天又不讓接見,每次來這裏都扯理由不讓我們見親人。我半信半疑,走近第二道大門,看見大門口寫著通知,把接見日推遲到了下週末,通知落款日期就是7月6日(第二勞教大隊)

由於勞教所二大隊突然改變接見日期,加之天氣炎熱,好多家屬提出疑問,為甚麼改期不提前通知我們,我們冒著酷熱從武昌從漢陽趕來為的是見一面我那從不做壞事的親人。有一位老太太帶著老伴及姐姐,三人如此大的年齡,頭頂烈日,在清早趕來,就為了想見一見親人,一位懷抱嬰孩的婦女,汗流滿面焦急地等著接見自己的丈夫,還有位女士,從去年十月至今未見自己的丈夫一面,在驕陽下等待幾乎中暑。修煉法輪功的家屬在好不容易盼到何灣勞教所所謂的規定--一月一次的接見日。然而等待他們的是不能接見,至於改期後又能否接見就不得而知了。

修煉法輪大法是無罪的,大法弟子的家屬是無罪的,暴徒們為所欲為,這種做法難道就與電視裏宣傳的一樣嗎?好多家屬說:我們以前埋怨我們的親人,現在我們仔細回想起來,我們的親人甚麼壞事不做,一不偷不搶,二不賣淫嫖娼,三不招搖撞騙,而且他們在工作上,在家庭裏都處處要求自己做個善良誠實的人,這樣的人坐牢,天理何在?我們現在恨江澤民流氓集團,恨他們把好人抓起來坐牢......

由於二大隊突然改期造成家屬怨聲載道,大部份家屬提出:請二大隊幹部幫忙把生活用品帶給親人,然而二大隊幹部無一人出面,有一部份家屬要求:二大隊幹部對突然改期的理由作個說法,並多次打電話到二大隊要求幹部出來做個說明。此時守大門的惡警聽見家屬提出要求,就惡狠狠地說:不讓見就不讓見!沒理由!有本事,你們去告我們吧!等等。這位惡警蠻不講理的言語一下子引起了公憤,家屬們一起走到大門口強烈要求見家屬一面,有位老爹站在大門口,那位不講理的惡警就開始起動電閘門把老爹夾在裏面,這位惡警的舉動,讓家屬見到了它們的粗暴,許多家屬紛紛推電閘門,與守門惡警衝突起來,這位惡警開始動手打人,態度極其惡劣粗野,並揚言:回去等著收屍吧!

由於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動手打人,並且打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屬),此情此景,又怎能不讓家屬擔憂自己親人的安危呢?高牆內那陰暗的角落,那見不得人的地方,親人面對的又是怎樣的獸行?

由於發生衝突,這位惡警打電話叫來了大批的防暴警察,手持衝鋒槍,站在大門口氣勢洶洶地對著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一時間,一批批的警車開來,及手持對講機的人從警車上下來,要幹甚麼?我們家屬不清楚,但看它們這一氣勢洶洶的舉動,我們家屬又怎麼能再相信電視、報紙的宣傳呢?最後家屬還是以沒能接見而告終。

我堅信,我的親人沒做任何傷天害理之事,善惡終有報,我們一定會支持我們的親人參加正法的洪流,做一個真正的宇宙保衛者!

一位大法弟子的家屬


附:救救武漢市何灣勞教所的大法弟子!

據最近從何灣勞教所剛剛釋放出來不久的刑事勞教犯人透露:目前何灣勞教所採用8至10個犯人對付一個大法弟子的辦法,在勞教幹部的唆使縱容下,幾乎每天都要毒打和折磨大法弟子,因為這樣犯人們就可以減刑,提前釋放,甚至這些犯人吹噓在勞教所裏可以打人過手癮。

為了抗議它們的這一違法行為,有些大法弟子絕食,犯人們就把絕食的大法弟子抬到高溫40攝氏度的砂堆裏,按在砂堆裏強行灌米湯。被釋放出來的犯人講:所裏的勞教幹部威脅、警告、囑咐犯人,不許把這裏打大法弟子的事講出去。

在此,呼籲世界上所有有良知的正義之士救救武漢市何灣勞教所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