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亡邊緣走回來

【明慧網2001年11月1日】天有不測風雲。1994年12月,我被確診為白血病。這消息如一顆重型炸彈轟擊著我和周圍的親人,從此驚恐、悲痛和絕望的烏雲籠罩著整個家庭。

白血病幾乎意味著宣判死刑。有的醫院見我病情嚴重,都不肯收我住院。好不容易住進了醫院,也只不過是在拖延時日罷了。我心裏明白,死神正在向我招手。躺在病床上,我渾身疼痛難忍,四肢無力,病魔一分一秒都不放鬆對我的折磨。身體上飽受煎熬,心中更是難受,回味著人生曾有過的溫馨,我怨恨命運的不公,真想放聲痛哭。可是我連哭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在疼痛和絕望中,我只有呻吟!

就在我消極等死的時候,1995年初,大姐來看我,她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大法的神奇玄奧,深深地吸引了我。那博大精深的法理像春雨一樣滋潤著我久已枯萎的心田。往日,我躺在床上,如臥針氈,倍受煎熬,翻身都無力,更談不上坐起來。可是這天聽介紹大法,我越聽越精神,竟不覺疼痛,一直坐了一個多小時,還毫無倦意,這可是住院以來從未有過的奇蹟。得到了大法,我看到了人生真正的希望之光。從那天起,我決心走上修煉的道路。我堅持天天讀書學法,並煉習打坐。當我放下了對絕症和死亡的憂慮,一心一意地修煉時,大法向我展示了他的神奇:

第一天打坐時,我看到頭前黑氣翻滾著從體內衝出,身上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舒適,疼痛之苦頓時如煙消雲散;

煉功第四天,我感到法輪在全身各處高速旋轉,甚至能聽到旋轉的「呼呼」聲,覺得身上增添了活力,病態日漸消失;

煉功第五天,血小板達到正常水平,各項指標也都異乎尋常的好轉;

煉功前我寸步難行,煉功後僅十幾天,就可以在30多米長的走廊上走20幾個來回,可以一口氣從二樓到四樓走幾個來回,好像有人推著一樣,一點都不覺得累。

修煉僅40多天,我就完全康復,幸運而自豪地告別了醫院和藥物。我迅速康復的超常現象使病友們又詫異又羨慕,醫生和護士們也感到不可思議。我告訴他們,是李老師的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從死亡的邊緣上被挽救回來,我怎能不珍惜這萬古難遇的大法。那些對大法無中生有的誣陷又怎能矇蔽得了我。我要堅定不移修大法,我還要用自己親身的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