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八旬老人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10月27日】(一)八旬老人支持大法,一身病全沒了

99年7月,邪惡剛開始公開迫害大法的時候,阿姨家所在的居委會和片警就找上門來,當時阿姨正好不在,他們便讓街坊傳話,讓阿姨第二天在家等著。阿姨心想:他們準沒好事,不管怎樣,我決不背叛大法,決不背叛師父。她不願就這麼被動的等著,可又覺得自己堂堂正正做好人,如果一聲不吭一走了之會給人錯誤印象。正考慮怎麼辦呢,第二天一早,婆婆家來電話說,婆婆摔骨折了,得趕緊去醫院照顧。阿姨於是給居委會留下條,說明情況,便離開家,去了醫院照顧婆婆。

原來,當天早晨,她婆婆因為和公公說話說生氣了,便抬胳膊要打老頭子,人沒打著,自己到一屁股坐地上,三節脊椎骨擠一塊了。

在醫院的四十多天,正是大夏天。99年的夏天反常的熱,八十多歲的老人躺床上不能動,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每天還得擦洗。(這個病不用打針,不用吃藥,也不用動手術,只需躺在平板上,讓受擠壓的脊椎慢慢長平,病人不能動)不多久,老人的女兒就煩了,責怪阿姨每天給老人擦兩遍身,還洗腳,把老人給「慣壞了」,給她們添事,索性不怎麼來了,讓阿姨一個人去伺候老人。阿姨心裏一開始不是滋味:自己一片好心,反被人責怪,還讓自己一個人照顧,累得夠嗆還不落好。

但後來,她把心放下了,不管別人怎麼樣,自己一心一意把老人照顧好,儘量讓老人舒服點。天熱汗多,她天天給老人擦兩遍身,全身上下洗個乾淨。一有時間,就給老人讀大法經文,讀《洪吟》。同房的病人還以為她是老太太的親女兒呢。老太太信佛,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也愛聽阿姨給她說的修煉中的事。兩星期後,老人就可以坐了。

出院時,做全身檢查,大夫邊看檢查結果邊說:「這老太太80多歲了,還全身上下一點毛病沒有。」老太太說:「我有心臟病的呀。」她有很嚴重的心臟病,以前犯過幾次,都差點不行了。大夫聽了,又仔細地看了看心電圖,說:「沒得過心臟病呀!沒有一點反映、顯示(指心電圖)。」老太太聽了,又高興又納悶,自己這次住院四十多天,啥藥沒吃,啥針沒打,就這麼躺著,怎麼甚麼病都沒了呢,美尼爾綜合症也沒了,血壓也不低了。阿姨說:「這是大法救了您一命。您理解大法,又支持我學,您也受益了。」老太太挺高興,說:「這麼神奇呀!我一身病全沒了。」

後來,阿姨出去發真相材料,老太太挺支持,還說:「要我也年輕,又有文化,我也跟你們發(真相材料)去。」

(二)年近八旬,夢中學功, 腦血栓好了

98年,阿姨的父親七十八歲了,一天和老伴散步時,突發腦血栓,住進了醫院危重病房,單人間。診斷結果顯示:栓在前額一寸半。頭四天,他一動也不能動,吃喝拉撒全靠人伺候,而且奇怪的是,每天一過夜裏12點,他就開始「呵呵呵」的笑個不停,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而他自己卻不知道。把看護他的人嚇的毛骨悚然,不敢在病房裏呆,只好上過道裏守著。他們受不了了,就打電話叫阿姨過來看夜班。

接到電話的當天下午,阿姨帶著女兒亭亭(化名)到了醫院,一到「危重病房」,就感覺裏頭環境陰沉沉的,很不好。晚上,阿姨的母親帶著阿姨的姪子、姪女一共四人給他們送飯。吃過飯,阿姨說:「咱們要煉功了。」其他人也都跟著一塊煉。當大法音樂響起來,陰沉沉的病房似乎一下換了空氣,變得祥和溫暖了。亭亭問外公:「姥爺,好聽嗎?」姥爺顫悠悠地回答:「好聽。」又問姥爺:「是甚麼音樂呀?」姥爺說:「好像廟裏的音樂。」後來阿姨和孩子們又一塊學法讀書。當天夜裏,病人就不再莫名其妙地笑了。

第二天,老人一睜開眼,就笑著說:「哎呀!昨兒夜裏,亭亭教我煉了一宿的功,還笑瞇瞇的,哪是個小姑娘啊,是個笑面菩薩啊!」他還美美地回味著,又笑著,說著說著,自己能動了,下地了,能去上廁所了。半個月後,出院了,一點後遺症沒有。不僅如此,煙酒從此再沒沾過。阿姨對他說:「這可是大法救了您一命啊。像您這麼大年紀,得這麼重的腦血栓,活過來的可不多。一點後遺症沒有的更少。」老人直點頭,說:「大法好,大法救了我一命,好!好!」從那以後,老人很支持家人煉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