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的身心變化


【明慧網2001年10月29日】1997年7月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妻子到外地親戚家小住,在那裏她得到了一本《轉法輪》,從此我們全家人的生命道路徹底改變了。妻子以前練過多種氣功,也探索過佛教和基督教的教義,這次她一拿到《轉法輪》就愛不釋手、連夜通讀,以往的尋尋覓覓終於有了答案,並感受到淨化身體的神奇。回到佛州後,妻子從互聯網上將所有大法書籍打印出來,仔仔細細地又讀了幾遍,決心堅修大法。

在此之前,一次車禍致使我妻子脾臟出血,脊椎骨錯位,非常痛苦且經常疲勞,在很長一段時間她都需要接受按摩治療,但效果寥寥。自修煉法輪功之後,她不適的感覺不翼而飛。另外,她以前深受花粉過敏症的困擾,到春暖花開時節她就夜不成寐,整夜咳嗽,早晨起來眼睛紅腫、流鼻血、頭暈,嚴重影響了她的工作休息。自修煉以後,她的這些症狀逐漸消失,現在我們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小花園了。

98年3月紐約法會是我真正走上修煉道路的起點。在那次法會上,我第一次非常幸運地見到了師父。當師父從我身旁走過時,我感到那麼地莊嚴和神聖,以致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我想那是因為我生命深處為之震撼。法會後我迫不及待地給父母打電話,介紹法輪功的諸多好處。我父母都是年近70的人了,辛苦了一輩子,到老來一身的病。我非常高興他們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正如我最近對採訪記者講的,這是作為兒子所能給予父母的最好東西。

自修煉以來,父親沒有吃過一粒藥,為國家節省了一大筆醫藥費。我父親在修煉前患有多種慢性疾病,如雙眼視力不一樣,導致頭痛,左腿膝關節骨質增生,痔瘡,頸椎病。特別是左面部肌肉抽搐近四十年,針灸、穴位封閉、中西醫藥治療,都沒有甚麼療效,最後造成嘴巴向左偏了約一釐米。在修煉法輪功三個月後,頭就不疼了,並且七旬的老人眼不花,看報學法不需戴眼鏡。他面部肌肉抽搐也在修煉一年後,奇蹟般的停止了,嘴巴變得正常了,所有病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了。現在他紅光滿面,走路一身輕。在修煉數月後,母親的身體發生巨大變化:她的疼痛很快就消失了,全白的頭髮也開始變黑,近70歲的人了還來了月經,皺紋也減少了許多。她沒有上過學,不識多少字,更神奇的是,我母親修煉不久就能讀《轉法輪》。我母親在縫紉廠裏工作多年,落下了骨質增生,關節炎等毛病,一年到頭不能見風沾涼水。即使是炎熱的夏天,仍須用很厚的棉袖子蓋住臂膀,到冬天就更難過,多種氣功練習並未減輕她的病痛。直到聽聞法輪大法後,她才明白氣功是這麼博大精深的學問。

我在修煉前有非常嚴重的周期性頭痛,幾乎每到週末就垮下來,劇烈的疼痛,伴發著噁心,常常使我臥床不起,不得不靠大劑量的止痛藥和睡眠熬過來。我常常在出門之前就先服止痛藥,頭痛使我數次虛脫,家人和同事都甚為我擔心,醫生也查不出任何原因,只是囑咐我發病時立即去醫院做各種檢查。我以前常常感到心像針扎一樣疼痛,不安的感覺籠罩著我的心。自從我修煉大法之後,這些病症逐漸減輕直至消失了。

修煉法輪大法不僅淨化了我的身體,更淨化了我的心靈。法輪大法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以前,我不懂甚麼是修煉,還認為自己是很好的人,我處處與人為善,事事為他人著想。當我走入修煉之門後,才知我與真善忍的要求相差有多遠。當我修煉不精進時,師父顯現出光彩奪目的法輪讓我看,增強我修煉的決心,那是真真切切顯現在眼前,超出世間一切五彩斑斕的顏色,我深深感受到師父對每一個弟子的珍惜和洪大慈悲。

感謝師尊使我們全家有緣得法,生在大法洪傳之時的生命是何等的幸運。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只有極盡全力參與到正法進程中,精進實修,才配得上大法粒子的偉大稱號,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