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瑞奇媒體:澳大利亞法輪功發言人的禮貌回擊

【明慧網2001年10月31日】羅伯特.梅鐸目前正在中國準備一個與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同時召開的大型媒體會議。同以往一樣,他將向極權的、無神論的、施行暴戾統治的XX主義者們卑躬屈膝。但是上個星期在阿得雷德(Adelaide),他的年度大會上,羅伯特不得不聽一聽這些XX主義者們正在對熱愛和平的法輪功運動幹著甚麼。

*****

克瑞奇媒體(Crikey Media)在上星期的一篇文章中寫道:今年早些時候,克瑞奇刊登了《華爾街日報》的兩篇專欄評論,文章就詹姆斯.梅鐸指責法輪功為「XX」的荒謬言論進行了評述。我們還在悉尼ABC的莎莉.羅恩(Sally Loane)的早間節目中提及此事。此後,我們收到了澳大利亞法輪功發言人約翰.戴樂(John Deller)的電子郵件,他邀請我們在達令港會面。這次約見沒有達成,但我建議約翰出席今年十月在阿得雷德(Adelaide)舉行的新聞公司年度會議,並在世界新聞媒體面前提出這個問題。約翰自己安排去阿得雷德的航班,我則安排他的代表資格問題。就這樣,我們在會議召開前一小時見了面,一起喝咖啡並交換了意見。

約翰做了充份的準備,並始終堅持著他的原則,那麼,現在我們就由他接下去講述這個故事,首先從他對羅伯特的提問開始吧:

法輪功在新聞公司年度大會上的提問

「主席先生,我是約翰.戴樂。今天我在此作為一名代表,想就詹姆斯.梅鐸在去年加州密爾肯學院會議上的一個講話提出我的問題。據洛杉磯時報報導,他在這次會議上稱法輪功精神運動為一個「危險的」「末世論XX」,並且說它「顯然沒有把中國的成功放在心上」,以及在中國的投資需要「大胃口」。

我的問題是:

不知詹姆斯與新聞公司是否知道法輪功的法理是真、善、忍;並且是否認識到,只有當你覺得受到這一法理威脅時才會認為他們危險;是否了解,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一項傳統的中國修煉方法。

主席先生,我也是一位澳大利亞法輪大法的發言人。不知詹姆斯是否認識到法輪大法與教派沒有絲毫相似之處,法輪功現在遍及世界上四十多個國家,人們自由修煉,不收費,不接受捐獻,沒有成員名單,一切活動都是由志願者自願完成,並且每一位學員都在社會中認真地承擔著工作和家庭的責任。

同時,不知詹姆斯是否意識到他把中國的成功與一小撮人在政治與經濟上的成功混為一談。不知他是否意識到,他通過發表那樣的評論,實際上是在支持中國對那些和平公民的酷刑折磨與謀殺,而這些和平的公民寧願承受由中國主席江XX直接指揮的殘酷迫害也不會放棄他們對真、善、忍的信仰。

最近,加拿大眾議員伊凡.查伯紐(Yvon Charbonneau)曾說過這樣的話:

「我認為,為鎮壓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而採用的這種恐怖主義形式絕不亞於其它任何形式的恐怖主義。」

*****

克瑞奇在文章中還感謝約翰.戴勒(John Deller)為克瑞奇媒體(Crikey Media)獨家撰寫關於新聞公司年會的文章,並提供了許多關於法輪大法的有用的背景資料。

以下為克瑞奇媒體上刊登的約翰.戴勒對經過的敘述:

「在會議結束後,我會見了新聞公司的秘書凱斯.布洛迪(Keith Brodie)。他是一個很有趣的男子,他友善地接受了一些關於法輪大法的信息和加拿大政府成員的支持聲明,並將把這些材料轉交給梅鐸(Murdoch)的主管人員。又過了一會兒,我遇見了羅伯特.梅鐸(Rupert Murdoch)。我對他允許我在會議上發言表示感謝,並評議他如何在處理主席的角色上表現出耐心和寬容,這與法輪大法的原則很相像」。

當我上樓梯離開會場的時候,我在大廳遇到了萊克嵐.梅鐸(Lachlan Murdoch)。他友好地將我引見給三個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我知道他們都是新聞公司集團的大人物,然而我沒有將注意力放在他們的名字上,而是放在他們的心上。我可以從他們的眼中看出,和萊克嵐一樣,他們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消息--真、善、忍。我表示我希望他能更多地了解法輪大法。我想知道現在他們是否能在權衡他們為新聞公司帶來利潤的同時敞開他們的心。我相信是可能的。這是修煉的一個方面。

我們真正珍視的是甚麼?這些發生在中國要求信仰真、善、忍自由的人們身上的酷刑折磨和謀殺,我們行動上對此的妥協,往好了說是無視迫害而任其繼續下去,往壞裏說,我們是在認可中國當局從而直接助紂為虐。我希望在新聞公司或其他環球集團中,至少有一個有影響力的心能清醒地認識這一點。我希望一些人能看到這些流向能洞徹迷霧,能以善心呼籲和能看清私利真正面目的勇敢心靈的內在價值。

要認識到我們的內在自我--他既不是頭腦思維,也不是物質身體,而是使我們每個人真正受益的個人價值和我們的真正自我主導。 在中國,這些因為信仰和修煉法輪功而被酷刑折磨的善良溫和的人們已經在他們真正的自我中找到了這一價值。他們不會屈服於江澤民控制中國人民心靈和思想的瘋狂運動。

在一個享有新聞自由的自由國度,我們理所當然至少可以做到承認他們的人權並給予他們支持。在中國,賺錢和開展業務的機會仍然存在。但甚麼是其立足的基礎?如果我們憎惡那些明知恐怖分子在美國用飛機撞擊而還從中獲得巨大利潤的人,那我們為甚麼不同樣憎惡那種(為了賺錢)認可xx黨無神論政權因數萬人的信仰而酷刑折磨他們並造成295人死亡的行為呢 ?

我聽說當郎.漢柯克(Lang Hancock)被問及為甚麼與羅馬尼亞的奇奧塞斯庫(Caecescu)做生意時,據說他回答「生意是生意」。同樣,‘謀殺就是謀殺’,我們應該清楚我們支持的是誰和支持甚麼。

如果現在中國的主席在世界眼中是一個公正的仲裁者,並可以控制全球公司的決定,那麼這對我們時代將是一個悲哀的反思。如果你腐敗而且你的親人都從你的腐敗中獲益,並且腐敗成為各級政府的地方病--那麼當在全國的軍隊、共產黨員、政府、商業機構和社會各個階層中有7千萬人在信仰真、善、忍時,你一定嚇壞了。這就是中國的情況。

對一些人來說,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生活可能看起來很奇怪。我覺得僅僅按照像經濟關係和市場力量的原則生活的人才是奇怪。當然,在那樣的環境中,任何好的商業原則都被小心翼翼地應用。但是今天世界面臨的情況可以成為我們道德淪落以及將商業原則和為維持我們在地球上和平共處的更高原則混為一談的一面鏡子。法輪大法幫助數百萬人(億萬人)找到了他們的平靜內心和生活的真正意義。

下面是一個修煉者在中國的故事,當時他因為對法輪大法的信仰而被關進了監獄:「在我的監室中,我沒有因為囚犯們互相打架而責備他們。反之,我勸他們道‘以怨報怨,人們只會學會罪惡,因為你將自己從他們那裏受到的不公轉嫁給別人。但是如果你能以德報怨,人們就會學會仁慈,並看到光明的未來。如果警察表面上對你很好而他們心裏並非如此,你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惡,你會學到惡。這就是為甚麼強制勞改無法改變人的本性。然而,法輪大法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使他永遠向善,使他永遠渴望和嚮往善良’。在我這樣說了後,囚犯們從那時起停止了打架,並更多地為他人著想。」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這些因保護真、善、忍原則而倍受折磨的高貴的人們,並為他們大聲疾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