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煉習法輪功的自由(譯文)

在中國政府禁止法輪功時,阿拉美達居民行使他們的自由

【明慧網2001年10月11日】加州灣區Contra Costa Times專職記者薩莎.塔爾卡特(Sasha Talcott)2001年10月9日撰文介紹阿拉美達(Alameda)市的法輪功學員。以下是該文的摘譯:

一個身穿帶兜帽的灰色汗衫的人一動不動的坐在林肯公園入口裏面。在這個多霧陰沉的早晨,乾樹葉在腳下被壓碎的聲音,伴隨著二位脫掉了汗衫和褲子,扎入公園的寒冷水池的游泳者輕柔的打水聲。

上午7點,另一人步行通過公園門,簡短地向先前那人點點頭,盤腿坐在她對面的毯子上。他們不發一言,沉浸在靜靜的打坐中。

這是阿拉美達規模小而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小組在一個寒冷的星期三早晨孤獨地煉習法輪功的場景。

在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使這個曾經火熱的功法轉入地下之際,阿拉美達的法輪功學員也從99年4月份的十人減少到仲夏時的二人。

每天早晨一位阿拉美達鋼琴老師和她精於技術的兒子在一棵參天松樹之下隨著一台便攜式錄音機播放的平靜的音樂,煉習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這對母子用一些小冊子,新聞文章,甚至還有一個說明性的CD光盤,在爭取這島上眾多的亞裔人來學習結合了打坐和柔緩動作運動的法輪功。

鋼琴老師Betty.林這樣描述一個要求煉習者保持每個姿勢七分鐘的功法:"它非常簡單易學,但並不容易。它要求忍耐力。許多人不能保持每個姿勢不動。"

當時間臨近上午7:30,更多人來到林肯公園。一個戴白色面具遮住嘴的人在操作一台割草機,一群步行者牽著他們氣喘吁吁的狗經過,沒有注意到這二個沉默的人。

雖然阿拉美達有規模可觀的亞裔人口,法輪功在這裏沒有獲得它在中國那樣的普遍支持。但是,林和她的兒子鄒.馬克繼續在黎明前煉習功法,並通過在Encinal大道美容店舉辦免費講座設法吸引其它阿拉美達居民。

在大多數日子裏,只有鄒和林早上6:30到公園來打坐。其它阿拉美達居民偶爾也會加入。有時來拜訪他在阿拉美達的祖母的一名20歲的Humbolt加州州立大學白人學生也會加入。鄒說:"這個功法不強迫任何人來學。但(煉了之後)你確實得說這很好,這對我和我家庭的健康很好。它將使我在工作中記憶力更好。"

國際衝擊

儘管在這個公園法輪功是一個小規模而又悄悄然的功法,在中國法輪功卻是一個極其政治化的問題。

上個月華盛頓郵報報導了中國(江澤民)政府用狠毒的酷刑壓制法輪功。一些人認為法輪功對中國的共產政權是一個嚴重威脅。

與太極或瑜伽相似,法輪功結合了五套包括打坐在內的慢動作鍛煉。學員說它深深地植根於氣功這種古老的結合運動和呼吸的中國健身運動。

法輪功1992年由一名前糧食官員李洪志傳出後在中國城鎮和鄉村,特別是在退休人員之中風行。他們被它促進健康的說法而吸引。

到1999年,法輪功在全世界吸引了數千萬煉習者。但在天安門廣場一次上萬人的抗議後(譯者註﹕此處指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中南海附近-的和平上訪),中國將法輪功定為"XX"並加以禁止。

但每天早晨仍然在許多公園和大學集體煉功的灣區法輪功學員說,他們不會停止努力使人們關注他們所說的中國對人權的虐待。

阿拉美達市長Ralph Appezzato宣布2月的一個星期為該島正式的「法輪功週」,並發布公告褒獎本島的法輪功學員。

在舊金山,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安靜地坐在中國使館前面,抗議中國宣布法輪功非法的決定。林每星期二會加入他們的抗議。

在華盛頓的抗議

7月,林和另外12個灣區法輪功學員開車橫越美國到華盛頓特區,與數千學員一起在國會大廈前遊行,以引起對中國鎮壓法輪功的關注。

在沿途許多城市,法輪功學員車隊舉行了新聞招待會,以反駁中國(江澤民)政府關於法輪功是危險的說法。

一張7月11日科羅拉多,洛基山新聞的圖片捕捉到一個場面:當早晨太陽升起時,林閉眼站立,胳膊舉在頭上,微笑著入靜。

在從中國移居海外十多年以後,林講一口流利的英語,但她仍然會在有些詞上停頓,費力地表達她的觀點。但當話題轉向法輪功,這位55歲的鋼琴老師活躍起來,大聲講著話,並用雙手做著手勢。

林說:"這不是一個政治問題。你看,我們是美國人。我們有做一切事的自由。在中國,沒有鍛煉或閱讀此書的自由。"

她描述了她8月份參加24小時絕食,抗議中國虐待法輪功學員的痛苦。緊接著她穿一件虹彩黃色襯衣,拿著"S.O.S"標牌與其它東灣法輪功學員一起走過橫跨海灣的大橋到舊金山。

雖然學員起先以"法輪大法"稱呼整個功法,以"法輪功"稱呼其鍛煉和打坐的煉習,這兩個詞在美國愈來愈變得可以互換了。

像其它氣功一樣,法輪功學員說打坐和鍛煉帶給他們全面的健康。

林相信法輪功緩解了她劇烈的潰瘍痛,使她能更容易地彎曲她的膝蓋,並使她經常的暈眩症狀消失。在南岸中心Starbucks咖啡店外,林露齒一笑,彎下膝蓋深深下蹲。這是幾年來她的膝蓋第一次足夠強壯到可以支持這樣的拉伸。

她說:"從我煉法輪功以來我一直健康。"

林和鄒.馬克

鄒說當他開始煉法輪功後,他高中打籃球時的一處膝傷在一個月之內就消失了。

鄒說他於舊金山加州州立大學一個學院就讀時,反叛家庭,嚴重酗酒,滿嘴髒話,成天為小事爭鬥。

他說:"這種消極情緒幾乎毀了我。"

但當林說服了他嘗試法輪功打坐後,鄒說他立刻感到煩惱減少了。

他說:"一旦我開始煉功,不知何故我就戒了酒。我不再無緣無故地詛咒。現在我成為一個更平靜的人。"

法輪功說自己是大眾運動,沒有有形的組織。組織者使用網際網絡在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吸收學員。

在美國,學員散發一份各個地區法輪功聯絡人的名單。他們的傳單上鼓勵人們打一條美國熱線以找到在他們區域附近的煉功點。

鄒說:"我們只是在設法傳播這個原理。這是一個好功法,對我們社區有益。"

在這個星期三早晨,林肯公園逐漸變得熱鬧起來,鄒從他的打坐中站起來,移開他的桃紅色墊子,不情願地準備離開。他說雖然他想繼續一個小時的動功,但他得在上午9點前到他的網站公司開始工作。

當她的兒子揮手再見之後,隨著磁帶上播放的中文口令,林開始了一個小時的動功。

當陽光穿破晨霧,鄒的母親開始了一個小時的動功煉習。她獨自一人站著,胳膊向外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