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時報》:一條精神之路

法輪功修煉──在中國被取締,而在聖蓋博谷隨處可見


【明慧網2001年9月11日】大約每天早晨6:30,漫步在加州理工學院的貝克曼禮堂邊,你就會看到一群修習的人在做「貫通兩極法」。這是法輪功五套功法中的一套。當太陽升上樹梢時,這些早起的人們胳膊舒緩而有序地伸向空中,迎來了新的一天。

看著他們如日出般的寧靜,很難想像這個小群體正在國際舞台上扮演的角色:發生在中國的拘押、全球性的絕食行動和中國政府對聖蓋博谷城市官員的批評。隨著亞裔移民的飛速增長,法輪功這一精神現象也已在本地生根。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一種由緩慢動作組成的性命雙修的氣功功法。中國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現居住在紐約。他於1992 年公開傳授該功法,目前在全世界範圍內吸引了估計一億人參加。柔似密市和工業市去年甚至還宣布了法輪大法週,期間公眾可以參加免費講座和大型集體煉功。像許多修煉者一樣,馬春樸,一個居住在聖蓋博的美國公民,讚揚法輪功改善了她的健康和精神面貌。

「由於法輪功太好了,她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80 歲的馬通過一名翻譯說。法輪功融合了通過學習真、善、忍的原則和李先生《法輪功》和《轉法輪》書中的教導進行自我提升和五套柔和的功法。這一精神運動既不是宗教也不是教派--她沒有寺廟,神職人員或頭銜,沒有會員資格費,也不承擔義務。修煉者來去自由,既可以自己單獨練習,又可以參加集體煉功。

帕薩迪納28歲的居民陳文,修煉法輪功已有兩年,每天早晨與加州理工學院法輪俱樂部的成員們一起煉功,輪流來這個煉功點煉功的通常是非華裔人員。

「我體會到這些(真善忍的)原則對每個人都非常有益,她幫助我在工作和家庭中變成一個更好的人,也解決了我的許多矛盾」,陳是加州理工學院的一名生物學家,她說,「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我再也沒去過健康中心。」

儘管修煉者們說「真、善、忍」是法輪功的核心,這個功法卻招致中國政府的憤怒。自從1999 年7月發生了10,000 名修煉者的示威後,中國(江XX)政府就取締了該功法。
……

把一個精神修習的鍛煉當作政治運動對待對於美國人來講很荒誕,但中國專家們並不感到奇怪。史坦利.羅森是一位南加州大學的政治學教授,他說,政府起初把她看作民族主義的產物而曾經支持過,但現在把她視為一種威脅。

作為專門研究中國政治的專家,羅森說,「中國政府對她(法輪功)的政策非常強硬,因為他們害怕她演變成另外一股力量。」

「[修煉者]能夠在短時間內動員大批人員……對許多人來說她(法輪功)只是一種鍛煉方法,而對許多人來說她遠不止於此。」

對法輪功的鎮壓在世界範圍內和當地引起了修煉者強力的反應。上個月,一群抗議者在洛杉磯的中國領事館大廈前面舉行了一場絕食和守夜活動。三個來自亞凱迪亞的修煉者試圖將一封信遞交給來訪的中國大使。

馬格麗特.克拉克是柔似密市的議員,她說去年這個有50%是亞洲人的城市認識到法輪功成為本地居民中的一種成長的練習活動。克拉克聽說中國(江XX)政府批評該市宣布法輪大法週而感到很吃驚。

「只要他們不傷害任何人就有權利去練習,」她說。「我希望中國政府還是多關注一下自己的人權紀錄。我們在這裏有言論和宗教信仰的自由。」

吉娜.桑切斯,28歲,為加州理工學院法輪俱樂部的成員。她說(中國江XX)政府認為法輪功由於鼓勵獨立思考而威脅到XX主義。桑切斯是帕薩迪納的一名針灸師,修煉法輪功已經兩年半。她說,中國領事館曾設法給加州理工學院、帕薩迪納市長和帕薩迪納公共禮堂的經理施加壓力,要求他們放棄支持與法輪功相關的活動。桑切斯同時也很關注據說正在中國發生的慘劇。

「我們的所為並非政治,」桑切斯說,「我們要對我們的政府澄清的是,人們正在因為信仰而被殺害和遭受酷刑。」

據本地的修煉者說,一群學員正在舉行268小時的絕食,以紀念在中國被警察監禁期間死去的268名法輪功學員。

蘇西.聰,31歲,住在柔似密。7月份當她還在波士頓時決定加入當地騎自行車從她家到華盛頓特區去的行動,以參加一個法輪功在中國被禁兩週年之際的遊行。聰從事社會服務,修煉法輪功已有四年。

「我認為這是表達我的擔心的一種方式,不要讓這場迫害演變成一個大屠殺,」 她說。

http://latimes.com/tcn/sangabriel/entertainment/la-sg0001339sep07.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