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廣播一台:採訪中使館前絕食請願的法輪功弟子

【明慧網2001年9月18日】 8月29日,丹麥大法弟子在中國大使館前進行絕食請願。在絕食請願期間,丹麥廣播一台在中國使館前對大法弟子MARCO HSU進行了採訪,現將錄音翻譯,摘要整理如下:

製作人尼爾斯.林得維格:中國(江XX)政府又進一步加強對法輪功迫害,因為它害怕這個團體的人數眾多,並得到公眾認同。在中國東北有130名(法輪功)學員在關押他們的勞教所裏已經絕食了四週了,原因是中國(江XX)政府不斷地延長他們的關押期。現在,丹麥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國家的法輪功學員一樣,進行48小時絕食聲援抗議。 MARCO HSU有一半的中國血統,出生,成長在丹麥,但又在中國居住過9年,在那裏,他是一個知名的搖滾樂隊的樂手。當他在中國大使館前聲援他的正在絕食的同修時,記者METTE HOLM對他進行了採訪。

首先,記者問他法輪功給了他甚麼。
MARCO HSU:通過修煉法輪功,我變得更健康,更愉快,心理更平衡。

記者:你說法輪功不是宗教,也不是X教,那它是甚麼呢?

M:也許可以叫作煉功團體吧。就像我一樣,這麼多的人來煉法輪功都是自願的,也許我們可以說,這是一種修煉與個人提高的方法,是非常個人的事。從外界看來,這麼多人在做同樣的事,好像是給緊緊地組織在一起了。其實每一個人是因為自己個人的原因才修煉的,而不是別人的原因。一個人煉了,感覺很好,就會有興趣介紹給別人,現在,有一億人都感到這個功法對他們有好處。

記者:在中國,前7年期間,中國政府並沒有對法輪功的存在有特別的關注,一直到1999年4月份,有大約一萬到一萬五千人會集在政府所在地中南海前面。作為中國政府,一個對任何事情都要嚴密控制的政權,在他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一下子有這麼多人雲集在那裏,他們是會非常震怒的。

M:我想,中國(江XX)政府總是害怕人民有另外的想法或獨立的想法,游離於獨裁黨之外。所以,一萬到一萬五千人站在政府的機構外面是讓他們非常生氣的。我想,也許這是因為它被加上了一種政治色彩了。其實是有人操縱了當時的局面,使它看起來像在示威。我想,如果人們能親身進入他們中間,會感到這件事並不這麼嚴重。作為中國以外的國家來看,這只是人民在行使自己的正當權利而已。

記者:現在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在中國是並不新鮮的事。這種迫害,各種行會的人,西藏,穆斯林,知識分子,一切有不同想法的人,以前都遭受過,你在中國那時也一樣。原因是法輪功所要求的自由會使政府不高興。

M:我想,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幹了甚麼,只要你沒有破壞甚麼,你就有你的人權,不管你是法輪功學員還是西藏佛教徒。

記者:你在中國曾經住了9年的時間直到1998年,根據你的體會,是不是中國人缺少了信仰,有一種欠缺,例如,共產主義已經無法控制人民了,是否在這樣的情況下,例如像法輪功就填補了這種欠缺?

M:這並不是法輪功的目的,要去填補甚麼欠缺。我想,當人們開始煉法輪功,就會遵照法輪功的「真,善,忍」的原則,而且當人們這樣做時,人們的身體變得非常好。他們變得健康,無病。他們的精神面貌變得也很好,很平衡,當然,不論他們是來自社會的哪一階層。

我住在中國,經過了長長的9年時間,我曾經是中國社會發展的見證人,但是那時的我,不像現在作為法輪功學員的我,對許多事能夠意識到。但是我可以看到,那裏的人變得越來越以自我為中心,變得很自私。有許多以前在共和國建立初期時人們所有的東西,現在沒有了。也就是說,如果你是大多數人群中的一員,你會感到你不被政府的當權者們關心。例如像吃大鍋飯這樣的事已經沒有了。那麼一些年輕人,受到過好的教育的人,能在外國公司裏工作,其他人就得不到。這很清楚,那麼這時諸如宗教,體育等等就會填補他們生活中的欠缺。

記者:你說法輪功對身體有益,但是也有截然相反的說法。中國(江XX)政府說,法輪功學員不允許吃藥,對身體是危險的,他們還說,法輪功學員自焚。 你是怎麼看待這些問題的?

M:這都是不實之詞。沒有人講不允許吃藥。其實這只是講了吃藥與修煉人的關係問題。人們不會去做他不認同的事。如果你認為你應該吃藥,那你就吃藥,這取決於你自己。至於自焚的事,這是完全捏造出來的。法輪功給了人們這麼多益處,為甚麼人們要去自焚呢?在法輪功的書上明確規定,禁止殺生,包括殺害自己的生命。任何一個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都明白這一點。

記者:我曾經看過你們的錄像帶。在你們的一本雜誌上寫著:歷史已經證明了,法輪功事件表明,中央政府在人民心目中失去了信任。這是不是說,中國(江XX)政府反應這麼強烈,是因為他們認為是法輪功做了這樣的事─雖然你們說,你們對政權不感興趣?

M:如果政府感到他們的政權不穩固,這並不是因為法輪功的緣故,只是他們自己政治上有那樣或這樣的問題。我想,那些政府官員中的一些人,應該找找自己的原因。

記者:你認為─或者我應該說----你們認為,是否法輪功學員仍然還會不斷地向中國政府表明,法輪功的存在,你們要繼續修煉法輪功?你們認為這會起作用,直到有一天,法輪功不再是非法的了?

M:自從1992年直到1999年鎮壓法輪功,事實上中國政府已經反覆調查過法輪功,並且明白法輪功為人民做了些甚麼。中國政府的政策是鎮壓法輪功,實際上只是國家主席江澤民和他身邊幾個親信在瘋狂地鎮壓法輪功。據我們知道,其他的政府成員,沒有對鎮壓表過態,他們寧願不去做鎮壓的事。再者,人民應該自己說了算。當政者很害怕,如果人民起來保衛自己的權利會危及他們的統治。

記者:你怎麼看待那些並不是法輪功學員,但也遭受著同樣的處境的其他中國人呢?

M:我不認為有許多中國人在遭受著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的苦難。因為江澤民的獨裁政府說了,必須消滅法輪功,也就是說,他們採用了所有可以用到的手段與酷刑,來殘害法輪功學員。這成了中國當前頭等要事。也就是說,對法輪功學員,採取甚麼樣的辦法進行迫害都沒有關係,如果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了,也沒有關係,燒掉屍體,事情就過去了。(譯文,2001年8月30日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