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法輪大法的小弟子,在上中學不久學校組織了破壞大法的簽名活動,當時因為怕學校開除,簽了名。經過學習老師的經文,才認識到這是不對的。這樣做就等於是幫助了邪惡,說明還有一顆怕心存在。所以我在此嚴正聲明我在學校簽的名全部作廢,我將重新站出來證實大法,去掉這顆怕心,向世人講清真象,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褚瑞 2001年10月2日


聲明

我是一位法輪大法弟子的女兒,我母親96年有幸得到了宇宙大法,從此在她身上發生了巨大變化,她由一個靠藥物生活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人、好人,並發誓捍衛大法。1999年7月,由於邪惡勢力的迫害,我不忍心看到母親被大法拯救好的身體再度受到摧殘,違心地寫了「保證書」,並拿出1500元。雖然我不是一名大法弟子,但是,我知道做一個好人應該說真話,不應該懼怕邪惡勢力而說假話。在此,特此聲明我以前替母親寫的「保證書」作廢。衷心地希望法輪常轉,普度我們眾生。

聲明人:劉曉傑 2001年9月27日


聲明

我是一位法輪大法弟子的女兒,我母親自修煉大法以後,各方面都得到很大改變。特別是大法救了母親的命,挽救了一個家庭。法輪大法在我們家裏太神奇了,是萬古難尋的天法。自99年被迫害以來,殃及我的母親,她多次被關、被打,被折磨得不成人樣,我這個當女兒的為了救母親,替她寫了「保證」,特此聲明作廢。希望當今政府早日醒悟,還法輪大法一個公道,還天下的好人一個公道。法輪常轉。

聲明人:劉瑞翠 2001年9月27日


聲明

1999年7月份我替一位大法弟子寫的「不煉法輪功的聲明」,現在宣布作廢。大法弟子煉法輪功的效果很好,同時對人類道德水平的提高起到了促進作用。我衷心祝福法輪功順利發展。

聲明人:寧寶宏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文化不高,學法不精進,很難訴說出對法、對師父的心聲。看了《好人》一文及師父的《也三言兩語》,也想拿起筆傾訴心聲。我知道「真善忍」宇宙大法救了眾生,我們修煉大法沒有錯!7.22的行為是對大法對師父的不公。師父和大法在每位弟子的心目中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因為大法是宇宙特性。

7.22這個刻骨銘心的日子讓我們痛不欲生,邪惡勢力鋪天蓋地而來,當時我被震懵了,不知所措,只有一點明白:大法好。那段日子裏心似油煎,電視不看,廣播不聽,排除干擾,但卻不知走出去把理講給人聽,這是平時學法不深,悟的不透的緣故所致,因此跟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二年來,在高壓下幾次寫了「申請書、保證書」等自己還覺得這是迫不得已。學法中讓我明白了:這是自己有一顆怕心被淹埋得很深,怕丟名、丟利、丟安逸,不敢承認。大法蒙難,師父受傷害,自己卻寫甚麼保證書,真是慚愧、痛苦更痛心,真是不配做大法弟子。當我看到師父的經文後我悟到,師父還在等我們,師父把道路越指越明,就看我們的行動。

同修們(與我有同樣想法的)我們不能再迷了,不能一錯再錯。不要違背我們簽下的誓約,跟上來吧,眾弟子為正法忍受折磨、摧殘卻仍然前仆後繼。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師父的呼喚使我震撼,驚醒了我的安逸夢,我向師父懺悔:我要重新步入正法和講清真相的洪流之中,讓我們做好我們應該做而又能做的事情。

同時我也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不管在甚麼情況下)的「申請書、保證書」等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要求的一律作廢!讓我堂堂正正在正法進程中洗淨自身的污泥濁水,讓這顆粒子同化在法中,放射出大法粒子應放射出的光芒。

大法弟子 趙紅花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精進,沒有做到真正實修,在執著心和怕心的帶動下,走上了邪悟。在「洗腦班」裏和回家後寫了"認識"和"保證",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帶來了損失。一年多來,我一直在邪悟的控制下。現在回過頭看自己走過的路真危險,這種變異了的各種觀念在不知不覺地侵蝕著我。

今天,當我猛醒後,才知錯了。我對不起為我承受那麼多苦難來度我的最慈悲的老師,對不起那些曾幫助我的同修,忘記了老師的教誨:「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待大法,這是根子上的問題,」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為了挽回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和損失,我特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放下常人心,抓緊學法,迅速回到正法進程中來。

大法弟子:安俊富 2001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遲到的悔悟

走出來證實法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很多修煉人開始時做的比較好,可是有的個別人被抓到勞教所後的行為卻令同修們難以相信,讓師尊難過,讓同修們為之惋惜。其中有個別人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住了;有人在所謂的「幫教」下,接受了邪悟思想;還有人自己主動邪悟,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還有一些人自己邪悟後還主動配合邪惡勢力,替邪惡勢力做工作。我也犯過這樣的錯誤,雖然不是主動的,但在邪悟者的帶動下,被邪魔利用了,就像師父說的「邪惡的生命就專門找你執著的思想去加強它、達到能被其控制的目的,被魔利用後表現出來的邪悟還覺得是在理上,還自己斷章取意地從法中找為自己辯護的理由。」──《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在那個邪惡的場中,我和很多人因為執著和怕心,被邪魔控制了,沒有了真正的正念,這對一個修煉人有多可怕,這樣下去不正好順從了邪魔的安排了嗎?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當我從勞教所回家後,總感覺不對勁兒,心裏總是很煩,我怎麼會走出這樣一步呢?以前的邪悟思想在真正的法理面前像冰雪見到陽光漸漸在融化,我後悔自己怎麼會犯下不可饒恕的罪,差一點兒成了邪魔的同類,我幾乎是萬念俱灰,我是不配做大法弟子的,更談不上參與正法,跟上正法進程。當我的思想逐漸轉向正悟的時候,家裏各方面的矛盾相繼出現,我的心裏快承受不住了,我感覺活著都沒有意義,而且自己走錯了最關鍵的一步,心裏總像壓著大石頭。我勉強靜下心來,回想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發現自己又不對了,我怎麼能像常人那樣的「破罐子破摔」呢?既然已經知道錯在哪裏就應該馬上改正,敢於面對自己的錯誤,主動清除變異思想,不應該逃避矛盾。在這裏我嚴肅聲明:自從1999年7月22日以來,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以後要努力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韓曉傑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被迫進入了強制「洗腦班」。在他們偽善的矇蔽下,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他能救度世人。師父為我們做了很多很多,我這是對大法、對師父的污辱,因此,心裏坐立不安,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違背良心,後悔至極。在此,聲明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保證書、揭批書、悔過書」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李芝軒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佛恩浩蕩的大法修煉中,身心無比受益,用語言難以表達師尊給我們淨化身體的奇妙感受。然而,在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造謠、誣陷、誹謗法輪大法和我們的師尊。在高壓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心裏知道大法好,不敢站出來證實大法,不敢承認是大法弟子,在迫害大法的幫兇面前說「不煉了、不學了」,「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心裏萬分痛悔。在此嚴正聲明,從99年7月20日以後,一切不符合正法言行和不符合正法弟子標準的行為一切作廢,做一個堅修大法緊隨師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冬雲、周春芝、管秀雲、王金月 2001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加上有執著心,在高壓下相信了「幫教」邪惡的謊言。寫了「決裂書」,交了大法的書籍。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和加大了自己修煉的難度。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挽救了我,使我叢噩夢中醒悟過來。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做對大法不利的行為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在正法進程中加倍努力去做,彌補自己的過錯,抓緊時間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韓麗、王可余、吳澤蓮夫婦、駱芬、張銀丙夫婦 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為了讓世人真正了解"法輪功"真象,2000年2月18日我踏上了進京上訪的列車,在中途被駐京辦事處截回,被非法拘留四個多月,後又被非法送到勞教所,在被非法關押8個月期間,我們20名大法弟子受盡了慘無人道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由於不讓吃飽,不讓睡好,不讓學法煉功,每日暈頭脹腦,致使到戒毒所,在不清醒的狀態下接受邪悟,背叛了大法,對不起師父,給大法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我聲明,對以前所作過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行為一律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緊隨師。

張芬榮 2001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5月得法,通過學、煉後,身心變化很大。99年7月份,我回老家探親,7月22日大法就遭到了邪惡的迫害,這時我還沒回來,派出所來我家要材料,來了第三趟,我丈夫就害怕了,就把大法書都交給了派出所,等我回來家後一看大法書都沒有了,我心痛不已,知道自己沒有保護好大法,眼淚不知流了多少。心想我對不起師父,但又不知怎樣才好。後來通過學習師父正法時期的一些經文後,我才明白了,交書這不是順從邪惡了嗎?這是對法的不敬。今後我要很好地學法,緊跟師父走好正法的路。所以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的錯事,所說的錯話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王秀輝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們是堅修大法的弟子,由於聽信了一些人的邪悟進了「洗腦班」,在「洗腦班」期間,因為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現在想想真是非常後悔,我們嚴正聲明無論在任何地方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論和「文字材料」全部作廢。我們要繼續堅修大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徐建華、姜國芬、姚淑芝、王淑桂、馮月民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因為以前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強迫下寫了「保證書」,而後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但又不知怎麼做好,通過學習老師《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經文以後,我認識到寫「保證」是向邪惡妥協,是對大法的侮辱,今後我要學好法,緊隨師,走好正法的路。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所說的錯事,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楊均英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4月份走上修煉的道路,2000年6月上京證實法。由於我執著太重,造下了大錯,寫了有損大法的"文字保證",給大法抹了黑。我所寫的並不是心裏想寫的,我聲明:一律作廢。從今後嚴格要求自己,做個真修者,堅定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李智 2001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執著的掩蓋下順水推舟地接受了邪悟。師父的慈悲等待,使我走出了迷惘、自責,明白了正法的真正意義,我要用純淨的心態去維護宇宙的根本大法,生命的真正意義就在於此。我嚴正聲明,所寫過的「三書」作廢,所有一切有損大法與師父的言行作廢。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對大法的迫害。

大陸大法弟子:李瑤瑩 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6月21日進京上訪、正法,被公安局抓回拘留三十八天,家人一再找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才答應放人,但必須要三個條件:交伍仟元押金、一名副局級幹部擔保、本人寫保證書。家人交完錢又找人擔保,並求一位親屬給我寫了一份「保證」讓我簽名。面對壓力我違心地簽了名,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陸大法弟子:張亞芳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以後,本人由於學法不深,在高壓下交出了大法書籍,並寫了悔過書。更不可原諒的是在廠廣播站發表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廣播稿。今年初在公安局寫了保證書。最近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深深痛悔在自己的修煉道路上留下了污點,特發此嚴正聲明「本人以前所做的對不起大法和師尊的事全部無效」。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一定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 張慧
2001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前一段時間,街道辦事處來人。讓我在一張大概是「保證書」之類的東西上簽字。我說不會寫字。他就讓我按手印。我心裏只想讓她趕快走,當時沒能在法上認識這件事。心想:「這不是我寫的,不算數,按就按吧。」就這樣,連看都沒看,就按了手印。後來讀了師父的新經文之後,痛悔不已。知道了自己這是向邪惡勢力妥協。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按上手印的那個東西無效。今後要加緊學法,努力精進,跟上正法步伐,堅修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齊素蘭 2001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身對法認識的不足,兩年來一直沒有認識到"正法弟子是甚麼",在求安逸之心的帶動下,承受不住不法官員和警察的長期騷擾、恐嚇和威脅,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和責任狀」。事後對照法衡量,心中極度痛悔。在此嚴正聲明所寫兩書全部作廢。今後「以法為師」,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李紅波 何淑芹 李紅玲 李興志 2001年10月1日


聲明

我從1995年至1999年的幾年修煉中受益匪淺,身心健康,從一個多病者到連感冒也不患的修煉者,從1999年7月24日當地街道、公安分局多次到家,單位施加壓力,除把《轉法輪》寶書及個人身份證收繳之外,還強迫寫保證書「不再煉法輪功」,否則就送縣公安局,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字當頭,就寫了幾份「保證書」,現在深感痛心,從多病到無病全是法輪功給予的,我不能違心的屈從邪惡,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法輪功好,法輪功確實好,我還要繼續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修煉者:謝月紅 2001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當魔難來時,悟性差,在邪惡迫害時,還有各種執著心沒有放下,沒有用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悟偏,寫了「悔過書」。在獄中邪悟,給大法造成損失,我十分後悔自己的過錯,現在聲明4月份寫的「悔過書、決裂書」、給各機關的「材料」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堅修大法緊隨師。

王風芝、華開芬、譚興珍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身心均受益,並深深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是為了返本歸真。我為能得到這本寶書而慶幸。我在2000年上訪,被遣送回來;又一次因傳送經文被抓。先後在監獄呆了40餘天,被罰款1萬餘元。由於自己當時的執著和怕心,沒有認識到是邪惡的干擾和自己執著心的驅使,做了、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不該說的事。我現在感到深深的懊悔,特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走上正法修煉之路,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周力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長期以來學法不深,曾一度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心裏還總是找理由為自己開脫,通過反覆學習師父的新經文,知道給自己的修煉道路上抹上了可恥的污點,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師父為我所承受的一切,從即日起,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有損大法的事一律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直至法正人間的那一刻。

大陸大法弟子:王豔蘭、呂豔華、袁萍 2001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有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有違大法的事。現在我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有違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把自己融於法中,勇猛精進,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

尹茂貴、黎代芬、華必英、陳善全、李素芳、王廷碧、陳禮雲一家七人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叫曹忠祥,九八年得法,2000年被非法騙捕勞教。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執著和怕心帶動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情。我現在嚴正聲明:我在邪惡迫害期間所有不符合大法修煉標準的言行和「書面材料」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定正念,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曹忠祥 2001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常人的根本執著放不下,自99年7月20日到現在,做了很多對大法不敬、對恩師不敬的事,深感痛悔,現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是偉大的恩師替我承擔這一切,給了我重新修煉的機會。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重新走上正法修煉之路,助師世間行,做甚麼事情都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大法弟子:呂雅軒、李春光、顏澤維、唐英潔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末進京證實大法,被關進看守所,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加上有怕心,在過關時沒有把握好,沒做到「以法為師」。在看守所期間違心的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特此鄭重聲明在學法不深,執著太重的情況下所做的書面及口頭上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時刻堅定正念、正信,修得執著無一漏,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郭利偉 2001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保證書」。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把自己融於法中,勇猛精進,起到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孫守琴、王梅、顏澤香夫婦、王廷白夫婦、唐賢蓉 2001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