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傳大法 大法救親人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我今年四十七歲,離職後在居民委員會工作。我有緣結識了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大法,剛到煉功點三天,就趕上輔導站在白塔寺舉辦集體學法煉功活動,看老師在濟南的講法傳功錄像。在聽課過程中,我被大法全新的內容和深奧的哲理所吸引,耳目一新。李老師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揭開了人體和宇宙之謎,指出了做人的根本目地是返本歸真,告訴我們甚麼是衡量好壞人的標準。

四十多年來,我在人生的苦海裏苦苦掙扎。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裏,為名利苦苦爭鬥了半生,飽嘗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在家庭中自己委屈求全,儘量做個賢妻良母;在單位裏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熱愛的職業。然而得到的是甚麼呢?是冷嘲熱諷、排斥、打擊和無名的屈辱。我覺的做人實在太難,對好多事情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第一次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短短七天的集體學法煉功活動結束後,我身上的所有疾病奇蹟般的消失了,扔掉了幾十年來的藥罐子,真正體驗到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我下決心在這一法門中修煉,並要以實修、弘揚大法的實際行動報答恩師。

從此,我積極利用工作之便,向居民們宣傳法輪功,介紹法輪功的功理功法。在我的帶動下,我們管轄區內的居民,現在已有很多參加了法輪大法修煉。我們每天除了在公園煉功之外,晚上還在居委會集中學法,通讀《轉法輪》,聽老師的講法錄音,力求在法上提高。這樣,由於學員們學習了大法,對居住地區精神文明建設和治安狀況好轉都起到了推動作用,居委會工作受到了街道辦事處領導的好評。

一九九五年十月份,我遠在北京房山區農村的家中來信,說我的兩個姪女要結婚,讓我回去參加婚禮。一個姪女婚期定在十月中旬,一個定在月底。我想,我要把法輪大法傳給家鄉人,這可是個機會!

回到家後,得知最近我大嫂患了嚴重的心臟病,二尖瓣狹窄,如不及時治療,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醫院建議做心臟手術,要交五萬元押金,這下可把我哥哥愁壞了。一個普通工人,靠掙工資養家,維持生活,哪裏支付得出這麼多錢?我嫂嫂是家庭婦女,沒工作,沒有任何福利待遇。多年的傷癆咳嗽已在時時折磨著她,偏偏又得了這個要命的病。為此,夫妻倆愁眉緊鎖,鬱鬱寡歡。哥哥情緒低落,看甚麼都不順眼,動不動就和孩子們大發雷霆。嫂嫂處於絕望之中,見我哥哥實在無力為她支付住院費,兩眼含淚對我哥哥說:「我的病也好不了了,你如果真的對我好,我喜歡吃甚麼,你給我買點就行了,也算盡了夫妻的情份。」我見她面無血色,腰背微駝,動一動就心跳的不行,連輕微的家務活也不能幹了。哥哥見著我,就向我訴苦,說給她看吧,沒有這麼多錢,而且院方說了,即使是手術也不保證能好;不給她看吧,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這個家也算完了,你說這不是活活的要我的命嗎?

當時我想,北京有好多學員中也有得心臟病的,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全好了。我於是勸他們不用發愁,讓嫂嫂試試學煉法輪大法。我向他們簡單介紹了法輪功的功理功法,我哥哥聽後不大相信。這也難怪,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絕對的唯物主義者,一聽說是佛家修煉功法,就認為是唯心的東西。他說他的知識面很寬,哲學理論、名人著作他都學過,沒有充份的理論依據,他不會輕易相信的。我說:「你提出的所有問題,我們老師都能解答,我建議你從頭至尾一字不漏的看《法輪功》這本書。」我還說:「我是你親妹妹,不會騙你。如果能按照大法要求的去做,肯定會改變你們的命運!」哥哥答應我說:「這本書我會抽時間看的。」

我嫂嫂聽完我的話,抱著一線求生的希望,讓我教她煉功。四套動功教完後,又教她煉靜功打坐。她不會盤腿,由於心跳的厲害,坐時間長一點就坐不住。沒辦法,我蹲在她身後,用膝蓋頂著她的後背,一招一勢,手把手的教她打手印。這樣,我在家住了三天,直到把她教會才回來。記的臨別時我告訴她:「要多看書,把有病的心放下,把自己當個真正修煉的人,按照李洪志老師的大法去做,一定會改變你的命運。」

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三日是我的第二個姪女結婚,我又回到了家中。這次回家見到我嫂嫂,時間僅僅相隔十幾天,她卻像變了另外一個人,臉色紅潤,精神也非常好,微駝的腰背也挺直了;不但心臟病好了,就連多年久治不癒的其它病根也消失了。她從新恢復了勞動能力。這次她女兒結婚,裏裏外外都是她操持的。

哥哥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嫂嫂的巨大變化,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無比威力,由不得他不相信。雖然老師的書他還沒看完,但他的世界觀已經發生了大變化。他逢人便講法輪大法的奇特功效,幫助我在村裏宣傳老師的大法。他還表示,要把節省下的醫藥費,在村裏建一個學法煉功輔導站。我們全家人耳聞目睹了我嫂嫂的巨大變化,紛紛開始了法輪大法修煉。

回到北京後,過了不久,一天晚上我接到弟弟從家裏打來的電話,說我年邁的母親病倒了,血壓高,生活不能自理,這樣我又回到家鄉。一進門看到不少鄉親守候在我母親身邊。母親臉色灰暗,面部表情呆癡,見我回來也不言語,只是呆呆的看著我。由於血壓太高,她兩腿無力,特別是右半身呈現出明顯的半身不遂狀態,坐在炕上低垂著頭,昏昏欲睡,看來情況嚴重。屋裏的鄉親紛紛對我說:快和你哥哥們商量商量,是不是把老太太送到醫院去。你們這麼多做兒女的別眼睜睜的看著老太太不管啊!我當時也真有點沒主意了。我們修煉人如果出現消業狀態是不用上醫院的,可媽媽雖然也煉法輪功,但只是跟著煉煉動作。她沒文化,不識字,無法看書,對法輪大法缺乏基本了解,這和常人又有甚麼區別呢?送醫院吧,離縣城三十多里路,本來血壓就高,怕老人經不起折騰。鬧得我們兄弟姐妹真是一籌莫展。哥哥讓我拿主意,說一切聽我的。

在這個緊急無奈的情況下,我想起了家中有李老師的講法傳功錄像帶,趕緊往北京的家中掛電話,讓姪女開車把錄像帶火速送回老家來。又叫哥哥們準備錄放機。第二天我的兩個哥哥早早去了縣城,兩個人湊錢買了一部錄放機。下午一點多鐘,我姪女把錄像帶送來了。我決定就在我大哥家中放錄像,叫嫂嫂通知和她一起煉功的學員前來聽課。村裏的鄉親們聽說要放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紛紛奔走相告,三三兩兩的前來觀看。我母親被我攙扶著前來聽課,由於兩腿無力,整個右腿不能邁步,上台階上不去,是我用手搬著母親的右腿一步一步挪進屋的。大家坐好後,打開電視機,李老師親切的面容出現在螢光屏上,人們都聚精會神的、靜靜的聆聽李老師講課,整個房間洋溢著慈悲祥和的氣氛。

時間剛剛持續半個小時左右,突然我母親叫我,並說:「我的後背不沉了,腰直起來了。」這是我回家兩天來媽媽第一次主動和我說話,很顯然是她聽了老師的講法,來了精神了。隨即她又說,她右半身的胳膊和腿好像有東西從上到下的在拱,又像小耗子爬。我說,那是老師打出的法輪在給您調理身體。這時有一個鄉親嫂嫂對我說:「你看老太太的臉色轉過來了。」我也發覺到,從一開始看錄像,母親的情況一會兒比一會兒好。

當兩小時五十分鐘的第一盤帶子放完後,奇蹟出現了:我母親雙手一扶沙發扶手,一下子自己站了起來。緊接著一步一步在屋子中間走了起來,右半身不遂的症狀頓時消失了。滿屋子的人都驚呆了,一個個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我非常激動,大慈大悲的李洪志老師又一次救了我的親人。哥哥高興的站在屋子中央,大聲對鄉親們說:「這功法太好了,我完全接受了。」好多鄉親圍在我的周圍,紛紛要求買書,買磁帶,一下子又有十多個人要參加法輪大法修煉。

回北京後,我把情況告訴了輔導員,我們立即行動,把學習資料和十多套書,及時送到了家鄉新學員們手中,並和他們一起學法煉功,幫助他們糾正動作。最近家裏來電話,說現在已發展到五十多人了,至新年有可能發展上百人。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心裏感到由衷的欣慰。我要繼續努力,在廣傳大法中修煉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