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佳木斯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七日】2000年6月23日下午3點,片警王越仁到單位找我,問我:「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於是他們就以所謂的「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將我非法關押。同時又到我家非法搜書,搶走師父講法帶、煉功帶30餘盒及書和法像等,並非法關押我母親(向家裏索要300元錢後一週釋放,後又關押49天)。當時家裏只剩我16歲的女兒,孩子正要中考。我要求派出所放我回去,但他們卻以放棄修煉為條件,我不答應,被送往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送勞教所勞教。

從2000年7月24日到2001年9月11日,我經歷了8個月的嚴管。由於不配合邪惡進行的強制洗腦,不許煉功、不許學法、不能見到家人、不能與被關押的堅定同修見面,長期與外界隔離,大小便在室內,空氣極其惡劣,幾個月沒有戶外活動。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強烈要求見所領導,解除嚴管,恢復學法煉功,無條件釋放。所長以各種藉口不見。2001年1月23日下午(大年三十),三大隊教導員祝鐵紅把我們要見所長的十二名大法弟子帶到了南樓。沒見到所長,卻見到二十幾名氣勢洶洶的男幹警。大隊長劉洪光說:「這是勞教所,不是你們家,你想幹啥就幹啥,不許學法,不許煉功,不服就嚴管。」我們十二人被二十幾個幹警強行銬在床上。第二天又有三名功友被送來上銬。我們被分在三間屋內,輪流坐鐵椅子,坐時間最長的達30多小時,一名叫楊玉波的功友坐了三天三夜。手、腳、腿都坐腫了。當一位叫金麗紅的功友對他們講這是迫害時,有一個男幹警用棉被堵住了她的嘴。有一個高個子男幹警說:「所長是誰都能見的嗎?這回好好給你們過個年,好好給你們過個周年。」這一次我們十五人被銬了九天。

三大隊對我們進行的迫害說是司法局批准的,可後來才知道他們為了過年好管理,造謠說我們要集體自殺,美其名曰,「為我們安全著想」。

2001年2月因為搜經文,我們集體絕食後又被銬在床上。北京功友張連英再次被送到南二樓嚴管隔離兩個月。

2001年4月幹警牟振娟搶大法弟子趙雅賢(62歲)的經文,致使趙的左掌骨骨折。

2001年4月下旬,大法弟子劉淑玲被騙到樓下強行治療,劉奮力拒絕,教導員祝鐵紅找來刑事犯把劉按在床上,用毛巾堵嘴,用膠帶粘嘴。

2001年5月23日,大法弟子金麗紅、王玉紅、宋慧清、范希榮被勞教所管理科男幹警毆打,坐鐵椅子,用電棍電,金麗紅被銬約20天,王玉紅至今未解除嚴管。

2001年,大法弟子門小華、安宏被打,坐鐵椅子,被電棍電,目前,門小華、安宏仍被嚴管。

2001年7、8月份,大法弟子嚴鳳華、宋慧清等人被強迫灌腸治療拉肚,身上被迫害的到處青紫。

以上這些事實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還不知有多少。

雖然有的幹警很邪惡,我們還是善意的告訴她們大法真相和善惡必報的天理。可她們有的迷的太深了,甚至揚言不怕下地獄,不怕形神全滅。可憐的生命,像木偶一樣被邪惡操縱著,卻不知道,也不相信大難就要臨頭了。

「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再論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