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10月12日】
十八名大法弟子致有關部門的嚴正聲明

有關部門負責人:

我們是X市法輪大法修煉者,因為不放棄修煉被你們非法強行勞教,遭受了你們的精神凌辱,曾經做出背叛真善忍的錯事,使我們的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由於我們學法不深,做出了對不起大法及李洪志師父的錯誤言行。今天,我們寫信告訴你們,你們逼迫我們背離我們的信仰的做法是罪惡的,也是失敗的,我們違心的妥協是被強制的,我們內心從來沒有放棄過修煉。

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法理,李洪志老師是來度人的,教人修心向善、返本歸真。全世界上千千萬萬的人在修煉大法,身體得到健康,心性得到提高,大法洪傳之處,社會風氣好轉,道德回升。我市大法弟子在修煉中,也是受益無窮的。這麼一部偉大的佛法,被政府中少數邪惡的人,為了達到他們個人為私的目的,利用手中的權力,違背憲法,大肆誹謗,邪惡之徒並對我們大法弟子進行瘋狂的迫害,造成數百人死亡,數萬人被非法判刑勞教關押,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他們對大法和弟子的迫害已經犯下了天大的罪。你們對我市大法弟子的迫害也犯下了天大的罪。這是江澤民邪惡政治集團造下的罪惡。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從慈悲的角度出發,善勸你們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善待大法弟子,否則「即將在法正人間的滅盡中償還造下的一切罪惡」。同時還告訴你們,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徒勞無效的,因為「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你們再不要執迷不悟了,用你們的本性和理性來看待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去掉邪惡的思想,在法正人間時你們不至於被淘汰掉。

我們這些被強制洗腦的現在清醒了,非常痛悔,痛定思痛,決心重新回到正法修煉中來,用自己的生命維護大法,洗刷自己的污點,現嚴正聲明:

我們個人在勞教所「洗腦班」所說所寫的、所有違背法輪大法的認識全部作廢;個人在電視台及其它環境所說、所寫的違背法輪大法的全部作廢;在勞教所所寫所說的認識屬於邪悟,現予以更正,所有對法輪大法及李洪志老師的攻擊純屬被你們逼迫來惡意中傷、誣陷。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我們已離開了家鄉,開始流離失所,踏上證實大法的路。這是被你們逼迫的。如果你們能去掉對大法不好的念頭,在法正人間時,也許有緣能相逢。善惡終有報,請你們清醒地選擇今後的路。

大法弟子: 胡芳菊 曹晶 張小紅 杜葡萄 王歲紅 王淑平 項水榮 張勁 胡定喜 楊桂花 惠蘭 范路傑 胡定銀 沈羽中 帥金蘭 陳桂姣 蘭虎 項丹桂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5月得法,那時並沒有從感性昇華到理性上認識大法,而且也不精進,所以當99年7月22日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的時候,當街道找我去開會,我以法在我心中,不要給自己找麻煩等等一系列的藉口,寫了所謂的保證並上繳了幾本大法書籍和錄音帶。此後我的小孩也不敢學法了,不敢承認自己是煉功人了。我通過孩子看到自己的執著,於是從別處請回了大法書籍和錄音帶,每天在家堅持學法、煉功。

2000年10月看到師父《嚴肅的教誨》,我震驚了!原來自己是「等著天上掉下餡餅來的」人,自己「無論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就這樣才重新開始走入正法修煉行列,悟到,作為大法弟子應該走上天安門去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於是我帶著孩子毅然走上了天安門,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兌現了自己的誓約,並且平安返回。

從此我每天主動去找正法的事去做,由於做事的心太強,每天看書時都不能把心靜下來。不久我的父親在散發真相材料時被舉報了,當惡警來到我家時才知父親被抓了。由於當時被情所擾,再一次犯下了大罪過,上繳了一本《轉法輪》和一張師父的法像,並在搜查令上簽字,覺得是對師尊與大法的背叛,當時真想把它毀了,但並沒有勇氣,等它們走後,我失聲痛哭,我這次是明明自自地幹了不應該幹的事,正好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所說的:「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通過這件事我看到自己的執著心被邪魔鑽了空子,給大法抹了黑。看到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後悟到我應該寫一個聲明,但是又自認為自己由於沒有停止過正法,所經歷的魔難足以擦去污點、彌補過失,對於聲明一事淡忘了,危險至極呀!

就在這時,師父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再一次點醒我,我是在和主佛討價還價,為我自己的付出、承受而自滿。在我生命的深處隱藏了一顆怕心,怕寫聲明驚動了邪惡,怕失去目前安逸的修煉環境,其實自己是在苟且偷生,這是根子上的問題,沒有站在法的基點上,只是想到自己的安全。我流淚了,我看見了師父無比慈悲地站在離我不遠不近的地方對我招手,好像在說:「孩子,回來吧!」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為了自己能配上這違大、殊勝的稱謂,在此嚴正聲明本人以前所寫所說不符合大法一切行為作廢,堅定地從人中走出來,做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早日修成一位「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大法弟子:賈璐璐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是大陸小學生,今年初學校搞邪惡的簽字活動,我本不想簽名,但學校說不簽名就開除,我害怕被開除就違心地簽了名。師父我錯了,請原諒我。

大陸小學生:劉月 2001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本人去年還是一個對法輪大法一點都沒有認識的人,由於電視新聞及每日報紙在播放、刊登惡毒攻擊李洪志師父、法輪功,造謠、誣蔑、迫害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在這種情況下,我心中糊塗了,在當時邪惡的壓力下怕家裏的人受連累,在不明真相的日子裏,正邪不分,對師父、法輪大法做出了不敬之事,在邪惡面前我錯誤地寫了「擔保書」,請求法輪大法師父原諒我的過錯。今天我才深深認識到法輪大法對人類社會的受益有著無窮的威德,明白李洪志師父偉大的慈悲。至今還受盡邪惡的攻擊,我真正體會到師父、大法的威德,救度眾生。解散610辦,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我深深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

有正念的人:邱北榕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家住農村,文盲。九八年二月份修煉法輪大法。從修煉之初就堅持到屯裏的煉功點學法、煉功。因不識字,最初學法時,同修念書,我就邊聽邊用手指著書上的字對號,農活再忙,也未間斷。半年後,十多萬字的《轉法輪》我自己可以讀下來。對大法抱有懷疑的人可以想想,一個文盲,每天學法的時間,多也超不過兩三個小時,半年累積下來,共能有幾天?我卻可以認識這麼多字,單憑這一點,在常人中你有多大的學問能解釋得了?而且,修煉大法的幾年中,我沒吃過一片藥,身體的病症全都不見了。

當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時,煉功點被迫散了,我和丈夫在家堅持學法、煉功。大概在2000年6月末,丈夫同他哥哥、姪子三人去北京證實法,在縣城車站被抓。半個月後,我在家被邪惡強行帶走,我們都被關押在縣城的拘留所裏,後來被送往「洗腦中心」。由於學法不深和在當時自己還意識不到的執著心驅使,在邪惡的帶動下,走入「邪悟」,由別人代替寫了「保證書」,做了作為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造成不應有的損失。然而,慈悲的師父沒有拋棄我。從「洗腦中心」回來,我和丈夫都沒有醒悟,是師父一次次夢中點化,使我迷途知返。我丈夫在醒悟後,痛悔不已,立即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他覺得把來之不易的真相材料直接遞給遇到的人,洪法效果會更好,他就那樣做。2001年7月份,他在發材料時被邪惡之徒強行帶走,被它們非法判勞教3年,現關押在勞教所。家裏的事全部落在我一個人的身上,裏裏外外全得我忙活,可我心裏卻很踏實,因為我所得到的是一個常人永遠無法得到的,永遠無法理解的。在此我嚴正聲明:2000年在「洗腦中心」所寫的「材料」全部作廢!我今後將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宋連清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為了證實大法,我兩次進京上訪,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強制不准煉功、學法。強迫寫「保證書」,強行「洗腦」。特別是利用叛徒來做「幫教」,雖說當時我不相信她們的邪悟,但由於我學法不深,一點點被欺騙迷惑了,同時也被魔鑽了空子。在管教強迫下寫了「悔過書」之後,被迫放棄大法,背叛師父。我的心痛苦不堪,每天都是淚如泉湧,心在流血。由於管教的強迫,後來在叛徒的「幫教」下一步步也隨之邪悟了。師父說:「大法弟子為甚麼被邪惡殘酷地折磨,是因為他們堅持對大法的正信,是因為他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為甚麼要正法,是因為宇宙的眾生都不符合標準了。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但是,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為了達到他們所要幹的一切,不斷地利用他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直接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與眾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一些學員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我才幡然醒悟,我原來是被邪惡的舊勢力所控制。多麼可怕呀,我不能在錯下去了,師父那麼慈悲,一再給我們機會,等待著我們這些迷途的弟子,從新回到正法中,重新修煉。師父您再給弟子一次機會吧!這麼偉大莊嚴的佛法,是萬年不遇的,我怎麼能背棄呢?絕對不能!我嚴正聲明:我寫的所謂「五書」全部作廢!還有在勞教所裏寫的其它不符合大法的材料和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我以前的所作所為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今後我要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損失、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象,助師正法,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所安排的一切,兌現自己當初的誓言。

最後,我要勸告那些還在邪悟的學員,趕快醒悟吧!別再讓邪惡的舊勢力控制著你們,將邪惡勢力徹底鏟除,從新回到正法行列中吧!師父在等待著我們啊!

羅春豔 2001年7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法輪大法有漏,主意識不強,有執著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在高壓迫害中,自己神志不清,不情願地、不是發自內心地在不同時間、地點、場所說了「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大法堅不可摧》)為此,我嚴正聲明:在勞教所寫的「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稿」,還有給「6.10辦公室」、給單位領導、派出所、街道辦以及個人等寫的信和解教出來後做的大會發言等所有有損於大法的一切一律徹底全部作廢!!!

敬愛師尊的諄諄教誨和苦心點化,敲開了我這個悟性差的腦瓜,我震撼驚醒了。我過去做了助紂為虐的事,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深感痛悔、內疚!我要振作起來,徹底摳掉污點。我決心要珍惜這萬載難逢的正法修煉機緣,珍惜自己,堅定修煉,加倍彌補因為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多學法,多讀法,多看法,多記法,持之以恆,紮紮實實地跟上正法進程。我要去掉怕等一切執著,徹底揭露邪惡,「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 。(《理性》)特別要更加努力地在講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損失。時時刻刻「以法為師」,助師正法。我要嚴格按照師父的法來要求自己,「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以無私無我的正覺和慈悲純善之心,穩健地走好正法修煉中的每一步,不斷理智地修去自己不好的思想和觀點,對社會負責,對自己負責,對大法負責,真正給未來留下光輝的歷史見證,不辜負師尊的洪大慈悲以及「大法弟子」這一神聖嚴肅的稱號!

大陸大法弟子:張桂芳 2001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一九九九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不僅使我身體恢復了最佳健康狀況,而且提高了我的道德水平,淨化了我的靈魂。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被送往「洗腦班」, 壞人強行要我放棄學法和煉功,每天播放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強行洗腦,特別是受叛徒的邪悟欺騙、迷惑,由於自己執著心重,學法實修不足,被魔鑽了空子,從而走上邪悟,正如師父所說:「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放棄修煉,走向大法對立面,不是我內心情願的,是在這種高壓迫害,自己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所為,決不是我真實心願。如果沒有這種高壓迫害,我絕不會放棄修煉,絕不會離開大法,也絕對幹不出違背、破壞大法的事。因為大法教給了我人生的真諦。他的珍貴勝過我的生命。因能有緣在大法中修煉,我的生命才有了真正的意義。而自己卻背離了大法,走上了邪悟,破壞了大法,這是違背我的初衷的,也成了我終生遺憾。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在此我向慈悲的師父請罪,我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對不起大法給予我生命,對不起大法弟子,對不起不知真相受我們矇蔽的善良的世人。特此嚴正聲明如下:我過去不利於大法、違背大法、破壞大法的所有的一切作廢。我深深感謝大法和師父。

徐國意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特別是怕心)重,在過劫難中沒有站在大法的基點上「以法為師」,沒有用修煉人的正念去制止邪惡,受舊勢力變異觀念的左右,站到了邪惡勢力的一邊,被魔利用走入了邪悟。向邪惡妥協而寫了「保證書」,現聲明全部作廢。我曾陷入極大的痛苦之中,深感內疚與彷徨,無顏面對慈悲的師父。我給大法造成了嚴重的損失。

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無論何時何地所遇到的事都要站在法上來認識,才能真正走好每一步。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中說:「天上對得正果要求很嚴哪,不像人想像的」。我做了助紂為虐的事,違背了誓約,但是恩師洪大的慈悲又給了弟子一次機會。我用語言難以表達對恩師的感激。我要重新溶入正法洪流中,清除思想深處舊的邪惡勢力的影響和變異的觀念,加倍彌補,挽回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楊秀英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我的身體太差了,每年看病都得花上千元,老伴看別人煉功,病都好了,就逼我和他一塊去學,我一點都不願意,可和他結婚幾十年,家裏家外全他一個人說了算,我只好隨著他。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煉功後,不但病好了,而且還能認字,會寫字了!誰敢相信,這是在一個農村老太太身上發生的奇蹟。

2000年夏天的時候,老伴兒和兒子去北京證實法被抓,警察上我家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當然煉了!法輪功這麼好怎能不煉呢!」然後他們將我和小閨女從家抓走。在「洗腦中心」,我看到老伴兒和兒子也被抓來了。還有許許多多大法弟子。在那裏,我腦子裏只記住了師父的一句話:「堅修大法緊隨師」。可是當我看到和我一起來的許多功友都寫了「保證書」,我也稀裏糊塗的讓別人代寫了「保證」。現在想起來,是沒聽師父的話。因為著急回家,聽了邪惡之徒的話。現在我知道錯了,在這裏聲明:在「洗腦中心」別人代寫的那些東西作廢!

陳桂梅 2001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我真正明白這一法理是在幾乎毀了自己千萬年的等待為代價的慘痛教訓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主意識不強,放不下對人的根本執著和怕心,在勞教所「洗腦」和環境惡劣的情況下,「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主動接受了邪悟做了助紂為虐的事;在修煉的路上犯下了幾乎是不可饒恕的罪過。

在接受邪悟的那段日子裏,真是不堪回首。迷茫,深深的痛苦,莫明的恐懼,生不如死的悔恨……。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愧對宇宙眾生。是恩師的洪大慈悲,給了我改過的機會,新經文《建議》使我漸漸明白過來。我絕不願成為大法的罪人。我要擺脫邪惡思想的掌控,故此聲明:在關押期間所寫的一切背離師父,脫離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全面清除舊的邪惡勢力。我要從新回到正法中來,牢記「以法為師」,在重大考驗面前,用法來衡量自己的思想念頭,不斷修去自己的後天觀念,穩健地走好每一步,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楊秀麗 2001年10月11日


聲明

在九八年十一月份,我隨一名鄰居煉了法輪功,她身患嚴重的肺囊腫,十年間,她不斷的求醫問藥,到修法輪大法前夕,她的病情十分嚴重。自從九七年學大法以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由於「法輪功」神奇的祛病效果,我每天晚上堅持煉功、學法,活再忙,也未間斷。2000年7月份被邪惡帶到鄉里派出所,由於學法不深,有怕心和被另外一些放不下的執著帶動,我走入「邪悟」,寫了「保證書」,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造成了永遠也無法挽回的損失。特此聲明作廢。在偉大的師父一再點化下,我終於在2001年6月份醒悟,重新走入修煉。在7月份送材料、貼傳單、證實大法,雖然心態不穩,沒有做好,可我有信心,今後做好。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不枉師父的慈悲苦度!

鄭永麗 2001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多次受到邪惡之徒的迫害。由於學法不深和一些未去的執著心的影響,在99年7月22日和2000年「兩會」期間被派出所非法拘留時,說了、寫了一些背離大法的話。2000年10月底在馬三家被強行洗腦期間,在高壓迫害下,違心地按不法人員說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大壞事。回想起來,痛悔不已。為了挽回不良影響,向派出所,向一分院領導及單位寫了「作廢聲明」,堅修大法。現在我再一次聲明:以前我在派出所、單位、馬三家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中作一個合格弟子,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

正法弟子 何同娟 2001年9月14日


聲明

在九九年七月份,我隨一名鄰居煉了法輪功,由於法輪功神奇的祛病效果,我們周圍的煉功人多起來。可99年7.20後,煉功點被迫散了,失去了這個環境,我最大的魔性--懶惰,完全控制了我,學法,煉功也鬆懈下來。2000年7月份被邪惡帶走,由於學法不深,害怕和有一些放不下的執著,在「洗腦中心」,我走入「邪悟」,寫了「保證書、揭批材料」,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造成了永遠也無法挽回的損失。特此聲明作廢。在偉大的師父一再點化下,我終於在2001年3月份醒悟,重新走入修煉。在8月份獨自一人騎自行車去了北京,8月27日,到達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雖然我心態不穩,沒有做好,可我有信心做好。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不枉師父的慈悲苦度!

鄭淑威 2001年10月3日


聲明

《轉法輪》是寶書。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身上有多種疾病:腦血管、心臟不好,胃病,膽囊炎、輸卵管發炎。我在97年8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我感覺身體相當輕鬆、舒服,沒有吃一粒藥。在99年7.20以後,不讓煉法輪功,大隊、公社來找我簽字,不煉功學法,我說:「法輪功是正法,我不簽」,他們說不簽就帶走,我怕他們把我帶走就簽了「不煉」了。但是我心想還是在家偷煉不一樣嗎?現在我明白了:以前的個人修煉和正法時期修煉,兩個是不同的,簽了字就會增加社會對我們的疑問,而自己修煉道路上留下了一個很大的污點。特此聲明簽字作廢。以後我要盡我的一切全身心的跟上正法修煉,加倍彌補,不辜負老師的慈悲苦度。

任桂玲 2001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的,我沒得法以前,病情很重,卵巢囊腫及各種疾病。從得法以後,我身體無病。我和女兒一起學法、煉功十分精進。但是在2000年7月份,因心態不穩、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保證書」。之後,我痛苦萬分,後悔莫及。我正處在痛苦中,再一次聽一個人的邪悟後,再一次不煉了,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造成了永遠也無法挽回的損失。在與同修切磋後,我終於在2001年6月份重新走入修煉。在8月份開始貼傳單、發真相資料。雖然我心態不穩,沒有做好,可我有信心做好。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不枉師父的慈悲苦度。

鄭永華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4月得法。2000年7月因進京上訪被送進看守所。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抱著根本執著不放,從而走入邪悟,寫下了「保證書」。現在我深刻認識到我給大法抹了黑。經過反覆學法,我明白了師父是慈悲苦度,一再給弟子機會。我現在已調整心態,重新投入正法中來,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保證」一律作廢。在這裏我也想告訴那些同我一樣消極過的功友們,重新振作起來吧,用自己的正念、正信去鏟除邪惡。「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

孫平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許多執著心沒放下,在2000年3月份在派出所的強迫下,違心地寫了保證。2001年春節前夕派出所兇狠地問我,春節去不去天安門。我說「不去」,符合了邪惡的要求,向邪惡妥協,給自己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偏離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要求。現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不利於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進程中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把自己投入到除惡、講清真相和救度世人的正法洪流中去。在最後正法時期交上一份圓滿的答卷,報答師尊給予我們的一切,兌現史前的誓約。

大法弟子 曲修龍 2001年9月


聲明

2001年7月底單位領導帶領五六個公安,把我從家裏強行抓到警車上,送到「培訓中心」,那裏專門秘密辦「洗腦班」,誘導邪悟,迫害坐牢。我人心太重害了怕,沒學好法,被邪惡鑽了空子,誘向邪悟。回到家裏,我反覆看《轉法輪》,我正悟到自己錯了,被邪惡幫教誘上邪悟。我心痛萬分,不想吃、不想喝,怎想怎不對。我現在特此聲明在「洗腦班」所寫的一切「材料」統統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心不變。加倍彌補過錯,重新匯入正法的修煉正道上來。

姚子平 2001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不能「以法為師」,在邪惡的迫害、威逼、欺騙矇蔽下神志不清,動搖了自己堅定的信念,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不該說,的事,給大法抹黑,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現在嚴正聲明: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以前在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全部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回到正法中來,跟上師父的正法步伐,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世人,堅定地維護大法,做一個大法中的粒子。

大陸大法弟子:師立文、王法娟、趙煥棋、崔華、鄭偉麗、肖淑梅、付亞光、崔秀榮、劉忠傑、周桂榮、段桂香、張淑哲、鄭玉蘭 2001年10月7日


聲明

我於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2000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被邪惡帶到「洗腦中心」,因怕心和各種執著心太重,走上邪悟,寫了「保證書」、「揭批材料」,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造成了永遠也無法挽回的損失。在與同修切磋後,我終於在2001年6月份醒悟,重新走入修煉。在7月份開始貼傳單、發真相資料。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不枉師父的慈悲苦度。

鄭永鳳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7月,因堅修大法在家被抓,判勞動教養一年。在教養院因不讓睡覺,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也由於我學法不深而邪悟,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最不應該也不能幹的事。我為我所作感到痛心和恥辱。我決心用實際行動捍衛大法,加倍努力,洗刷恥辱。在這裏我嚴正聲明在馬三家教養院所作所寫的一切作廢。我要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緊隨師尊,堅定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正行,至生命永遠。

大法弟子 邢淑敏 潘維清 戴端梅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不法人員的欺騙、迷惑和洗腦材料的蠱惑下,我接受了邪悟。從勞教所出來後看到師尊的新經文,恍然大悟,我真的被邪惡人員誘騙,受矇蔽了,我走上了邪悟,我深感遺憾,痛心萬分,我對不起恩師對我的苦度和大法對我的挽救。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對李洪志師父和對大法不利的「材料」全部作廢。我要重修大法,大法比我的生命還重要,我要積極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彌補損失。

大法弟子:張惠方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法輪大法有漏,主意識不強,有執著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在高壓迫害中,自己神志不清,在勞教所做了助紂為虐的事。我嚴正聲明:以前錯誤的被人心帶動下邪悟時所寫的「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等一切不符合大法心性標準的「材料」全部作廢。

敬愛的師尊:我要振作起來,徹底摳掉污點,加倍彌補自己錯誤的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學法、煉功,紮紮實實地跟上正法進程,時時刻刻「以法為師」,助師正法。

大陸大法弟子:李淑雲 2001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9月上旬,由市公安局及單位公安處將我強行帶到「洗腦班」,在威脅、欺騙、高壓、不讓睡覺等手段脅迫下,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在五天五夜不讓睡覺不清醒的狀態下,被邪惡誤導寫了「保證書」,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回家後痛悔不已,感覺生不如死,對不住師父的慈悲苦度,我要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聲明我在「洗腦班」中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

大法弟子 信連明 2001年9月30日
(註﹕已將聲明交給市公安局、單位公安處)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勢力面前,執著心沒有完全放下,在迷惑和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深感痛心,悔恨不已。我深感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現我鄭重聲明如下:我過去所說所做的違背、破壞大法的所有錯誤言行、包括所寫的全部「材料」統統作廢。我要重修大法,弘揚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堅修大法永不動搖。

大法弟子:呂玉萍 2001年10月11日


鄭重聲明

我於99年「7.20」期間進京上訪,被判教養2年,99年11月1日被送到教養院。長達近1年的殘酷迫害和洗腦,在身體和精神被摧殘到極限的情況下,被迫走向邪悟。在此,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一些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材料,非我所願,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迅速跟上正法進程,請恩師放心!

劉梅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本人因一時沒把握好心性,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派出所的強制下,寫了一份「個人思想認識」,用的是常人的狡猾心裏去欺騙它們。我認識到這種行為是不對的。故本人嚴正聲明給派出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廢。

大法粒子 宋穎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因自己學法不深,對法理理解不夠,所以在99年7月以後,本單位保衛科的人來家要書,當時沒有抵制他們,就把書交給了他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深感愧對恩師,愧對大法,現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作廢,在今後修煉的路上,彌補過失,揭露邪惡,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學員 吳傳桂 2001年10月10日


嚴正聲明

因自己學法不深,各種執著心放不下,自99年7月以來,在怕心和圓滑的變異的人的思想驅使下,在修煉的路上魔難來時關沒過好,做了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事,深感愧對恩師,愧對大法,在壓力面前違心地交了大法書籍、煉功帶,口頭表了態,現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作廢,在今後修煉的路上,彌補過失,揭露邪惡,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學員 羅玲 2001年5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於九九年十二月份被送進「洗腦班」。面對強大的壓力,由於對大法認識不足,沒有從理性上認識大法,更沒有在法上認識法,寫了「保證書」。我嚴正聲明以前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用自己的正念、正信和正悟堅決鏟除宇宙中變異的舊勢力,堅修大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楊紹偉 2001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自大法受到迫害以來,由於自己有執著心及學法不深,不敢面對邪惡的迫害而違心地寫了「保證書」。這是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加緊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陸大法弟子:張亞凡、徐同友、夏秀芝 2001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被邪惡所帶動,違背自己的意願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今天,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過的「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等等一切違背大法心性標準的「書面材料」統統作廢,以此洗刷自己的污點,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劉瑩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7月份得法的。得法後,身心健康,精神上非常好。所以在邪惡犯罪集團破壞大法時,我進京證實大法。被公安帶回來後非法拘留。當時自己學法不深,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放下,在壓力面前寫下了「悔過書」。在此我聲明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過失,努力學好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王桂芝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受到迫害時,我們出來證實大法,被邪惡迫害。由於自己的一些放不下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邪惡帶動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多的負面影響。特此聲明以前的一切「書面材料」全部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不良影響,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韓桂榮、白桂珍、韓桂芹、楊玉范、韓桂蓮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2000年4月份到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在勞教所我受到了體罰和「洗腦」,神志不清的被邪悟所帶動。做了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我聲明:所有寫的「材料」、和抵觸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廢。通過修煉,我的身體和思想都不同程度的得到了淨化,我堅信法輪大法是佛法、是超常的科學,是天法、是宇宙大法。

代克武 2001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下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深感痛心,悔恨不已。現鄭重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以後我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兌現我們的誓約。

大法弟子:郭菊英 楊駐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又有對人的執著,在被強行抬到「610」辦的所謂「洗腦班」後,接受了邪悟,給大法與師父抹了黑,現在我嚴正聲明:所寫所說的邪悟全部作廢,我做的一切不正的全盤否定,緊跟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李俏玲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本人因不識字,在派出所的強制下,一時沒把握好心性,將手印摁在了邪惡給我寫的一份所謂的「保證書」上。我從未放棄過大法。故本人嚴正聲明那張我根本就不認識的所謂「保證書」作廢。

大法粒子 褚慶霞 2001年10月11日


聲明

因我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而強行被公安機關關押,受到邪惡的高壓、欺騙,至使我及我的家屬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等,這不是我們內心言行。故而對所有對大法不利、不符合大法「真善忍」標準的言行,特此聲明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徹底鏟除邪惡。

李奇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勞教所的高壓下,做了違背大法和師父的事,現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今後要深入學法,跟上正法進程,緊隨師父,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聲明人:趙豔秋 2001年10月11日


鄭重聲明

在99年7.22以後,我們曾違心地向有關職能部門承諾過各種類型的「保證」及上繳過大法資料,做了一件大法弟子絕不能做的事情,心中萬分痛悔,為此鄭重聲明上述的一切所為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修煉者 任延齡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說過和寫過一些違心的話,至今想起真是非常後悔。現聲明所做那些不符大法弟子標準的事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嚴格按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再給自己的修煉之路留下任何遺憾和恥辱。

大法弟子 崔春平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因本人在法理上悟性較低,在被拘留時被迫說了不該說的話,給大法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在勞教所被邪惡帶動使自己走上了邪悟的道路。現在通過學法明白了以上做法都是錯誤的。特此聲明全部作廢。

大陸大法弟子:姚彩薇 戰冬花 宋晶華 2001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在進京正法時,在前門派出所按了手印、照了相;回來後在拘留證上簽了字等,無形中配合了邪惡。因為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所以我在此對自己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嚴正聲明一律作廢。

大陸大法弟子:劉清晨(劉洋) 2001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受到迫害以來,在江政府的邪惡壓力下神志不清,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說了絕對不該說的話。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心不動,堅修大法緊隨師,繼續匯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來,不怕犧牲肉體,儘量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陸大法弟子:袁再韻 2001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受到迫害時,在高壓欺騙下沒有守好心性,寫了「悔過書」等不利於大法的「材料」,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爭取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

大陸大法弟子:馮世玉、陳玉蘭、艾鳳蘭、韓長貴、李美玉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月份從北京上訪回來,由於我學法不深和在法上沒有認識上去,所以在政府面前寫了「保證書」和「檢討書」。我現在非常後悔,因此在這裏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和「檢討書」一律作廢。我決心要重修法輪大法,寧死不屈,堅修到底。

大陸大法弟子:莊玉花 2001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1999年11月我因學法不深,對法認識不足,寫下了「保證書」。在此我鄭重聲明:以前我對大法所想、所說、所做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廢。請師父原諒我,以後我要加緊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張維娟 2001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2」後我進京護法。回來後由於學法不深,對法認識不足,為了保全自己和家人不受到傷害,違心地寫下了「不修煉」的保證。在此我鄭重聲明:從前所寫和所說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講清真相中彌補自己的過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於敏 2001年10月4日


鄭重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下走向邪悟,在此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材料」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定跟上正法進程。

劉曉旭 董仁清 周貴林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受到迫害時,我出來證實大法,被邪惡給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由於自己學法不深,面對邪惡的迫害頂不住壓力,違心地寫了「保證」,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單紅衛、賈中娟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開始學法煉功,因學法不深,當大法受到迫害時,在高壓下被執著心帶動寫下了「不練法輪功保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合格的大法弟子。請師父原諒弟子以前的過失。

大陸大法弟子:李會霞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常人的執著放不下,被魔鑽了空子,我曾經寫過「保證書」,在此聲明一切對大法不利的文字,包括我的親人所簽過的字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世間行,投入正法洪流中。

大法弟子:高秀英 2001年7月19日


鄭重聲明

因「7.20」期間進京上訪,被判勞動教養,在邪惡的迫害下走向邪悟。在此,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材料」,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定跟上正法進程。

朱金萍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名利情和怕心等執著沒有放下,寫過「保證書」和「揭批材料」,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偉大慈悲的師父,現聲明以前所寫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作廢,今後要緊跟正法進程,講清真象、揭露邪惡,使自己真正成為一名大法弟子。

王明輝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家人和鎮領導的威逼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現在我們公開聲明過去所說所寫的各種「保證」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 車愛珍、皮純芝、王麗英、孫翠鳳、劉輝、車桂花、張翠花、周桂英、李秀華 2001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到嚴重迫害。我們為了證實大法到北京上訪後遭拘留,被判勞教一年。在此期間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的衛護大法講清真相,做一個真修弟子。

趙國芳 唐曉明 2001年10月11日


鄭重聲明

因進京上訪,被判勞動教養,在邪惡的迫害下走向邪悟。在此,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材料」,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尹喜珍 姜磊 李豔玲 代明琴 張仁豔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實修的過程中,我悟到自己的不足和錯誤,我現在向全宇宙聲明,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在「洗腦班」中所寫的,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羅建英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廠部要求下,寫的不好的話,我們特此聲明作廢,而且沒有停止修煉,並且緊跟李老師一直修煉到底。

大法學員 羅丙桃 劉日升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過去學法不精進,犯下了不少的錯誤(包括家人),現將之前所說、所寫一切不好的東西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聲明人:丁隆愛 2001年9月24日


聲明

我們在看守所受邪惡的迫害,在壓力下所寫的「悔過、保證」都是不情願的,現聲明一律作廢。我們堅修大法緊隨師,一定走好正法時期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鄒金鳳、劉安華、王滿秀、呂靈芝、柏智芳、王帶麗、吳月英、羅一秀、謝清雲、楊秋香、柏來秀、周新秀、李清雲、陳連雲、王少華、廖有秀、廖盛華、申端君、李林生、蔣繼嘉、唐訓厚、謝榮清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說了、寫了一些對大法不利的話,特此聲明作廢。今後重新修煉法輪大法,加入正法、弘法的行列,做一名實修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闞秀傑、喬淑青 2001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重,99年7.20以來,說和做過對大法不利的言行。現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張麗琴、姚慶華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被邪惡非法關押期間,我在執著心的帶動下,認同了家人給寫的「保證書」,現聲明作廢。以後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到底。

大陸大法弟子:崔淑蘋 2001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過去學法不精進,沒有過好關,寫下了「不煉功、不串聯、不上訪」,犯下了錯誤(包括家人),現將之前所寫所說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聲明人:鄧太香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被邪惡迫害中,因為自己有執著心,向邪惡寫了「保證書」。現在我非常後悔,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話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大陸大法弟子:李霞 2001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太重,用了人的觀念寫了 「保證書」等。現聲明這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東西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冷淑華 2001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後,所說過、寫過、做過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 何桂蘭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常人的「情」放不下,說了一些對大法不利的話,現在嚴正聲明,所有有損於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真正從人中走出來,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史景環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人的執著放不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幹出了對法不利的事。現在嚴正聲明:從前所說所寫的破壞法的內容全部作廢。一切從新開始,緊跟師父正法步伐,加倍彌補。

唐桂榮、孫淑芝、胡明君、孫淑珍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是絕不能向邪惡勢力低頭的,也不能給自己修煉的路留下污點,所以我現在把在看守所所寫的「四不」聲明作廢,我願跟隨師父走到底,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袁穎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無論在甚麼狀態寫的所謂「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堅修大法心不動。鏟除自身一切不正確思想。

大法弟子:潘豔丹 2001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執著心的帶動下,在監獄裏寫了「保證書」。現在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張月平2001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以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一律作廢。今後無論在任何環境下「堅修大法緊隨師」,不負恩師的慈悲苦度。

劉曉娜、辛淑華 2001年10月11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因北京上訪被抓,因有怕心寫了「保證」,為不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特此聲明作廢。

邱玉芳 2001年5月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詞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陸大法弟子 王淑仙 2001年10月8日


嚴正聲明

以前不利於大法的審問記錄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今後加倍彌補罪過。

邊防 2001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現將之前所說所寫對大法不利的內容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罪過。

聲明人:譚長濤 2001年10月11日


聲明

家人幫我所寫的「不煉功」和說的話等,特此聲明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周有秀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動了不符合大法的想法,和在「保證書」上的簽名。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錯。

趙傳英 2001年5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