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小學生,由於我學法不深,在學校和老師的強烈壓力下,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和簽字,鄭重聲明作廢。以前我所說所寫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話現在聲明一律作廢。

大法小弟子:李成 2001年9月23日


鄭重聲明

我們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到勞教所看我們的家人,門衛叫我們簽名,我們不知道那是謗佛、謗法,就簽了。現在鄭重聲明,所說所寫作廢。

聲明人:隋宇峰 隋景河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12月31日晚上,我在北京天安門遇一惡警叫我罵大法,我不罵,就把我抓了。在深夜連同4大客車大法弟子送往北京遠郊,輾轉了幾個新舊監獄,都關滿了大法弟子,實在關不下了,就又拉到順義監獄。在冰雪寒冬下,脫光衣服,又在電警棍下經過幾個小時惡警的審訊,入獄。不幾天,當地公安將我們接回本縣公安局,與幾個殺人犯關在一起。36天後,簽了釋放證,轉入「洗腦班」,結果又變相地把我們非法關押起來。5個惡人監管我們6個人,軟硬兼施,折騰了6個月之久,也沒屈服一人,就把其中4人送到了勞教所。而我本人在邪惡勢力的高壓下,神志不清,於2001年7月19日不情願地寫了一個錯誤的「認識與再認識」。

這個錯誤認識,雖然沒有詆毀大法與師父的話,也沒有站到反面去,但卻是在邪惡的強迫下按照它們規定的5條寫的,不管有意無意地都是在向邪惡妥協、低頭、讓步,嚴重地損害大法,是對大法的侮辱,對不起大慈大悲的師父,給自己抹上了污點,後果是嚴重的。這是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幹的事。在這裏我嚴正聲明這一切全部作廢。

出來以後,如飢似渴地學習了師父十多篇新經文,讀了很多大法資料,認識到自己錯了,走了邪道了。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講到:「因此一些學員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我痛悔不已。向邪惡低頭,這是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我的錯誤行為,不僅給大法帶來嚴重損失,也給一個大法粒子抹上了污點。師父給了我那麼多最好最好的東西,而自己由於學法不深,在嚴峻的考驗面前走上了邪悟,修煉的機緣幾乎毀於一旦。教訓是深刻的,令人痛心的。儘管這樣,我這顆堅修大法緊隨師的心還在,我要珍惜偉大師尊的洪大慈悲,做好目前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在正法的洪流中洗盡污點,重新達到大法粒子的高度純正。多學法,多看書,事事「以法為師」,走好每一步。

大陸大法弟子 潘雪榮 2001年8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邪惡迫害以來被封閉而一個人獨修。由於各種執著而使自己安逸於這種環境,雖然每天還在煉功、學法,但實質上已漸漸脫離了法。後在師父的安排下有幸見到幾位正過法的大法弟子,見到他們修出來的威德與本體變化後神體所發出的光圈,我意識到自己停留在個人修煉中已錯了。當晚我一個人到北京去了。在路上我加緊學法,總想尋求師父的幫助,卻沒意識到正法的實質是甚麼,也沒意識到修煉實質是從根本上改變自己。這需要自己去付出、自己去開創、自己去正悟,而不是在等待師父給自己做甚麼。(作為一個法粒子,他已完全熔入法中,他是沒有「自己」這個概念的。)低層次的修煉者他的悟性與承受力是很有限的,我交代了自己的單位,回來後我寫了「保證書」,但我是很不情願的。後來我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我再也不能平靜了,寫了一分信交給黨委,聲明「我要堅定不移地跟李洪志師父走」,「法輪大法是正法」;並明白修煉道路上是沒有僥倖的。單位反反復復找我談話,給我施加壓力,我妥協了,以為是騙他們的,其實是在毀自己。過後總感到身上有著很大的一團「異己」物質從各方面來魔我,其實在另外的空間有一塊真實的污斑需要我把它洗去。我現在聲明,我對黑暗與邪惡所做的所有保證與妥協全部作廢。要以一個純淨而又真實的法粒子體現在宇宙中。

大法弟子 賈虎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2001年9月27日,新上任的區教育局局長賈婷,為了緊跟邪惡江澤民,助紂為虐,搞"文革"似的人人過關。不但強迫所有的教職員工人人都得寫保證書,而且喪盡天良的讓各校召開全校性的家長會,強迫全校的每個家長寫「全家人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連孩子也不放過,還強迫每位家長必須當場按手印。我丈夫(不修煉)就在這種逼迫的情況下,違心地替我和五歲的女兒在"保證書"上簽了字並按了手印。在此嚴正聲明,無論誰在甚麼情況下,替我和女兒簽的、寫的「不煉功」的保證,全部作廢。我們將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此正告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立即停止對法輪大法的迫害!

大法弟子:孫妍 付麟博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一位曾走錯路的大法弟子的心裏話。

現在回想起兩個月前由於人的執著而寫的所謂「保證書」而痛悔不已,也因此事在這兩個月中我生活的非常痛苦,未能真正完全放棄人的執著而走出來。在當時我感到最難放下的就是那個「情」,由這個情而生出了怕心,怕失去自己的學業,怕對不住含辛茹苦為我操碎了心的雙親,又由於當時學法不夠深入,再強壓下寫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寫的「保證書」。就在這之後的日子裏,師父都沒有放棄我,一直在慈悲的點化我,而身邊的同修也一直在關心我,幫助我,特別是最近看到的師父的一些新經文和大法資料,知道師父不僅為我們承受了一切,還為宇宙中一切眾生默默的承受著一切。看到其他同修為大法、為眾生失去了那麼多乃至自己的生命而無怨無悔,我還能安然不動?還能考慮自己的利益嗎?還能只停留在自己深深的痛悔之中嗎?

所以我今天要說我心裏深處的話,並藉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並積極的投入到恩師為我們安排的慈悲偉大的正法洪流中去。

大法弟子:鄒吉發 2001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7.20之後,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加上有執著心,在壓力面前向單位寫了保證,還有,在看守所的半年裏,雖然沒有形成任何書面和口頭的保證,但也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行,為此,我內心感到深深的痛悔和自責。現在,我鄭重聲明所有向邪惡妥協的一點一滴全部作廢,堅信宇宙最高真理、金剛不動,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李世萍 2001年10月6日


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實修,在7.22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時,自己怕心很重,在壓力面前寫了「保證書」,並交出去一些大法書,但內心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內心非常痛苦。因怕失去名、利、安逸,以至兩年來一直不能走出去正法,講清真象,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聲明:過去自己所講過的對不起師父的話,所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

聲明人:徐辭 2001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0日以後,在邪惡勢力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時,在壓力下我違心的寫了保證材料。現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金國興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執著心太強,在邪惡勢力的威逼下,接受了邪悟,作出了對不起師父、破壞大法的事,我深感已不配再做大法弟子;同時,也深感罪大無邊。是師父慈悲眾生,給了我這次機會,我一定萬分珍惜。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往所說、所寫的一切有損大法的語言、「文字材料」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慶雯 2001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期間,由於沒有放下根本執著,在嚴重地體罰和高壓下,我寫了「兩書」,我當時就聲明:這是被迫的,不情願的,我根本就不承認的。雖然如此也給我修煉留下了恥辱。所以我鄭重聲明:我在勞教所期間所寫所說的凡是違背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心不變。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李春山 2001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導致在高壓下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我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深深痛悔,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鄭重聲明,所說,所寫不符合法的東西作廢,並向師父重立誓約:我將用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助師正法且同化大法。另我家人代寫、代簽的「保證書、擔保書」,我聲明是不能成立的,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趙燕 2001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從現在開始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作廢。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聲明人:吳亞波 2001年10月1日


聲明

以前對邪惡作出的口頭或書面「保證、承諾」全部作廢。以後決不承認和配合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今後在全面講清真相和正念清除邪惡的正法修煉中,不等不靠,主動去做,更加精進實修,從人中真正走出來,跟上正法的進程。不辜負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徐玉清 傅思珍 麥瑞清 陳貴華 許必菊 何世華 吳逢傳 郭小龍 郭德遠 楊忠富 陳陽鳳 李華芳 鄧忠容 羅翠花 李雪梅 雷長清 2001年10月5日


聲明

在邪惡勢力的矇蔽下,由於自己有執著,被帶動妥協,當時是認為應付差事。通過學法認識到妥協是不對的,以後繼續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不配合邪惡。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 孫玉英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曾在壓力面前寫了「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材料」等等,這一切違背大法的行為、語言,特此嚴正聲明一律作廢。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後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還大法、還師父清白。

大法弟子:李秀英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高壓下,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在此聲明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肖振宇 2001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怕心等執著心未去,在壓力面前我違心的寫了「保證書」。通過學法,認識到它的錯誤和嚴重後果,現在,我聲明所寫的「保證書」及其它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作廢,我要重新走入正法中,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程憲梅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現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作廢。以我堅定的正念,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聲明人:王春學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無論在任何地方、任何環境下,所寫的「保證書」和違背大法的行為、語言,嚴正聲明一律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李小賢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高壓下,抄寫了"保證書"、"決裂書",聲明作廢。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聲明作廢。今後堅定實修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宋國梁 2001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說過和寫過一些違心的話,至今想起真是非常後悔。現聲明所做那些不符大法弟子標準的事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嚴格按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再給自己的修煉之路留下任何遺憾和恥辱。

大法弟子 崔春 2001年10月5日


聲明

我以前由於修煉不夠精進,做了修煉者不該做的事情,寫了所謂「保證書」,還交了兩本大法書。現嚴肅聲明以前所謂「保證書」作廢,今後一定精修猛進,跟上正法進程,以實際行動補償以前的錯誤。

大法弟子 郭耀芝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壓力下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口頭和書面「保證」在此聲明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要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珍惜正法機緣,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毛淑芬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以前學法不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想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行為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

正法弟子:柴中琴 劉淑芬 2001年9月22日


聲明

本人由於悟性差、怕心大,曾向邪惡寫過保證,現在聲明全部作廢,我要緊跟正法步伐、挽回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張九菊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下了所謂的「請假條」現聲明與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併作廢。積極參與正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聲明人:孟凡玲 2001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是天理,我堅信、堅定不移地修煉法輪大法。過去本人不利於大法的言行,都是在種種逼迫下所為,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陶玲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從99年7月22日以後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無愧大法弟子稱號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文鵬 2001年9月22日


聲明

由於本人學法不深,對大法認識不足,在邪惡的迫害下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在此我鄭重聲明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今後一定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聲明人 袁明遠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7.20以後,違心地說「不煉了」,人家叫我寫「與大法決裂」,我也服從了。現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跟上正法進程,多學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曹世芳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本人於1999年及2001年初,在兩次被拘留期間所寫的所謂「保證書」作廢,堅定實修法輪大法,不再向邪惡妥協,誓要維護大法的清白。

大法弟子 李智偉 2001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在派出所給照的像,按的手印,一律作廢。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夏桂芹 2001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所寫的所有保證書、悔過書和對大法不利的簽字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蘇月輝 2001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