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陽退休老教師為躲避洗腦班被迫流浪


【明慧網2001年10月10日】我是一位退了休的教師,因為躲避洗腦班的迫害流浪在外。那些公安不但懸賞8000元抓我,還停發了我的工資。工資勞保是我一生在教育戰線上奮鬥了34年的血汗錢,為甚麼停發?只因為我煉了「法輪功」。難道我們做好人、信仰的權利都沒有嗎?我母親八十八歲了,很想我、非常擔心,每天晚上以淚洗面。當我的親屬問為甚麼要抓好人、一點污點都沒有的人時,他們說上面有精神。上面有甚麼精神就抓好人?壞人誰抓?這不是顛倒黑白嗎?

修煉前,由於多年勞累,積勞成疾,我有各種慢性病十多種,每年花費國家的醫藥費很多。一次偶然的機會開始學煉「法輪功」,並愛不釋手地看《轉法輪》等書。由於不斷的煉功和看書修心,半個月後身上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了。太神了!以前上三層樓都氣喘吁吁,現在上多高都不費勁、一身輕,走路生風。所以對「法輪功」堅信不移,因為我受益了。這麼好的功法讓更多的人學煉都受益該多好啊!

修煉必須修心。我不斷地煉功、學法,明瞭了「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修煉。李老師也不是一般的氣功師,他是度人的,正法來了。李老師的大法直指人心,他教會我們必須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修煉,並指出:符合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好人,背離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壞人,同化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得道者。這是至理名言。這部大法的問世,為真正的修煉者往高層次上修煉指明了一條光明大道,他對人類社會的進步,對社會的精神文明建設、對社會的穩定等等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我今生有幸能成為李老師的弟子感到無比殊榮、自豪。可是99年政府卻不讓我們煉了。我想政府是不了解情況,為了要求政府讓我們老百姓煉「法輪功」,我就去北京上訪,用憲法賦予人民依法上訪的權利、向政府與世人揭露謊言,講清真相。然而當權者無視事實,無視民心,非但不予理睬,反而愈加瘋狂,公然踐踏《憲法》與法律,剝奪人民講真話,做好人的基本權利,對和平理性的上訪群眾進行血腥鎮壓和肆意屠殺。連我這60來歲的老太太也被抓,帶上手銬送進勞教所,判了一年半。在勞教所高壓下,我神志不清時受矇蔽寫了保證書等違背自己良心的話。有一段時間由於我有執著、怕心、認識不清,做了一些對大法有損失的事,比如也去給別人洗腦,還印了很多所謂轉化資料。後來猛醒,我明白了,接受洗腦是不對的。

出來後,我認識到接受洗腦和給邪惡寫保證都是不對的。我應該堅信大法,堅定我崇高的信仰,堅定不移跟師父走到底,一修到底。在此我聲明:我印的所有轉化資料和轉化別人的話全部收回一律作廢,所有寫過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等都不是我真心寫的是不情願的、是在高壓下神志不清時所為,宣布一律作廢。

宏偉區政法委、公安處、街道辦事處等開始辦轉化班,讓所有煉過「法輪功」的學員都得轉化。一期班5天,如不轉化繼續跟二期班人轉化,一直到轉化為止。直接做這項工作的出政法委李XX(書記)就是公安處政保科李向輝(大隊長),他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很兇、大聲訓斥、並罵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

明理之後,我不再去轉化班。他們派便衣天天監視跟蹤,有一次我回娘家探望母親,上車時有一個便衣監視,到遼陽換車時又一個便衣跟蹤監視。

2001年5月26日那天,我去媽家探望,他們打電話第三天就來車抓捕我。為了擺脫他們瘋狂的鎮壓我離家出走、流離失所,靠功友資助維持生活現已4個月了,使我有家不能回。我煉法輪功後作了很多好事,如向希望工程捐款、資助學生、向災區捐款,可是你做得再好,你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行,就抓你就判刑,要說不煉了才不抓。

在我出走之後,他們逼我老伴帶路到各親屬家找我,有時坐到很晚才走,影響親屬休息。找不到我又多次到家裏去找。非法闖入民宅,牽連我家屬,擾亂正常生活,孩子嚇得直哭,晚上睡不好覺。

我母親八十八歲很想我、非常擔心,每天晚上以淚洗面,不得安寧。對法輪功的迫害真是株連九族啊!

當我的親屬問為甚麼要抓好人、一點污點都沒有的人,他們說上面有精神。上面有甚麼精神就抓好人?壞人誰抓?這不是顛倒黑白嗎?顛倒是非嗎?誰無父母、兄弟、妻兒,還有良知沒有?人民的衛士是保護好人的、匡扶正義的,為甚麼反其道而行之,為了名利,就失去了做人的根本?我慈悲救他們,他們卻變本加厲用8000元賞金抓捕我。

善惡有報是天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管誰坐了多少壞事都要償還的。我奉勸那些昧良心的公安趕快懸崖勒馬、洗心革面、贖罪補過,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保護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一個大法弟子罪惡滔天。

他們抓不著我就停發我的工資,這又不知是哪的精神?工資勞保是我一生在教育戰線上奮鬥了34年的血汗錢,為甚麼停發?只因為我煉了「法輪功」,難道我們做好人、信仰的權利都沒有嗎?

但這也嚇不倒我修大法的決心,並堅如金剛。我發出肺腑之言是: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為了宇宙大法、為了宇宙、為了真理,我可以捨棄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