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大法弟子受酷刑折磨的材料


【明慧網2001年9月30日】材料一:

姓名:戚明力,男,27歲,某公司職員,家住瀋陽市和平區。於2001年1月26日夜11點30分在四平市檢察院附近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四平市鐵西區一巡警發現將其抓捕。

在抓捕過程中該巡警唆使四平市麗豪酒店門口的幾個人(可能是便衣)對該弟子進行毒打,強行帶上手銬送入四平市公安局。在四平市公安局該巡警將弟子帶進該巡警的辦公室進行毒打,當時該辦公室還有一警察在場,那名巡警用弟子身上的褲帶猛擊弟子的頭部時,把大法弟子的眼睛打壞(右眼)。然後該巡警將大法弟子送入四平英雄派出所,當時有兩個警察接收(姓名不詳,但該大法弟子認識)。警察看弟子有傷同那兩位巡警將弟子送到四平市中心醫院眼科包紮,由於當時傷勢嚴重,醫生只是簡單地給纏上了繃帶。當時大法弟子看見自己受傷對那名巡警說:「我要告你警察打人」。那巡警卻無知地逞兇道:「我不怕你告,我抓你法輪功還出名呢。」在帶回派出所的過程中該巡警向那兩個警察低語了很久,在派出所該弟子被強行帶上兩個手銬,銬在鐵床上,期間有一警察對該弟子進行謾罵。派出所不讓弟子吃飯,27日下午一點多鐘該弟子被強行在拘捕票上簽名,原因是煉法輪功,然後強行送入四平看守所關押。首先送入新入監視,(在這個看守所的警察和犯人也可以證明該弟子的眼睛被打壞了)。2001年1月29日四平英雄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將弟子帶回四平市中心醫院眼科複查。有關收據憑證被警察拿去,存根在四平市中心醫院。當時警察拿去弟子100元錢給弟子看病,但實際只花幾十元錢,剩餘的錢卻謊說給其買藥,但藥並未給弟子,事後其家屬要錢時,警察卻給其家屬一些維生素藥片。

在被非法看守期間,四平英雄派出所於1月28日給其家屬打電話讓其家屬給弟子帶點吃的到派出所(此時弟子已不在派出所),並隱瞞弟子眼睛被打壞一事,還威脅其家屬說該弟子將警察打壞。(在看守所一管教受人指使污衊大法弟子將警察打壞,威脅說那位警察要告他。)並且不允許家人探望。

在四平市看守所該大法弟子精神和肉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被強行剃光頭髮,同時遭受犯人打罵,被強迫沖洗號內的廁所,期間弟子被調入八號牢房,在那裏又受到犯人的毒打與摧殘,強迫弟子脫光衣服用涼水往弟子身上澆。在看守所該弟子被非法關押40天,期間辦案單位未經過任何正常手續對弟子「提審」。在看守所該弟子被強行看「天安門自焚事件」,有位陳科長強迫該弟子說法輪功不好的話。

2001年3月7日該弟子被非法強行勞動教養一年,然後送入四平市勞動教養所。剛進教養所就受到大隊長陳松齡的威逼和謾罵,強行逼迫弟子寫「決裂書」等。弟子拒絕寫,這時旁邊中隊長於彬對弟子說不決裂就是無期關押。惡警張曉森聽說該弟子不寫,就對弟子進行酷刑折磨,用拳頭猛擊弟子頭部,用腿和膝蓋頂弟子的胸部。在教養所大法弟子被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強迫大法弟子寫:「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強迫大法弟子參加考試(內容是污衊大法與師父)。強迫參加體力勞動。

在這期間管理科長崔奉平當著大法弟子的面污衊大法與師父,同時對大法弟子進行人格侮辱。張曉森看其不「決裂」以卑劣的手段給其加期三個月。該大法弟子不服從,向所領導彙報,張曉森知道後對其進行破口大罵讓人難以入耳。又給加期三個月。而且對其叫囂要給無期教養。

現該弟子已於2001年6月9日發正念逃出邪惡的四平市教養所,流離失所在外。

材料二:

姓名:白明生,男,26歲,職業:個體,住址:四平市梨樹縣。

被捕經過:2000年12月中旬該大法弟子攜帶師父《北美大湖區講法》及其他真相資料去學員家。當時該學員家正被非法查抄,該弟子當場也被抓捕,然後關進四平市北溝派出所。在派出所裏警察逼問該弟子經文及材料來源,警察見其不說便採取酷刑折磨,將該弟子背銬吊在鐵床上進行毒打。並往學員鼻子裏灌醋,用手撓學員兩肋,折磨後將弟子送入四平看守所。在四平看守所該弟子又受到犯人的折磨(脫光衣服澆涼水),在看守所裏精神和肉體受到了極大地傷害。這期間派出所也不通知該學員的家屬,37天後強行送入四平市教養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四平勞動教養所該弟子受到酷刑折磨。惡警張曉森、劉鐘曉對其進行毒打,經常在夜間叫起逼迫其放棄修煉,24小時輪番讓人看守不讓睡覺。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強迫寫「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揭批書」強迫答卷(內容是污衊大法與師父),強迫學員污衊大法,並給錄像。強迫參加繁重的體力勞動。現該弟子已發正念走出邪惡的教養所。

註﹕該弟子被抓時隨身帶有的物品和大量現金被四平北溝派出所強行扣留,至今未給,家人索要也不給。

附惡人錄:

四平市教養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指導員:張曉森,因強行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受到獎勵。他對大多數法輪功學員都進行過酷刑折磨,常採用拳、腳、電棍、木棍、背扣、自製的一種夾子、警繩等方式迫害大法弟子,還唆使刑事犯人打罵學員。有位伊通大法弟子姜維斌被張曉森打成胃出血,醫院無法醫治送回家,張曉林的這一罪行曾經在網上登出,現望大家齊發正念鏟除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