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的懷柔看守所


【明慧網2001年1月20日】 我是2000年12月31日被分流到懷柔看守所的,之前就聽說這裏非常邪惡,只是還沒有親身體驗和目睹這些惡景。當天我們共80多人,大約中午剛過就到了看守所。它們一直讓我們在外面站著直到夜裏10點多才入號。開始挨打的是少數,第四天開始灌食(因為我們絕食),灌完食到風場(看守所裏給犯人放風的露天場所,四週高牆,每個風場大約10-20米見方)上扒掉外衣,光著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長達一兩小時,稍微達不到它們的要求就拳打腳踢,用電棍電,惡警們滅絕了人性,喪盡天良。被功友們稱為兩面人的唐管教偽善真惡,在降雪那天指使吸毒、搶劫犯到風場上凶殘地折磨我們大法弟子,而且不只是一次。有個凶殘的犯人,名叫蘭揚,看樣子也就20多歲,但非常兇惡,它只准功友們穿襯衣、內褲,光腳站在雪地裏,它還不斷的往功友們的腳上、臉上、頭上堆雪,還把雪捏成團塞進功友們的衣領裏,然後將雪完全融化在胸部,它還將自己的手放到功友的腋窩下取暖。踢打叫罵聲不堪入耳,在冰天雪地裏折磨我們長達2個小時左右。這個惡女人關在19監室,在號裏哪個功友敢煉功,它就將功友拉入衛生間從頭頂上潑冷水。一個犯人敢如此對待大法弟子,是在管教的慫恿、庇護下而為的。

1月9日下午是我們集體絕食的第十天,因我們不說姓名地址,又將我們拉出去扒掉外衣,光腳站在水泥地上。讓我拖鞋,我不脫,它就對我連踢數腳後將我推倒在雪堆上又踩上兩腳,還往我身上踢雪,扒掉我的鞋子趴在雪地裏近兩小時,最後衣服和雪都凍在一起了,我的右腿費了好大勁才脫開了冰雪,因為穿的衣服很少都濕透了。

那天下午是惡魔們的大表演。這次出來被體罰的大約30多人,沒有脫衣服直接趴在雪堆裏是幸運的,有的脫掉外衣、鞋,將兩手插進雪堆裏,有四個女功友遭受的是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忍目睹的。一個年輕的男惡警,開始它叫功友們對打,功友們不打,它就對功友們連踢帶打,之後又讓功友們按正步走一腳抬起的姿勢站著,兩手舉起自己的兩隻鞋,舉高,稍不夠標準就拳打腳踢。後來惡警打累了又叫四個功友脫掉襪子站在雪堆裏用雪把腳埋上,兩手同樣插到雪堆裏,折騰2個小時左右。

女惡警諸立群年紀輕輕,邪惡的本性使其早已喪盡天良,張口就罵,抬手就打,伸腳就踢,手提警棍上班,就是以這種形像對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的。收押室惡警李紅霞,40歲左右,更是兇狠殘暴,人性全無。進所那天它管存錢,對功友自帶的一切物品,包括衛生巾都不准帶進號裏,包、帽子、圍巾、腰帶、手套一律沒收,錢歸它保管。開始有幾個功友因路途遠,部份錢放在內褲兜裏,搜身時被搜出,這就觸發了它的魔性,將功友的衣服扒掉,一通狠揍還不解氣,又將幾百元的人民幣撕得粉碎。

我是10日下午大約5點左右被釋放的,當時還有一個編號是273的學員,因為我們倆當時身體很虛弱,也只好無條件釋放了。我是本地人,所以只有回家的單程路費17.60元,李紅霞看我的錢很少,當時很是惱火,它看那位學員有錢,順勢拿出100元說是扣除的飯費,又拿出100元說是替我交的。我們一頓飯也沒吃,不知哪來的飯費,況且灌食飯費都是由財政撥款。

懷柔看守所這種邪惡行為都是在觸犯國家的法律法規。利用被監管的犯人來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嚴重敗壞人倫道德。人民警察打人民更是國法難容。善惡有報乃宇宙真理,真、善、忍乃宇宙大法,他體現在各個不同層次中,制約著宇宙中一切生命。「無德而不得,失德而散盡。」,人間無道,蒼天有眼,等待邪惡之徒的是天法的懲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