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懷柔縣拘留所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7日】 自1999年7月21日以來,江澤民早已預謀以久的鏟除「法輪功」計劃全面展開。他利用手中的權力,操縱報紙、電台、電視台等一切宣傳機器,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造謠、污衊、誹謗,把正的說成是邪的,好的說成是壞的,善的說成是惡的,謊言、假象覆蓋了整個中華大地。然而這些嚇不倒也矇騙不了法輪功學員。為澄清事實,為給大法正名,廣大學員用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以和平方式向政府及國家領導人反映真實情況。大法弟子的和平正義之舉遭到江澤民為代表的邪惡勢力的殘酷鎮壓。我們懷柔縣的大法弟子和全國大法弟子一樣,同樣也遭到了邪惡勢力的迫害。有390多人先後多次被非法拘留,23人被判勞教,1人被判刑。

1999年10月26日,江澤民在國外一句違背憲法和國家體制的瘋話,把對法輪功的鎮壓升了級。李老師教我們做好人,做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怎麼會是「邪教」呢?我們先後到國務院信訪辦、國家信訪局、高級法院、北京市信訪辦等地和平上訪,然而這些單位根本就不接待我們,大法弟子上訪的權利被剝奪了。更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國家信訪局竟然由公安局接管,大門口均由全國各地的公安及便衣把守,只要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讓進去說話。有的被拉到一邊毆打,有的被當地公安帶回去毆打、拘留,見一個抓一個,我們大多數都是這樣被拘留的。還有的學員是走在北京的大街上,被便衣上前來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回不回答都被推上警車,因為他覺得你像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講真話的權利都被剝奪了。為了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我們只有去天安門表達心願,讓世人知道法輪功不是邪教!就這樣,我們一次一次地被抓,一次次地被拘留。

在拘留所裏,所長、管教對大法弟子非打即罵,蹲馬步、抱頭罰站、戴手銬、腳鐐等折磨方式司空見慣,有的戴背銬一連戴幾天,有的是兩個人的腳銬在一起,還有的戴著手銬吊在籃球框上用鞋底子往臉上抽打,一打打40多下,手累了才罷休。特別是正月時讓學員光著腳在雪地裏站幾個小時,有的被脫去外衣鎖在沒有暖氣的屋子裏凍上幾個小時,還有的學員被罰在廁所裏站著,等等。

在看守所裏,管教們想盡一切辦法折磨大法弟子,甚至於連死囚犯都不用的刑罰卻用在了大法弟子身上。警察教唆犯人打大法弟子,用給犯人減刑做誘餌。正月初一被拘留的弟子,有的被犯人扒掉衣服,然後從頭頂澆冷水,每天50盆,連澆三天。有個弟子每天被澆200多盆冷水,還要喝上幾盆。澆完水之後,不讓穿衣服,----也沒衣服可穿,衣服早就被犯人穿走了;也不讓上床睡覺,只能睡在廁所坑邊的水泥地上,白天還要被往死裏折磨,曾兩次被犯人打暈過去。20多天放出來時,臉上、手上還有傷。還有一個弟子被扒掉衣服,只穿一條三角褲衩在室外凍了幾個小時,回到號裏再澆冷水,又用電棍電,還把電棍杵到嘴裏電。有兩個女弟子因不背監規被管教用電棍電,兩手戴背銬、揣子,罰站五天五夜不讓睡覺。還有一個女弟子無故被警察弄到外面打,揪著女弟子的頭髮在地上轉圈,皮鞋踩在臉上來回搓,還讓犯人往學員臉上吐唾沫。有一部份弟子因不配合邪惡,拒絕按手印,都被戴上手銬、腳鐐。正月初一,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不允許家屬送被褥,必須花高價買監獄的又薄、又髒的舊被褥,也不允許送衣服及生活用品,自己帶的衣服被存起來不讓穿,帶的手紙、毛巾等洗漱用品、褲腰帶等均被扔掉,所需物品都必須花高價買他們的,而且拖了很長時間才讓用上。

2000年4月17-18日被抓進去的學員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第三天就開始強行灌食。五個武警摁著一個學員的頭、兩臂和兩腿,灌的是玉米麵粥加濃鹽水,用風油精和芥末油做潤滑劑,一邊插管一邊惡毒地問:有甚麼感覺嗎?舒服嗎?還來回抽拉插管,然後拔出來,又從另一個鼻孔插進去,來回折騰人,有的學員的鼻子被插得鮮血直流。有個學員被灌的時候,用紗布蘸上辣椒油堵嘴,灌完後,管教李洪俠又灌了一包加了少量水的濃鹽水。那位學員被灌完後上吐下瀉,管教還不讓往地上吐,讓我們學員脫下衣服吐在衣服上,還要用自己的衣服把地擦乾淨,然後到外面蹶著,一直從上午折磨到下午警察下班,整整一天的時間,也不讓上廁所,只能往褲子裏瀉,必須答應停止絕食才讓回號裏上廁所。蹶著的時候他們用大寬膠帶把學員的雙手繃在頭頂上,一直往下纏,纏成彎腰蹶著的姿勢,胸部繃得很緊,使人喘不過氣來,只好張著大嘴喘氣,幾乎要窒息。腰稍微直一點就連踢帶打,有的弟子大腿以下全被踢得紫青,甚麼時候答應停止絕食甚麼時候才讓回監號。有一位女學員,被強迫戴手銬後雙手抱頭,他們用鐵絲一頭拴在手銬上,一頭拴在她的後褲袢上,然後吊在曬衣服的鐵絲上,因為無法固定,人吊在那裏來回逛盪,直到褲袢壞了才罷休。有幾個沒被灌食的學員被強迫到灌食室吃飯,裏外幾十個警察看著。涼麵條裏不知放了甚麼東西,吃著不是味兒,夜裏幾個人都起來瀉肚子。警察們還口口聲聲說「為了你們好」,它們真是喪盡天良!究竟是誰在執法犯法,踐踏國家法律呢?

按理說,看守所應該是教育人、改造人、使人變好的地方,可這兒的警察從所長到管教不但自己隨意張口罵人,打人,還教唆犯人打大法弟子,罵我們師父,罵得越難聽,它們越高興,停下來就不行,誰罵得歡,就獎勵給誰水喝。這還是「人民警察」嗎?執行的是哪一條法律?你們對這些手無寸鐵的人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百姓卻百般迫害。正如我們師父說的:「黑幫亂黨──政匪一家。」(《洪吟》)。那些邪惡之徒還罵我們學員「缺德」,真正缺少道德的不正是那些用邪惡手段迫害善良法輪功群眾的公安嗎?大法弟子只是要講真話,表達自己的心願,江澤民之流就這樣對待,扣上甚麼鬧事、擾亂治安的罪名。我們奉勸各地各級公安執法人員冷靜地想一想:只因為大法弟子堅持修煉,你們就得把我們投進監獄。一次一次地你們把大法弟子從家中騙出來,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投進監獄,那麼誰是真正的罪人呢?誰是誰非,善良的人自有公論。你們傷害的不止是幾十人、幾百人吧?

公安幹警們,你們是迫於壓力還是發自內心的這麼幹的呢?你們充當江澤民的幫兇,抑善揚惡,喪失了做人的良知,幹著禍國殃民的勾當,害人害己。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的所作所為都有記載,善惡終會有報。江澤民的末日快要到了。你們雖然罪惡深重,但還來得及,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還在給你們機會,我們大法弟子發資料,講真相,就是為了啟悟眾生內心深處的善良,其中包括你。如果你們不珍惜這萬古難逢的寶貴機緣,等到宇宙的法理在人間顯現時,後悔就來不及了。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