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的懷柔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8日】我們一行五十人,從天安門派出所被拉到懷柔看守所,因為大家都悟到不應該告訴它們我們的姓名和地址,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被編了號。

來到牢房一看,大板連個布毛都沒有,我們都沒有穿太多的衣服,凍得渾身發抖。因為太冷,根本也睡不著,大家集體煉功,幾分鐘後,管教到了我們的面前,一個叫唐玉文的女管教,一邊大聲吆喝,一邊用穿著皮鞋的腳狠狠地將我們雙盤著的腳踢平,用腳挖學員的腳。入夜後,我們再煉功,來了兩個男管教,手拿兩根電棍衝進來,我們被踹倒後,用電棍往我們頭上、身上電,電棍發出吱吱的聲音,他們將一位22歲的大法弟子踩倒在地板上,用腳踩著她的身體,兩支電棍往其臉部、頭部一通地電、嘴裏還說:"你們到底想幹甚麼?我看你們到底想幹甚麼?看你們誰還敢煉功。"就是這樣,他們不是覺得不解氣,又將該大法弟子拖到地上,連鞋都不讓穿,拖到外面,他們讓她兩腳並齊,頭往下,雙手往後高舉,不得改變姿勢,後又將其雙手從背後銬上,將銬子掛起來。四十分鐘後她回來時,手腕上留下了深深地銬子印。但是這位學員表現得非常好,始終保持對大法的正念。

因為天冷,天亮之前我們又打坐,很快管教就來了,照著我們的臉每人狠狠給了一腳,並將兩位30多歲的學員提走,把她們弄到一個廁所裏一頓暴打。一位學員的臉被打得腫得老高,衣服上沾滿了污穢與糞便。

這天夜裏別的號裏也有學員煉功,被打、被電,打嘴巴,叫罵和痛苦的呻吟交織在一起。一名叫范傑的隊長,只要他值班,發現有人煉功,他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不是發出一頓叫罵就是給人一頓毒打。

第二天,開始提審,一位不說姓名的學員被帶上銬子,雙手平拖80多斤的圓墩近五十分鐘,(犯人被提審的圓墩),又將圓墩往被銬住雙手的兩臂中間硬塞,學員不服從他們,他們就讓她兩腳並齊彎腰站著,用腳踹著銬子往下踩,或用腳提著銬子往起撩。學員還是不服從他。它們把師父的法像拿出來(法像上師父的眼睛被煙頭燒掉了)放在地上,讓學員用腳踩師父的法像。學員心想,這是師父的法像,我不能服從它們。它們就用腳踢她,最後學員雙膝跪在法像前,雙肘拄地把法像保護起來,為此她遭到了無數的拳打腳踢。後來她想:我寧死也不能屈服,要用生命護法,就一頭撞到牆上去了,過了一會她醒來被帶回牢房,這次折磨持續五個多小時。

有位學員來例假,向女管教說明要求買點衛生用品,一個女管教(警號095819)尖著嗓子大聲,「你們不說姓名,XXX管你呀,自己解決!」無奈,我們只好把穿的秋衣脫下來撕開湊合著用。

12月中旬的北京,天狠冷,我們在沒有被子的牢房裏無法入睡,你抱著我的腳,我抱著你的腿,只好幾個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擠靠在一起,半夜被凍醒,在地上走,窗戶上凍起了一尺多長的冰溜子,我們向管教要被子,管教說解決不了,一名犯人勞動號,看到我們的情況同情地說:「他們真夠可以的」我們就是這一天一天地堅持著,大家互相鼓勵,以苦為樂。

我們幾天來,沒洗過臉,刷過牙,梳過頭,連手紙都沒有。在號裏,我們聽到當地學員給我們講述的情況,說:這裏是夠邪惡的,以前學員進來,不管是冬天,夏天,每人被脫光衣服,每天被潑50~150盆涼水,管教在外面聽著數數,裏面潑,有的犯人實在看不下去,就往牆上潑,不管是管教和犯人打學員都是次次見血,有一位60多歲的老學員,胳膊被打傷,流著鮮血,它們用方便麵的調料撒在傷口上,用被子蓋著,如果不聽話就被脫光,讓穿著褲衩到風場口上罰站。給學員強行灌食,它們往食物裏邊加辣椒麵和瀉藥,導致學員回來就不停地上廁所。它們就用這種方法整治學員。

在提審過程中有的警察大罵師父,想罵甚麼就罵甚麼,罵得很難聽,當我們面對邪惡的時候,我們也看到了確實有好的警察在擺放自己的位置,有一名警察,對師父特別尊重,一口一個你們師父是怎麼說的,你們的師父可不讓你們這樣做的,他對師父的尊重從他的言語表達出來,他從來不打罵大法弟子,也不說髒話,我們希望有更多這樣的警察,在正法的過程中認真地擺放自己的位置,不要再做惡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北京學員
2000年12月15日

註﹕該北京學員12月7日和女兒一起去天安門,她本人絕食7天,因沒有報姓名14日被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