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阿心的故事


【明慧網2001年1月1日】阿心得法兩年多。去年7月20日聽說邪惡要污衊師父和大法,她就飛抵北京,22日早去天安門廣場找警察要求上訪,被關押兩天後由當地人員接回。

去年冬天她決定再赴北京,五歲的女兒預感到了,在幼兒園裏撕裂心肺的哭喊著媽媽,她決斷地割捨離情,她知道與法難相比,修煉人承受甚麼都是微不足道的。在嚴密盤查下她奇蹟般上了去天津的火車,她悟到天津就是天近,所以一路上她都在向車廂裏的人洪法,憑著正念她進了北京。在京郊她和大法弟子住在一起,夜裏睡在一張木板上,有被子的同修都凍得睡不著,她衣著單薄卻睡得很香。原本是來上訪的,後來一位河北的同修講自己的家鄉邪惡很猖狂,很多同修都有怕心,有的不堅定了。她就決定與這位同修去河北偏僻的農村弘法。在長途汽車上她將座位讓給他人,並大聲向車人弘法,車上有一個警察也默不言聲。司機指著車上掛著的一幅觀音像說與她很像,車人也如是說,但她絲毫不動心。她悟到此次是師父讓她修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在河北農村學員家中,她將帶來的書和明慧網交流資料交給當地同修,在與同修交流時,大隊書記來了,這家學員知道來者不善,但阿心很坦然,她想不該進來的就不該進來。結果那書記把門簾一掀,對著阿心的背影說了聲「來客人了?」,轉身就走了。後來,儘管有人通風報信,但在師父的保護下,阿心做完該做的事後,安全地離開了。她又踏上了去哈爾濱的列車,那是她闊別多年的家鄉。在車上,一覺醒來是長春,再一覺醒來是公主嶺,背著《洪吟》,想著慈悲偉大的師父,阿心不禁淚流滿面。當時那裏一些同修在邪惡的謊言面前對大法及師父疑慮,阿心的堅定和正念使他們清醒了,很快歸入堅修弟子行列。

回到南方的家中後,阿心遭到丈夫的毒打,滿臉青紫。回到娘家過春節的幾天中,她與娘家的同修交流後,大家恢復了集體學法和集體煉功。煉到第三天她被抓進看守所,15天監禁中她與其他同修處處為別人考慮,原來打人很兇的號長也跟她背起《洪吟》,出來後也看了《轉法輪》,埋下了得法的種子。

阿心幾次出去煉功,幾次家中被抓,她都是憑著正念闖過來了,睡在看守所冰冷的水泥地上,外面下著冰冷的雨,她卻絲毫不覺得苦,她的思想沒那麼多曲折,儘管甚麼也看不見,也感受不到,但她認準一點:活著就為了修大法,不能同化大法寧願放棄生命。

修煉前,阿心刁蠻任性,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兒。修煉後,丈夫幾次離婚要挾,幾次毒打她,連警察都看不過去,有一次洗棉衣的桶裏都是血水,她丈夫喃喃著:真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啊!阿心知道這都是業力輪報,欠的就要還啊。

阿心沒有工作,但她仍拿出自己和家人的積蓄買了印刷機,作了大量應做的工作,呼喚更多的學員走出來,元旦前,本來她想與同修 「走出來相約天安門」,但為了更多學員走出來,讓更多連師父經文都看不到的學員跟上正法進程。她與一位同修去了江西,儘管知道那裏很邪惡。但後來我們失去了聯絡,聽說她們被關在江西某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