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背景上的朵朵白蓮

記一件小事

【明慧網2000年7月3日】 去年7月份以前,生活對於我們這些在美國讀書的大法弟子來說是那麼的簡單,平靜而又充實。每天除了完成自己在學校的學業和研究以外,業餘時間幾乎都用來煉功和學法了。埋頭去自己的執著心,真有些「山中無甲子」的感覺。

但是,自從去年7月,中國政府中少數幾個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忽然在一夜之間將法輪功定性為「非法組織」,在中國大陸全面展開了對億萬的大法弟子殘酷迫害的序幕。

在最初的那段黑暗的日子裏,中國官方媒體採用各種卑鄙的手段對大法和師父進行鋪天蓋地的詆毀。我每天看著那些歪曲事實,造謠,顛倒黑白的報導,心中無比痛苦。由於當時對大法認識的不足和人的思維方式的干擾,我時常有種回天無力的感覺。思想業在那段時間也非常放肆,時常會在我的大腦中投放一些懷疑大法的信息。那些日子胸口時常像壓著一塊大石頭。同時也隱隱感到,我妻子和我們當地的其他一些大法弟子也有類似的狀態。

但是,我們都清楚我們必須做些甚麼。終於有人提議從我們本地做起,盡我們所能的澄清中國大陸在世界範圍對大法的謠言。我們決定在當地面向華人開一個「法輪功問題問答會」。我們針對中國官方媒體對法輪功和李老師的肆意歪曲的報導,很快組織編寫了一份5頁的法輪功真相說明材料──「法輪功的幾個事實」,準備在會上發給來參加會的當地華人。

在會前,妻子和我拿著材料原稿到一家Kinko's複印店複製多份拷貝。那些日子,我們內心的基調總是灰色的,很少笑。時常在一種內心壓抑的狀態下幹事。在大批複印之前,為了測試複印質量,我首先將一頁原稿放入複印機中複印。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常規複印紙應該是雪白的,可是我們發現,我們複印出來的複印件卻是一種天藍色的,質地很好的紙。而且,在天藍色的背景上還有一些奇怪的白色圖案。我的第一反應是:複印機可能出問題了。為了證實複印機的確是出問題了,我把剩下的4頁原稿也放入複印機中,再次試著複印。結果發現再次印出來的還是同第一次一樣,是那種藍底白色圖案的紙。妻子說:「不行,我得去找工作人員。複印機出問題了。」我手裏拿著複印出來的那5頁材料,看見文字印在這種藍底白圖案的優質紙上,顯得十分別緻。就對妻子說:「我看這種紙也很別緻,就將就著用吧,不用再麻煩人家。再說時間可能也來不及了。」於是,我把5頁原稿放進複印機,設定了一次批量印刷20份。可是,奇怪的是,這次複印機出來的卻又全都是常規的白色普通複印紙。妻子和我相互看了看,「真是怪事!」我們小聲嘀咕。可是心中仍然被那種麻木的,灰暗的東西籠罩著,並沒有多想發生的一切。在我們無聊的等待複印結束時,我下意識的又一次拿起前面複印出的那5頁材料翻看。當我們仔細去端詳那一個個白色的圖案時,妻子和我幾乎是同時意識到原來那藍色背景上白色圖案是一朵朵的蓮花。它們有些是綻開的,有些是含苞待放的。在藍色背景襯托下,靜靜的透出一股出淤泥而不染的超凡。默默的看這一朵朵蓮花,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

胸口壓抑很久的那個灰灰的東西突然卸掉了。我們知道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那天,面向當地媒體的新聞發布會和面向當地華人的事實澄清會開的都十分成功。我們的校報和當地的第一大報在會後都對大法做出了十分客觀的報導。而且,當地的第一大報隨後還邀請了三位弟子就法輪功問題進行了一次專訪,並對專訪的內容進行了翔實的報導。

時光飛逝,轉眼一年已經快過去了。在這一年中,大法在風風雨雨中樹立了不朽的威德。磨難也鍛造了我們這些大法弟子,使我們修出了一顆顆對大法堅如磐石的正信之心。這一年中,太多的事發生了,許多許多的事情都淡忘了。近一段時間,我越來越明確的悟到「走出來,向世人說明真相」是我們所有大法弟子「助師世間行」的具體體現和我們當前的一種修煉形式。這才忽然又想起了一年前發生的這件小事,寫出來和大家共勉。

(美國學員2000年7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