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所遇到的一些國內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0年9月6日】 自今年年初,我曾幾次回國聲援國內弟子護法。在大陸,我接觸了一些國內弟子。他們中的一些人、一些事蹟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我想借此機會把他們中的一些精進實修、堅定護法的感人事蹟講給大家,和大家分享,鼓舞我們海外弟子在助師正法的洪流中走得更堅實、更純正。

有一位大法弟子,中國把法輪功定為「邪教」之後就毅然上訪。曾被抓幾次,後還被關進精神病醫院。一百多名醫護人員召集在一起為他會診時,卻被他說服了,醫生們得出「正常」的結論。他的事蹟曾多次登在網上、各新聞媒介上。我第一次在國內見到他時,大家聚在一起,他卻顯得那麼默默無聞,他只是在旁邊靜靜地坐著,我還以為他是某弟子的家屬呢。後來又幾次見到他,我們在等其他弟子時,我見他帶著耳機,在聽師父講法。實際上,國內好多弟子非常忙,他們在底下機智地做了大量的護法的事情,冒著被抓、被判重刑的危險,而且是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下,沒有經濟來源,有的無家可歸,有的有家不能回。我被這位弟子的在這極其艱難而又非常忙的環境下抓緊時間學法的實修精神所感動。我問他在精神病醫院裏是否關很難過,精神上壓力很大,他說他倒沒覺得,相反,比起看守所來,在醫院裏他有學法、煉功的自由。他的這種在逆境中的堅強意志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4.25前夕,我又見到他,他當時已多次被關,他說,他這幾天一直在嚴肅地想著這一重大日子,他打算再次挺身而出護法。我被他那顆堅定、純淨的護法之心所打動。

還有一位弟子,40歲左右,臉上沒有皺紋,看上去非常年輕。她見到我,見到任何人,都不停地講,逢人就講,大法怎麼好。她的話能深深地打動著每個人的心。她是農村人,很愛講話,總是笑瞇瞇的,心很直,很善良。我和她住了一晚上,她不停地跟我講她們全家如何學法受益,這麼好的法政府為甚麼要打壓。她告訴我,學法前她不識字,學了大法之後神奇般地認識了大法書中的所有的字,而且會寫自己的名字了。叫我驚異的是,她講道理時,常常引用師父的原文,她學法學得很透。她跟我講,她學了這個大法,能使她的子孫後代都受益無窮。人生就這麼短暫幾十年,有甚麼放不下的呢?為了能讓人們知道大法是好的,死了都值得。她比我大,但她總是稱我「姐」,是她們那裏的尊稱。我還記得她當時跟我講話的情景。她說:「姐,你說我死了值不值得?我死了都值得啊!」說完,她就哭泣起來。我被她那顆明淨透徹的護法之心所震撼,同時也為自己的這顆不那麼純淨的心感到自己與她的偌大的差距。自己總是感到自己的這個執著,那個執著,而且還有很多不好的心。而她已完全沒有了這些。

她的臉被警察用皮鞋底打成了紫茄子色,我見到她時她已被釋放了多日,還能看到她臉上被打的黑黑的印跡。

她很會講,總是循循善誘。她說,她的兒子學了大法之後,一改以往每天放學回家玩電子遊戲機、不寫作業的狀態;現在,他放學後,努力寫作業,還幫助其他同學,有時還幫她幹家務活。早晨,小孩早早起床,煉功,學法。現在學習名列前茅。她說,你說咱們政府怎麼了?國家領導人怎麼了?你說一個學習成績好、愛幫助別人、不讓大人操心的孩子好,還是一個學習不好、整天玩遊戲機、讓大人操心的孩子好?政府不讓學法輪功,難道政府希望孩子都是原來那樣的孩子麼?俺是做小買賣的,給孩子攢學費不容易,孩子如果學不好,那大人操的心、花的錢不全都白費了麼?話雖簡單,但卻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她的整個身心都是讓人們知道大法好。無論是和弟子們在一起,還是面對警察,還是面對採訪記者,她只有這一顆純淨的心。

還有一位弟子,被關多次,家裏都被封了,她還是那麼樂觀。她跟我講了她在護法過程中心性不斷地昇華、對法的理解層次不斷地提高。有一次我要找她幫一些忙,但難於找到她本人,托另一位弟子去問她。後來,我想到在迫害中她差不多已傾家蕩產,做任何事都會是非常的艱難,就把心中的不安告訴了這位被托弟子,想另尋辦法。但這位弟子說:你不要有這種想法,儘管放心。她(指那位弟子)會去做任何她認為應該做的事。他的話一下子使我平靜了,擴大了我的心的容量。我被他們那博大的心懷所感化。那些與學員之間的磕磕絆絆的難受的感覺也一下子被他們的慈悲之心溶化掉了。

在大陸我遇到了好多弟子修得非常堅實,而且大家彼此非常真誠,互相鼓勵、支持,在惡劣的環境中維護著一塊純淨的提高、修煉的淨土。我第一次被關在天安門派出所時,和許多大法弟子關在一起。大家互相切磋,共同提高。有一位年輕弟子,當時是她第二次被抓,所以她總是鼓勵著那些頭一次走出來的弟子。她人長得很秀麗,總是微笑著,和你說話時是總是拉著你的手。我當時跟她講了我心中的疙瘩,我說我不知道警察將把我送回老家還是留在北京。她拉著我的手,清亮的眼睛看著我說:我們是改造環境,而不是選擇環境。我心中的疙瘩一下子化解了。一會兒,我又起了一顆放不下的心(我已記不得是甚麼了),她似乎知道我在想甚麼,就又對我說:「師父講,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我的心又寧靜下來了。不一會兒,她和她的同伴們被警察帶走了,大家都是詳和而又堅定的微笑著揮手互相鼓勵。

還有很多弟子感人的事蹟,這裏就不一一講了。他們對大法那顆堅不可破的心鼓舞著我,鼓舞著周圍的同修,感化著世人及抓、打他們的警察。他們所做的一切「為大法、為大法的修煉者、樹立了最最偉大而永遠的威德」,我把這些事蹟中的鳳毛麟角寫出來,和大家分享,但願我們大家不辜負師父的慈悲和愛護,破除「根本的」及「最後的」執著,「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一美國弟子
2000年9月5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