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明慧網2000年9月4日】 我是四川省某市的一名大法弟子,九八年十月得法。自去年7.22日之後,我一直不相信電視及報紙上的各種宣傳、報導,堅信法輪大法是最好的,師父是偉大的,認定教人向善、做好人一定是對的,所以一直堅持在家煉功,從沒間斷過一天。

今年元月十三日,單位害怕我像其他弟子一樣進京上訪,對我實行高壓政策,要我明確表態:繼續煉法輪功就開除工作,不煉就既往不咎;同時單位二三十名同事輪番勸說,對我曉之以厲害;警區幹警又收繳了我放在單位和家裏的大法書籍。在一天的輪番轟炸中,我雖然感到很痛苦(我愛人已下崗,孩子在讀大學)但還是挺過來了,始終堅持修煉,不說假話,沒做壞事,你們要怎麼樣隨便。最後單位領導研究決定讓我停職反省。晚上,兄弟姐妹用他們的道理對我進行勸說,我都未動心。經過反覆思考,在個人利益和大法之間,我寧願被開除公職,而毅然地選擇了大法,於元月十四與另外兩名功友一起到北京上訪,要求中央還大法的清白。幾天後被遣送回本地,行政拘留十四天。春節後上班。又通知我到城東警區辦學習班。學習班裏只有我一個人,每天有單位派人負責接送,無節假日和星期天,期間除幹警作轉化工作外,就是學習公安部有關通知精神和攻擊大法的資料,要求寫書面認識等。辦了近兩個月時間。辦班期間,我始終堅定我的信念,堅持修煉大法,並把手抄的《轉法輪》帶到警區看,後來被發現。警長對單位的人說,他們沒辦法,叫單位領回去處理。

四月十一日單位派車送我到市精神病醫院。當時騙我及家人,不是說有精神病,而是說有精神障礙,說帶去看心理醫生。到該院後,醫生只跟我說了幾句話,問明了我沒有精神病,而是因為堅持煉法輪功被送來的後,就到另一間屋去和單位的人協商去了。一會兒進來幾個人騙我說去檢查一下,便把我挾持到了住院部五樓的女病區,當時我並不知道,上了五樓後有一道門,他們就把我關在裏面,也沒人來管我。大概兩個鐘頭後,就叫我輸液,我不輸,就上來幾個人強行把我拽入輸液室,有的按手,有的壓腳,有的扯頭髮,把我的兩手及上半身綁在床上給我輸液,輸完液後也不鬆綁,繼續綁起讓我睡覺,即使大小便都不鬆綁,到第二天早上該起床了,才鬆綁,每天至少捆綁18個小時,除輸液外,每天強迫吃藥。輸液後,我身體反應非常強烈,感到頭暈,心慌走路不穩,就是走十幾步都要人攙扶才行,一天上廁所因輸液引起兩眼發黑,摔在廁所裏,把門牙都磕缺了兩顆,下嘴唇也磕破了。整天都像想睡的樣子,眼都睜不開,幾天後,藥物敏感,全身奇癢,臉部和眼睛都腫亮了。所幸的是只輸了三天,如多輸幾天,其後果不堪設想。

平時除了睡覺以外,其餘時間都被關在一間大屋子裏,所有女病人全在那裏吃喝拉撒。在這惡劣的環境裏,我還是沒被嚇倒,在裏面照樣堅持學法煉功,沒有書,就默記《論語》,《真修》,《洪吟》等篇章,半夜煉功,就是這樣,還是經常被護士破壞不能煉完,因她們都知道我煉功,值班護士就經常查夜,發現後就不准煉,還硬要我去吃藥,不去吃,她就把藥和水拿到床前強餵我吃了才走。半月後,家屬來看我並進行了苦勸。開始我也沒動搖,想單位開除了我總要放我回去,後考慮到在這裏既受摧殘,又煉不了功,要出去遙遙無期,為了早日脫離這個環境,就違心地答應了家人說不煉了,後在家人多次找到單位,強烈要求放人的情況下,還是關滿了一個月才放我出來。

這時人已經被他們摧殘的不行了,一點都睡不著覺,反應遲鈍,手腳還不聽使喚,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身體極度虛弱。回家後第二天,單位不顧我身體極差,又把我叫到了單位叫我寫思想認識,我以前在醫院寫的「端正態度,不煉了」幾句話都是違心的,現在我要糾正過來,因此,我堅決不寫,並說我身體這麼差,我還要煉功。又在家呆了十多天沒有上班,最後還是家人背著我以我的名義寫了認識給我交上去後才讓我恢復了工作。但每月只發兩百元生活費至今。

在這次過關中,我雖然堅定,但也說過違心話,也知道家人為我寫了認識卻沒有勇氣去證實過來,以至一段時間領導及同事問及此事,我都迴避不談此事,為此,我也苦惱過,自責過,痛悔過。以後一段時間,我加強了學法,使我進一步明白了法理,並下定決心徹底放下名利情,把做得不夠的地方糾正過來,於是今年7月20日,我主動向單位領導講明了那份認識不是我寫的,我從醫院回來沒吃藥,就是堅持煉功,身體才逐步復原等情況。這時我心裏才感到了一絲寬慰。

在這次過關中,經過考驗的時間比較長,過的坎一個比一個大,也有過動搖的時刻,但正是這些魔難,才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與其他同修之間的距離,俗話說,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在這摔摔打打中,才使我對大法的法理有了更真切,更深刻的認識。也進一步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只有多學法,才能更深地領會法理,增添信心,才能過好每一關,每一難,才能邁出更堅定的步伐。

回首自己的前半生,雖經歷過六十年代的困苦生活,文化大革命和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等風浪,但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做人;本本份份做事,從不敢,也不曾越雷池一步。一個十足的弱女子。是大法使我從昏昏噩噩中清醒過來,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和意義,知道了做人及做一個更好的人的道理,如果沒學這個法,我沒有如此的膽量和見識,是大法給了我力量,使我在風口浪尖中能挺起胸膛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