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大法中來了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明慧網2000年8月5日】 尊敬的老師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高興有機會向老師和大家彙報一下我修大法以來的體會。

我是1998年3月得法的。過去我在工作崗位上,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地幹了30多年,結果積勞成疾,得了各種各樣的病。先是肝炎,心臟病,腦血栓,膽囊炎,糖尿病等,後因子宮肌瘤又做了大手術。全身幾乎沒有好地方,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每年春秋兩季都要住進醫院去治療。每次都是因為針扎不進去了,病還沒好就得出院,不得不回家吃藥治療。自己遭罪不算,親人也跟著操心難受。

每年花費國家大量的醫藥費(自己也要花一部份),少則幾千元,多則上萬元,但病情也不見好轉,因此就成年吃著藥並參加各種健身活動,比如打太極拳,太極劍,散步,也練過一些氣功,但沒有效果。又每天早晨溜達活動活動胳膊腿腳,就是這樣依然不見效,每年必須得住一、二次院。

98年的一天,我們單位的一位領導說,他老伴煉法輪功都來例假了,可好了!你為甚麼不到我家串門,跟她學學法輪功?她啥病都好了!因為我了解他老伴,她從20多歲就有病,這回全好了,這對我來說,特別震驚。

第二天,我就到他家去了。我一見到她啊,真和老師書上說的一樣,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沒有皺紋,臉上光光的、白白的,這哪像60多歲的人啊!接著她給我介紹她怎麼消業、怎麼過關等等。她原來上樓手裏不拿東西,還得中間休息一下,現在拿30斤東西中間不休息一氣就上來,這對我來說觸動很大。

後來我又到我們的老鄰居家去了解一下她煉功的情況。她也來例假了,滿面紅光,精力特別充沛,病都好了。這些活生生的例子教育了我。從此我每天早晨5點鐘就出去煉法輪功。有一天,煉功點上的負責人說,光煉功、不學法就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這樣我就參加了集體學法,每週早晨學兩次;後來聽說還有小組學習,在輔導員家裏,白天學習,都是退休的人,每天學一講,學完了就雙盤打坐。那裏我歲數最大,可是得法最晚,人家都盤1-3小時,我只能盤半個小時,這時我才感到自己得法太晚了,我得趕緊學,於是我就又找到開始去的那個同事家看老師的講法錄像,每天看一講,共去了9天。從此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心臟也不痛了,也不咳嗽了,精神狀態也好多了,走路輕快了;不需要住院、打針、吃藥了,給國家節省了醫藥費,大法真好啊。

可是好景不長,去年7月22日開始,政府不讓煉法輪功了,煉功點被解散了,誰也不允許去煉了。緊接著每天電台、電視台都播放對法輪功誣蔑的節目,單位還找我去開會。我心想,就為這點事嗎?我也沒去。心想不讓煉就不煉,我這個人一向都是聽政府的話,政府讓幹啥就幹啥。但是我認為法輪功是一種很好的功法,祛病健身、教人向上,做個好人,有啥不好的?有百利而無一害,為啥不讓煉呢?我不就是為了有個健康的身體嗎?煉這個功有啥不好呢?他也不反政府,就是讓我們去反我們也沒有精神頭兒去反啊!都老掉牙的人了。我就想不通為啥不讓煉法輪功。但是我學法不精進,對法也不堅定,就像老師說的那種「中士聞道」,煉也行,不煉也行。我就不去煉了。

因為每天早晨起早都習慣了,還得到外面去鍛煉身體,那幹啥呢?還是打拳練劍吧。但還是捨不得放棄法輪功,回家我還煉法輪功,心想:煉就比不煉強,活動活動身體。可是身體卻越來越不好,一天比一天消瘦,老伴、孩子都讓我到醫院檢查去,我不情願地去了。住院後一檢查,把大夫嚇壞了:血糖的指標達到了18.9!又做了個全面大檢查,包括肝、心臟、眼睛、腎臟等等,結果問題都不大。我鬆了口氣,心想:這還是煉法輪功煉的。因為當時我認識兩位同志,他們的血糖指標才16,有一個就眼底出血,尿裏有銅體,說不行了就不行了,總哭;還有一個也是血糖指標16,一年就發展成綜合症,很快死了。我的指數比他們高3個數,卻沒啥大問題,那不是煉法輪功煉的嗎?我很高興,於是住院打針治糖尿病,打著針心臟就痛了,因為這藥是很貴的,每一針250多元,也不是治心臟病的,就又換打心臟病的藥,最後打到血管都扎不進去了,病也沒好出院吧。剛出院又做一次檢查,結果心臟有3樣不正常,住院時心臟才一樣不正常,那時還不痛。這時我想到了老師說的話:「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

我明白了,沒按老師的話去做,我又回到常人的這個位置上來了。又成了常人了,整天打針吃藥,非常痛苦,不但自己痛苦,家裏的親人也跟著操心難受,又花了國家不少的醫藥費。不光我這樣,我們停止煉法輪功的老太太,一見面都說病又犯了,住院、打針、吃藥,負擔都很重。有的單位經濟效益好的,還給報銷一部份醫藥費,有的全部自己花錢。大家愁眉苦臉、心情沉重。很多人已經煉了3、4年,甚至5、6年,病都好了,都是法輪功的受益者,可政府不讓煉了。

現在,中國政府對大法弟子又抓又打、又關又押,特別是有的被極其殘酷地折磨致死,真是慘無人道、令人髮指。他們都是好人吶,是真正的好人吶!一點壞事都沒有幹過,政府這樣的對待他們,天理難容,就不怕遭報嗎?!我是一輩子都聽政府話的人,不讓煉法輪功就老老實實地不煉了,可是身體馬上回到常人的位置上來了,甚麼病都回來了,打針吃藥,一年花了1萬多元,這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嗎?我信任了一輩子的政府啊,你到底怎麼了,我們煉法輪功有甚麼罪啊!

由於我多年有病,我在美國的女兒一直很惦記著我,總打電話讓我來美國,我也知道來美國能煉法輪功,可是簽證能簽上嗎?聽說有的人簽8次都沒簽上。出乎意料的是,很順利地就簽上了。當然這也不是偶然的,我知道這是老師給我一個機會來美國煉法輪大法。到美國的第2天,我就開始煉功。美國這地方環境好,沒人干涉、自由自在;女兒、女婿都是修煉人,而且家裏還是一個學法點,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有利的。到這沒幾天,又觀看了華盛頓櫻花節大遊行,這次遊行對我震動很大,大法弟子都穿著煉功服,邊走邊煉功,前面有打著橫幅的,有拿著「真、善、忍」大字塊的,還有彩車,真是壯觀啊!這在中國是沒有見過的。

特別是在平時的煉功學法中,這裏的弟子都非常精進,他們大部份是年青的碩士、博士畢業,本身還都有工作,可是都積極地參加弘法、護法活動,對我的觸動很大。特別是我了解到有的弟子學大法一天學三講、五講的,我想,他們真精進,我得向他們學習,多學法、多看書。特別是老師在每次講法中都特別強調多看書、多學法,所以我每天大部份時間都投入到學法中,看書、看老師的講法錄像帶、聽老師的講法錄音帶,沒有間斷過。

有一天早晨,我突然感覺噁心、迷糊,去洗手間回來,連床都上不去,就躺在地上起不來了,眼睛也不敢睜開,但神志清醒,我知道是老師在給我消業、清理身體。女兒給我拿來了錄音機,讓我聽老師的講法,我心想,這很好。一直躺到下午一點多才起來吃了點飯,馬上像沒事人一樣。晚上又到商場去,買了點東西回來。我想到老師對我真是太慈悲了,我這樣不修又修的,還在管我,我太幸運了。老師把業力給我推出來了,我要再打針就是把業力又推回去了,老師不是白給我消業了嗎?我是個修煉人,應該放下生死,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大法的威力是無窮的。

這以後又有一天早晨起來,突然發現我的左手中指彎過去了,這隻手指以前洗碗不敢碰涼水,掰也直不起來,我也沒管它。吃完飯收拾完,我就開始學法。今天應該是看第7講。拿起書來剛看了1、2頁就睏得了不得,想睡覺。我一想,這不是魔干擾我嗎?不讓我看書,我一定要戰勝它!很快就精神起來了,一氣看了兩講,一點也不睏了。當我看到第7講有關治病的問題時,咦!我這手好了,伸開了!我就跟老伴說手好了,老伴特別高興,說趕緊給姑娘他們打電話,告訴他們手好了。

我這時又想到老師的一句話,老師說:「我的書,每個字都是我的形像和法輪」。在講法中還說:「這部法他可以指導你修煉中的一切,白紙黑字的背後存在著無數的佛、道、神。」我想老師的話是千真萬確的。從此以後,我和老伴就更加堅信大法了,學法更精進了,越學越覺得時間不夠用,知道的太少,要學的太多了。每天感到很輕鬆,我又回來了,回到大法中來了!

同修們,如果你有像我一樣的經歷,請你不要再猶豫了,趕快回到大法中來吧!老師說:「法難得」,珍惜這萬年難逢的機緣吧!

謝謝大家!(2000年華盛頓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