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煉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明慧網2000年8月5日】 尊敬的師父好!大家好!我是華盛頓DC的法輪大法學員。今天我榮幸地向大家講述的是我四年多來修煉法輪大法的體會。我將分幾個部份來講述:

一、得法經過

我從小體弱多病,對往事的記憶中主要的一部份就是生病、去醫院、吃藥。隨著年齡增長,對人生的思考使我經常陷入困境。為了明白人生的意義,我讀過哲學、禪學、佛教等等。

1987年入醫科大學攻讀藥物化學專業。五年的大學生活中試嘗過各種體育鍛煉,拜師學過氣功、武術。1992年歸依佛門,成為居士,幾度到寺中求法,得到的教誨只是回家一心持誦經文,不知從何修起。後來看到寺院中也賣開了東西,和尚談起了工資而並非我所想往的能解開我心智的博大的佛法,心灰意冷,無法修下去。

大學畢業走入社會,尤其到外企工作後,我變得非常實際,頭腦中逐漸充滿了金錢、享樂。以前認為不好的那些行為也逐漸接受,認為道德也得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幾年之後,身體搞得更糟。1996年初終於因嚴重心律不齊臥床不起兩個多月,心區持續性疼痛,晝夜不眠,中、西藥及每日習煉氣功均無效,後來又並發尿路感染,身體日漸衰弱,幾乎拿碗的氣力都沒有了。絕望之餘,遺憾空活一場,不知人生為何。

正在走投無路之際,得知有一個法輪功的九天電視錄像講座,抱著聽聽試試的想法參加了九天講座。頭兩天,幾乎都在昏睡,第三天早晨,奇蹟出現了,近二十多年來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身輕的狀態,連日來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卻早起給妻子做好了早飯。接下來的七天我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宇宙大法,,我如飢似渴地讀完了《轉法輪》。立刻把伴隨我多年的一抽屜藥扔了,把一箱子氣功書燒的燒、賣的賣,

在我生病臥床期間,那位我跟隨了八年的氣功大師聽說後要給我來治治病。九天班後,我身輕體健,卻聽說那位氣功大師住醫院了,他長期給別人治病,開氣功門診,做氣功報告,最終連自己的生老病死都不能解脫,如何教授別人。從那以後,我堅修大法,放棄了過去所煉的一切。

二、修煉之初

修煉之初,從做一個好人做起,把平時拿公司的東西送還,一改不良習氣,工作勤勤懇懇,不計名利。但由於煉其他氣功多年,眼見那些煉功人不重德,所以只是在家獨修,98年初來美攻讀博士學位,才開始深深地受益於集體學法、煉功。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得最紮實。」

來美一年中,有緣參加了紐約法會和紐約集體煉功活動,兩度見到了師父。使我對大法有了徹底的新的認識,使我完全從獨修中走出來,積極參加集體煉功、學法、弘法活動。幾個月竟比我獨修兩年多的長進都大。

三、真正修煉

99年4.25之前在平和的環境下修煉過來,學法、煉功、過病業關、弘法。直到99年4.25我才覺得真正修煉的開始,4.25對我的震動是巨大的,事發之初,還有些不理解,認為國內的同修是不是沒做到忍。後來我悟到,我們修煉的忍,是宇宙的特性,而不是常人所認為的忍。我們忍下了個人的利益,為真理而直言,用的又是善的方式。如果我們連正和邪都分不清,怎麼能算是修正法呢。

同時我發現,自身有很多不正的東西隱藏得很深,修大法就是要修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人身體狀態不正確會生病;一個社會狀態不正確就會表現出各種不良現象。修煉人都向內去修,人人都修正過來,人類社會不就修正過來了嗎?我們要修正,一切不正的惡勢力都會反對,反而要污衊我們不正,說我們不忍。如果我們不去說明甚麼是正的甚麼是不正的,不就等於默認了不正的東西嗎?向社會說明真象都被認為是不忍,惡勢力造謠生事卻能橫行於天下,公理何在?!

從那以後,我心中的正氣就隨著正法而加強。修煉前,我對社會上那些不良現象憤憾過,但我退縮了,覺得一個人的力量太弱小了,慢慢地麻木了,接受了,不知不覺中竟隨波逐流了,純真善良的本性漸漸地被那些污垢埋沒了。是宇宙的大法喚醒了我的良知,給我勇氣和力量去正法,不管邪惡勢力貌似多麼強大,我毫不畏懼,因為我「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

99年7月20日是人類歷史最黑暗的一天,中國政府中少部份別有用心的人挑撥是非、歪曲事實,開始了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把上億努力做好人的人推到了政府的對立面上。華盛頓DC的學員立刻行動起來,到中國大使館請願。當天陸續從各州趕來的學員聚集在中國大使館門前,希望表達海外大法學員的心聲,希望中國政府不要逆天而行,對這麼多好人採取暴行。

兩個星期中,我們到中國大使館、國會山莊請願、煉功,走訪國會議員、參議員、各國大使館。我們雖然衣著樸實,英文並不流利,有許多學員也不是美國公民,但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修煉者,我們用真心、善心向世界人民說「法輪大法好,做好人沒有錯」。我們的真心得到了美國人民的支持,99年11月18日,美國眾議院全體通過了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鎮壓法輪功的218號參眾兩院共同決議案。11月19日,美國參議院也通過了相關的217號決議案。同時聯合國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組織、美國政府、加拿大政府等等都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停止暴行。7.20以後,大法在海外的弘傳對海外學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們不但要更加精進學法、煉功、弘法,還要護法、正法。

去年感恩節,中國學生會舉辦了一個餐會。電子郵件通知說餐會後有活動,要播放一個錄像片,內容不確定。我看到後立刻想到,這樣不光明正大,一定是中國大使館想利用學生會破壞大法,就連夜準備了十幾頁的有關法輪功真相的資料。果然不出所料,餐會後,播放了詆毀大法的錄像片,錄像片結束後,我馬上站起來說明,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我所了解的法輪功完全不是這樣的,希望大家看一看這些有關法輪功真相的資料,然後將資料分發給大家,同時,我們要求播放了法輪功真相的錄像帶。

春節前,學生會故技重演,我們幾個學員覺得不能再這樣讓中國大使館肆意破壞大法了。我找到學校有關舉辦活動的規定,我發現學生會的行為是不符合規定的,他們在舉辦活動時,沒有如實地向學校說明活動內容,沒有說明中國大使館提供的錄像帶是污衊和誹謗性質的。我善意地向學生會主席說明了學校的規定,並希望和她談談法輪功的真相,我們有一個學員也和她談了談。那位學生會主席沒再播放中國大使館的錄像帶。今年暑假,這位學生會主席要畢業了,她主動推薦我做下一任中國學生會主席。

四、在正法中修煉

大法蒙難已經一年了,這一年中邪惡的舊勢力對大法進行了始無前例的迫害,從最初的抓人打人,到後來的極盡所能。從趙金華被打死到現在20幾位大法學員被折磨致死。國內學員的大善大忍,捨生取義的精神使我對真、善、忍不斷地有新的認識。

以前修煉時有一些小關很難過去,一年來,在正法中修煉,我的心胸的容量在不斷地擴大,這些小關也就根本不在話下了。

師父在《無漏》經文中說「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我發現當有些關忍不過去時其實是捨不下。捨不下的是在很低層次中被認為有價值的東西,抓住那些東西不放可能空活一生。任何事情都存在著取和捨,做弘法工作時也會帶進個人的執著而需要捨。師父在《真修》經文中說:「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很多執著放下了,「放下執著輕舟快」,過去做事,花在「思想鬥爭」和討論上的時間很多,目的性很強,甚至做一件事情時帶的目的很多,都想兼顧到,結果造成「人心凡重難過洋」。而現在有時念頭一閃就能付諸行動,也就能擠出很多時間學法。

師父一再強調學法,尤其在特殊的修煉時期,大法弘傳的發展非常快,不抓緊學法,根本就跟不上。在修煉中,我時常感到我與大法的千絲萬縷的聯繫在拉我,千絲萬縷的常人執著也在拉我,有時覺得這兩股力量就要將我分成幾塊。當我精進的時候,就感到法的力量將我推進,當我怠慢的時候,各種執著就重重地拖著我。修煉非常嚴肅而複雜,來自外部的破壞,內部的干擾並存,如果在法上不夠精進,就很難分辨。從得法到在正法中修煉,我體會到在正法中修煉精進得最快。在得法之初,從常人中起步,和周圍的人比較,和自己的過去比較,以一個常人中的好人做標準,修得非常慢。來美後,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經常和學員們一起交流,和周圍精進的學員比較,標準高了一些,但仍很慢。人間正法開始,我發現這個標準必需提高一大塊,才能跟上大法弘傳的要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它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每一層次都有不同的標準,要想提高層次,你必須放棄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髒東西,同化那一層次的標準要求,這樣你才能上得來。」

能在正法中修煉其實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們每一個大法學員都應該珍惜這個大好的機會,「助師世間行」。師父在《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中說「高層生命也經常跟我在講,覺得你們能夠在這裏為大法做貢獻,這給你們將來的生命在相當長久的以後的歷史時期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就說他們也在羨慕你們,他們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來做這種事。」我不想說在家修有甚麼錯,我只是以我個人的體會覺得錯過了這萬年不遇的在正法中修煉的機會實在可惜。

現在中國政府對大法的污衊造謠使許多人對大法產生了誤解,甚至有些學員也受了矇蔽。目前惡勢力不僅僅是對學員的迫害,主要是對法的破壞。大法在人間蒙難,我們作為在大法中修煉的學員怎麼能等閒視之呢?!師父在《法定》經文中說:「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我們作為學員應該比任何人都更知道大法的珍貴,我們應該利用一切條件向世人說明真相。

世界各地來華盛頓DC觀光的人很多,我們就把有關法輪功真相的資料編成冊子,分發給遊人。週末,我們在國會山莊集體煉功時,經常有從中國大陸來的旅遊團經過煉功點,他們看到這裏有這麼多人在煉法輪功時,非常驚訝。有很多從中國來的有良知的遊客主動接受我們的資料,表示對中國政府暴行的憤慨。除此之外,我們還利用一切辦法,突破中國政府的消息封鎖,將真相資料發到國內。

本來在四年多的修煉中,我有很多的修煉經歷,也曾經對自己那些過關的經歷津津樂道,然而在今天大法弘傳於世、人間正法的波瀾壯闊中,無數大法精英奮力精進、捨生取義,我自己那點事,悟到的那點理實在微不足道。我只是無限地慶幸我能溶入大法的弘傳中。我為能在這次人間正法中走過來的同修高興,為我能在正法中修煉而高興。

美國華盛頓DC法輪大法學員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