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助師世間行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明慧網2000年8月1日】師父從2000年5月22日至7月5日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連續出了五篇經文「心自明」、「走向圓滿」、「預言參考」、「隨意所用」、「排除干擾」等,讓弟子覺得一則感動;一則內疚。感動的是師父的慈悲,為我們承受那麼大的苦難,還是在等待我們,不願一個弟子落下;內疚的是常以忙的藉口,學法不夠精進。感謝師父的慈悲,師父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給我們機會,等待我們,讓我們能趕上這部上天的階梯。

我於1996年4月24日得法,已經快四年又三個月了,原來我是一個教會的長老,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裏搭同事便車去上九天班後,就認定這就是我一生中所要的宇宙大法,在聖經中找不到的答案都在『轉法輪』師父所講的法中可以找到,而且是講得太明瞭,我決定一修到底。

全家都是基督徒,太太是三代基督徒,兒子從小就在教會長大,很虔誠,在大學裏邊是基督團契的主席,看到我那麼認真的學法輪功,很替我擔心,請教會的牧師、長老、弟兄姐妹為我禱告,請一個我最尊敬的牧師到我家來勸化我,談不到半個小時,他領略到法輪大法是一部宇宙大法,就口服心服的不再勸我,臨走時本來有一本師母要送我的書,他主動的說不用了,原封不動帶回家。

這個法這麼好,當然我希望我的家人都能學,平常他們對我都百依百順,唯獨這一點沒辦法勉強,再怎麼講都沒用,只好請他們看『轉法輪』,但是由於宗教的框框緊緊箍住他們,不敢相信這世上真有這麼好的宇宙大法,我體悟到一個人想改變別人很難,由於這個大法能從最微觀改變自己.以前在教會,表面上雖然不發脾氣,回家一樣大發雷霆,學法後,我的火爆脾氣沒有了,心情每天都是那麼愉快,身體達到真正的健康,體會到真正沒病的感覺是甚麼,他們看到我真的在改變,也都先後一一得法。

四年多來,每日學法、煉功不間斷,雖然有的關過得好、過得不好,在跌跌撞撞中覺察自己的不足而痛悔精進,有一段時間曾經以縮短睡眠時間來學法,只要一睡醒覺,不管是三點或四點,我都會認為師父已經讓我睡夠了,趕快起來讀書學法。但是學法中,想把大法工作做得更好,帶著很多人的觀念而不自知。例如,師父於1997年11月16日到台灣講法,第二天載師父看故宮博物院,我帶著人的觀念,心想師父難得來台灣一次,一定要讓師父不虛此行,所以一到故宮進門等電梯時,就趕快去申請導遊解說,但師父為了讓我去悟,沒等我就先上樓去了,我飛快的追上去繞了一圈沒找著,就趕快回一樓電梯口等待師父。待師父下來,隨師父再繼續參觀那些古文物時,才發覺師父甚麼都知道,比世上任何解說員都清楚,師父能講出當時的創作、使用狀況及其歷史背景,我才恍然大悟,我是用人的想法來想偉大的師父。

三月份在歐洲各國,四月、五月在北美各地及南美巴西弘法,走到哪裏弘法到哪裏,也都是突破人的框框在弘法,例如:三月二十二日在瑞士洛桑一個廣場上,我突破歐美人士認為的不能主動教人家或主動介紹大法的根深蒂固的人的觀念教了六、七個白人青年法輪功,結果很好。

每天早晨在公園煉功有時會被昆蟲咬,我都能堅忍不動,心想如果是我該受的,那我就受,有一次在煉功時樹上掉下一隻大大的東西在咬我的脖子,漲漲的,好像腫了一大塊,真是疼痛難挨,但我還是沒當一回事,沒有趕走它或求師父減少我一點痛苦,煉到最後已忘了這回事的存在,回家後忽然想起脖子被咬而腫起一個大包包的事,可能是心已經放下了,所以通通消了,好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

我在洛杉磯與當地學員交流時,曾談到在台灣輔導員之間的矛盾都能順利過關。初學法時,因為覺得這個法太珍貴了,無私無我地在台灣負起弘法的工作,某些人可能不了解我已經在法上悟到『不求名,不求利,沒有官當等等,一切只為大法負責』,為了大法正常發展,有人可能怕我勢力坐大,向負責人建議,採取了一些手段,這我都能理解,所以不管哪個輔導員或負責人當眾(或背地裏)批判或作人身攻擊等等都沒有影響到我對法的堅定,我都能依照師父法的要求,向內找,向內修,從來不生氣、不反駁、不爭辯,心中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四年多來,任何考驗都沒有影響到我對法的堅定與弘法的熱心、對輔導站工作的率先配合與支持。如果有人對輔導站誤解或不配合,我都會默默的幫助解圍,因為大法工作是大家的,絕對不能搞分裂或對抗。當時我只是想,大法工作如果只靠我一個人做非常有限,有更多的人負責,力量才會更大,所以我不想『扳回任何一城』只有默默的承受,把自己當成煉功人,一切向內找,不去想別人修多久了還講這種話或幹這種事,我想這也是師父安排要給每一個人去執著心的機會,所以我從來沒有申冤或跟別人抱怨,相信在法中他們以後自然會悟到而去掉執著,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有時人們不相信我真的已經放下,所以常常找我開檢討會,常常到半夜兩、三點鐘還不放我回家睡覺,我第二天還得拿錄音機到公園煉功。因為怎麼整我都不動氣,他們只有搖頭說:這個人有一個好處,就是都不生氣。當然,他們真的都是在幫我提升,也讓我找到我的顯示心和不拘小節的習慣,還有缺乏事先溝通的性格,真的是應該謝謝他們。

我體會到,這部大法之所以會越走越正,就是師父教我們遇到甚麼事都向內找、向內修。但是我在交流時故意強調:把自己當煉功人,換句話說也就是不把別人當煉功人,則很容易過關等等;次日,一位功友利用機會提醒我:如果把別人當煉功人可能比較會努力向內找到自己有哪些執著的根,否則只是認為是他們是給你過關就會忽略了認真向內找的機會。感謝師父的安排,藉著他的口點醒我,向內找要找到根,不要只找一點點。接著在讀法時更能體悟向內找之更深內涵,尤其是離開洛杉磯在飛機上讀法時,悟到那種『無私無我』的境界,每一個字的四角都閃著圓圓的金光,身心變化更大,體悟更多,讓人覺得全身都輕飄飄的,好像在飛機上有一種與天國比較近的微妙感覺,站在走道空曠處兩手向天上一伸,感動得淚流滿面,感謝師父的偉大與慈悲。回到台北後第二天在夢中,很清楚的顯現讓我看到一種景象:在書中,來製造苦、難的每一個字背後,翻開來看他的根底真相,每一個字竟然都是『佛』、都是『道』。

在這4年多的修煉過程中,也曾有過甚麼感覺都沒有,覺得師父到底還有沒有在管我?但只有幾秒鐘的時間隨即想起師父說的把那個思想業當作不是我,我要修!你干擾不讓我修?我一定要堅修到底!!而且想起97年7月親身體驗到白日飛升的感覺都是實實在在的:那年夏天我利用一個週末陪放暑假的小孩,去陽明山公司的球場打高爾夫球,沒有請桿弟,自己背球具,蠻重的,在打完第七洞時,因我先推球進洞,背起球桿就先走,要上第八洞的階梯(比第七洞高約一層樓高)時,沒有任何預警的狀態下,閭尾骨一癢,肩膀上的整袋球桿先失去重量,接著整個人身體就起空,輕飄飄地上升到第八洞的發球檯,感覺非常美妙,我完全能夠體會是宇宙特性對你的制約力量沒有了。

去年4.25事件之後,常有大陸功友打電話問:下一步要怎麼做?要不要走出去?我個人的意見,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應該走出去,但是要站在法的基點上,不要站在人的基點上,才不會做錯。『上訪』是中國憲法賦予中國人民的一項基本權利,號稱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但中國政府顛倒是非,把『上訪』硬說是『圍攻』,把教人向善的法輪功違心的定為『邪教』,無所不用其極,捏造事實,出書、製作節目等誣蔑法輪功。大陸功友前仆後繼的捨棄身家性命之安全,無私無我的站出來說真話,展現大法的威德,舉世欽敬。但是目前的狀況,海外學員也應該勇敢的站出來『助師世間行』,利用各種管道及各種媒體、新聞、報紙、電台、電視台、雜誌等,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認識大法,不被中共政府之矇騙,在將來有一個擺放的位置。

去年4.25之後,第二天晚上台灣大法弟子就決定要勇敢的站出來面對媒體、官員、團體等,主動準備資料及法輪大法書籍送給他們參考,希望他們對法輪功有一個正確認識與了解,以免一味地引用外電錯誤的報導。一年多來,事實證明,師父的法太偉大,經得起考驗,世界各地海外大法弟子大多走出來做了很多弘法、護法的工作,使更多人得法。台灣也一樣,學法人數由去年的二千多人到現在二萬多人,煉功點由幾十處到現在的三、四百點,目前北美有世界法輪大法電台,台灣也有電台節目,目的就是要利用各種管道讓世界上更多的人正面認識法輪功。

今年4月參加紐約法會並參加三天在聯合國煉功後於二十五日轉往華盛頓DC參加當地學員的交流,次日早上,一位功友帶我們到華盛頓DC林肯廣場煉功,她拿一個錄音機借我們用並說這個錄音功率很強,但我們到林肯廣場煉功時,卻放不出聲音來,最後只好從頭到尾由我喊口令來煉功,有不少觀光客拿放在旁邊的簡介(她E-mail給我說,從此以後每天都在此煉功),她說下午兩點在中國大使館有集體煉功(已經持續近一年),問我要不要去?等下午一點半我們搭計程車去中國大使館,但沒有看到人,等到2:35,心想,在中國大使館前面煉功沒有音樂帶,氣勢不夠,靈機一動,我拿著台灣護照去按中國大使館的門鈴要求見他們的領導,請示的結果,一個一等秘書出來接見我跟我內人。從中國人權談到法輪功,我給他台灣印刷的法輪大法簡介,跟他說明來意,不管中國政府如何捏造、打壓,我今天來是來告訴你法輪功的真相。我說中國當初批劉少奇及鄧小平的故事,到最後證實一切都是捏造的,我說中央電視台所播放的1,400個死亡案例,任何平心靜氣看過《轉法輪》的人都會知道那些人都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的真正修煉者,所有事實都是捏造的,我也告訴他『中國一個老農夫與兩個中共官員的對話』的故事、也說到『中央電視台到醫院採訪嚴重病人,要他們承認是因為煉法輪功才變成這樣,其中有一個病重的老人說:我這一輩子已經造了很多業了,我不想在我死以前再造業了』等等等…….談了二個多小時,想不到我竟然可以在中國的領土(中國大使館屬其領土)以一個台灣功友的身份成功的上訪,成果豐碩。這不是師父安排的嗎?如果不是沒有錄音機,如果不是集體煉功的人慢到,我就沒有機會進中國大使館,向他們說明法輪功的真相。

感謝師父慈悲,師父在新發表的『排除干擾』經文說:

『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這不是誰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對常人而做的。只是這些人太不理智了,不知對大法與修煉機緣的珍惜。

在惡毒的破壞性檢驗中所有會出現的問題,事先我都在講法中講給了你們。沒有真正實修的,走過來是很困難。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念到這裏,個人認為我們應該『堅修大法緊隨師』不要再『執著太重迷方向』了。

我們大家都很幸運,我們的修煉能夠與宇宙正法聯繫在一起,師父把這一部宇宙大法傳給我們,給我們一部上天的階梯,我們怎麼樣都報答不了師父的大恩大德。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大法已經圓滿了宇宙中的一切。威德是偉大而永恆的。在全面最嚴厲的檢驗中走過來的弟子也為大法在世間確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與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同時圓滿了自己最偉大的位置。邪惡即將被除盡;人世間的敗類也將得到應有的報應;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了。弟子們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善與惡的表現中都充份體現了各自將要得到的結果。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現在中國政府不惜血本,正變本加厲的利用各種管道,加緊誣蔑法輪功,混亂視聽,群魔在作最後的困獸之鬥,大陸功友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護法,我們能坐在家裏等待圓滿嗎?『當前,向廣大人民講明法輪功的真相是國內國外每一個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師世間行,也是對大陸學員最大的支持。』今天,大家能這樣走出來,這顆心是可喜可賀的。希望全世界的真修弟子,走出來,真正成為『正法』天象中的一份子,如師父《洪吟》中:


助法

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2000年7月10日於台北(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