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 之際給領導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0年7月18日】
某老師,某主任:你們好!

七月二十號快要到了,你們心裏有根弦不免又繃起來了。擔心我──某大家庭的小小「麻煩製造者」──給你們製造甚麼麻煩。很抱歉直到現在我才悟到我同你們之間的交流實在太少了,這是非常不對的。直到最近我才認清一個問題:我為甚麼要在公開的場合宣稱自己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不也是為了讓你們聽一聽我的心裏話,看一看一個修煉者的所做所為嗎?大法弟子一年來前仆後繼的上訪,坦然面對一切不就是為了讓人們(特別是政府的決策者)認識到法輪功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強加在他頭上的「邪教」的帽子是錯誤的嗎?而我卻自動放棄了與你們交流的機會,放棄了使你們認識我們的機會,滿足與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這實在是不夠明智。

政府採用了打壓的手段不准許大法修煉者說話,這種做法不客氣的說實在是愚不可及。大禹治水都知道要以引導為主,而不能以防堵為主,比方說,水就其性質而言是要向低處流的,但你如果人為的把它封堵在一個山谷裏,那它很可能就會變成洪水。對一個大法修煉者而言,他的理想就是向「高處」走,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使自己從精神和物質兩方面得到昇華。但現在政府卻不允許他們這樣做,強迫他們做違心地保證、違心地與法輪功劃清界限,違心的揭批「法輪功組織」的「罪行」,強迫他們回到那種讓自己感覺像是行屍走肉一般的醉生夢死的生活中去,這他們能幹嗎?人為何而生?這一問題令無數哲人和學者感到人類的無知與無奈。而李洪志先生告訴他的弟子人之為人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我個人理解就是每一個生命都有昇華自己,返本歸真的願望,這一願望是人內心深處最無法忘懷的渴望,這正如水回歸大海的渴望。這種渴望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和扼殺的。對於人民的這種渴望,政府和社會應當給予肯定而不是扼殺,當然政府有權對此進行必要的引導,但請記住,封堵決不會成功。隨著時間的推移,政府感到了越來越大的壓力,但我希望您能明白,更希望政府能明白,這種壓力是政府自己加給自己的。不管您是有神論還是無神論,都要認識到要順應客觀規律,逆天背道最終只會使自己遭到上蒼與歷史的懲罰。

好了,寫了這麼多,主要目的是希望您能改變一下對法輪功固執的看法,希望能獲得您對我們的理解和支持,更希望您在您允許的範圍內,幫助政府早日改變這種逆天背道的政策,因為善惡有報啊。制止為惡者為惡是對他最大的善,如果真與善被滅盡,眾生將永墜沉淪。(附上幾份法輪功真相的材料,希望你們能真正閱讀一下)。

此致敬禮!
某某
20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