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公民給江主席朱總理的公開信

【明慧網2000年4月30日】

江主席、朱總理您們好!

作為一個國家最高領導人,請您們放下架子,端正態度,心平氣和地聆聽一個非常信賴黨、信賴政府、熱愛祖國的普普通通的您們的子民、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心聲。

忠言逆耳但他不是為私,他的出發點是為國、為民、為眾生;讒言中聽,但他是為了達到個人的政治野心,瞞上欺下,禍國殃民。翻開中國的歷史,歷朝歷代都有這種奸臣當道、百姓遭殃、大傷國家元氣的冤假錯案。不客氣地講,國家對法輪功問題的處理純屬聽信讒言,決策判斷失誤。使法輪大法這部偉大的、曠世的宇宙大法在中國這個具有悠久文明歷史的國家,蒙受了千古奇冤,遭受如此慘無人道的迫害鎮壓,這真是在造孽啊!

雖然在我們黑龍江省發生了針對法輪功群眾的迫害事件,如群眾到北京上訪被遣返回本地後遭到公安執法人員的執法犯法、暴毆拘禁、無端凌辱。對大法學員無中生有捏造歪曲事實,搜羅所謂的「罪證」,非法關押判刑等事件,但是我無心控告哪個人,只是想履行一個公民的職責,向您們反映一下情況。並告訴您們法輪大法不是「邪教」,而是一部高德大法,一部宇宙大法。他使億萬真修者達到了或逐步達到了身心健康、道德高尚。這裏沒有任何社會上污七八糟的東西,是目前社會上一塊唯一真正的「淨土」!把這麼好的大法打成「邪教」,實在天理不容。我們修煉人講慈悲,有責任向所有的人勸善。我想盡我所能奉勸您們,該醒悟了!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師父世間難找啊!人嘛,難免有錯的時候。繫鈴宜自解,失誤宜自糾,請不要一意孤行、歇斯底里地反對。只要您們肯放下成見,轉變態度,我想一切都會迎刃而解。否則,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宇宙自有天理,善惡終會有報,您們的錯誤決定可能不僅將給自己的生命造成永遠的痛悔,還會使中華民族帶來災難!

請江主席自問:如此偉大的正法,何「邪」之有?法輪大法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李老師語)。大法修煉者決裂邪惡,為官清正,為民安分,惡者改邪歸正,善者更加善良。大法學員堅持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做好人,更好的人。大法學員的好人好事的感人事蹟過去多少曾被各大報紙報導。自去年七月被鎮壓以來,雖然李老師及大法學員遭受了極不公正的待遇,但都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慈悲心懷。有的見同號內的囚犯衣著太單薄,就脫下自己的衣服讓他禦寒;有的在監獄中教化罪犯,告訴他們要做好人的道理,成了轉化犯人的「專家」。在活生生的事實面前,一些原來不了解事實真相的、善良的警察都認定法輪大法確實是高德正法,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有的罪犯說:「我要是早學了法輪大法,就不會犯罪了。」

黑龍江省一位59歲的退休工人,煉功前身患各種疾病。在百般求治無效的情況下修煉了法輪功,在很短的時間內無需一支針一粒藥,身體就完全恢復了健康。而且他按照法輪功的要求修自己的心性,道德水平也得到了提高。他老人家把自己本不十分寬裕的錢節約下來,積攥了五千多元準備無償地捐獻給市民政局來幫助失學兒童上學。他對別人說:「我是學習了法輪大法才這樣做的,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就是這樣的好人卻在捐款時被捕並被判刑勞教三年!

另一位46歲的退休職工(病退),他煉功前身患高血壓、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和植物人差不多少,多方治療無效,修煉法輪功後不到一年恢復健康。您們說是不是奇蹟?可他現在卻因為說明大法真實情況、上訪而被勞教三年。

一位政治壯年的礦工,由於特殊的工作環境,得了一身的礦工職業病,長期受病痛折磨,煉功後一個多月恢復健康。他在單位裏工作成績顯著,曾被評為礦勞模,現在卻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拘禁三個月。在監獄中警察強迫他承認法輪功是「邪教」,他因不願說違心話而受盡非人的摧殘。他的妻子XX,人稱X礦嫂,非常賢淑、溫柔、體貼,對待任何人都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修煉法輪功前曾因為在山上揀煤被翻車的岩石砸倒,摔傷,右側臉部太陽穴處骨折,壓迫神經,留下了腦震盪後遺症,精神抑鬱,那以後見誰都像發脾氣。後來她開始接觸法輪大法,煉功三個月完全恢復正常。現在因為去北京想向政府說句自己修煉法輪功而受益,這樣一句真話,被判刑勞教三年。

一位50 歲的農民,未煉功前和別人打幾十萬元的經濟官司,煉功後不打了,撤回訴狀,他怕打官司會傷害對方,恩怨宜解不宜結,寧可自己吃虧也不傷害別人。請問現在這種思想社會上到哪兒找去呢?他沒有去北京上訪也被關押至今,已經四個多月了,受盡了慘絕人寰的毒打和折磨,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還有49歲的鐵路工人XX,煉功前曾是一名白血病血癌患者,經醫院多方治療,最後還是被醫院判了「死刑」。後來有緣修煉法輪大法,不到半年恢復健康,重返工作崗位,重新獲得新生。現在他也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關押半年。

這類例子真是千千萬萬萬萬千千,數不勝數。廣大群眾通過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強健了體魄,淨化了心靈,為國家節約了上億元的醫藥費,為國家企業多創造了幾千萬元的生產產值,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請問這樣利國利民的打好事怎麼能說是「邪」的呢?我們真不明白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

李老師說:「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裏去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其實我非常清楚有的人為何非要反對「法輪功」。就是像媒體報導中說的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我李洪志無條件地幫修煉的人們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體,使其社會安定,用健康的身體更好地服務於社會,那不是給當權者造福嗎?事實上真正做到了這一點。為何不但不知感謝我,反而要把上億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哪一個政府能這樣叫人不可理解呢?」(見李老師《我的一點感想》)

江主席、朱總理,我國現在正在大力推進法治建設,然而我不明白為甚麼明明國家《憲法》規定了公民有上訪的權利,而又不讓我們去上訪?根本就不接待上訪群眾‘而是將上訪者關押、毆打、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罰款、扣壓工資、判刑勞教等?許許多多大法學員在監獄中受到極其殘酷的迫害,警察的虐待手段真是慘不忍睹,有的在監獄裏被打死也無人過問,其家屬也不敢伸冤,警察還揚言說,是中央某人密示,打死法輪功學員,打死也是白打死。作為公安人員執法犯法已經嚴重地違反了憲法,觸犯了《刑法》248條的有關規定,還凌駕於法律之上,這不嚴重地敗壞了黨和政府在人民群眾中的形像,敗壞了國家的形像嗎?在社會主義的法治國度裏,在現代文明的社會裏,執法者竟然變成了「毛人鳳」式的專案暴政組織,我真不知道還有甚麼「正義、人道」可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本國政府發言人在本屆聯合國人權大會上還宣稱,「中國最
尊重人權」,難道這就是我們所被尊重的「人權」嗎?

江主席、朱總理,你們應該是人民公僕啊,您們的良知到哪裏去了?為甚麼就不能聽一聽您們善良的子民們一句心裏話呢?為甚麼要拒絕您們的子民於千里之外,而非要接納那些喪心病狂、為非作歹的黑暗勢力呢?作為一國之君,為甚麼不能像當年康熙大帝一樣放下皇帝的架子,微服私訪,親自到廣大法輪功群眾中去走走看看,實地了解民情呢?為甚麼不看看法輪功到底在世間幹些甚麼呢?我們衷心希望我們的領導人能做一個世人傳揚、萬古流芳的「明君」!

事實勝於雄辯,法輪大法絕對不是「邪教」,而是真正的正法,是宇宙的真理。法輪功只是修煉,沒有組織,不干涉政治,修煉人所求的是「世間的捨盡」,怎麼會對政治感興趣呢?法輪功對任何社會、任何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不會導致「亡黨亡國」,相反只會使國泰民安,而失去民心和道義的政府才是真正「亡黨亡國」的隱患啊!請領導們三思!三思!!

我們是覺悟了的人,知道了人生真正意義的修煉人。我們過去、現在、將來永遠不會反對政府。我們上訪只是像向您們反映一下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們不是去鬧事,都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抱著善意的向政府說明情況,講一句真話、心裏話、公道話。我們在遭受政府的鎮壓和極不公正待遇的時候,我們忍的心平氣和,沒有做一件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事情。我們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討回公道,還李老師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只要有一個合法自由的修煉環境而已。我們事事向內找,做到「真善忍」,做好人,同時又鍛煉鍛煉身體,對國家有甚麼危害?怎麼能把這麼多人做好人說成是「邪」的呢?難道您們真的是「正」、「邪」不分嗎?

道德是做人之根本,對於一個人是極其重要的,如果人沒有道德心法的約束,那麼他就會心無善念,就會為了私慾,甚麼事情都敢做,從而造成了社會的腐敗,這才是「亡黨亡國」的真正隱患啊!而法輪大法告訴人們「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特性,人只有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才會有美好的未來,所以必須做好人,必須重德。如果人人都能用這部大法來約束自己,都做好人,有問題向內找自己的不足,那麼社會上就真的不會出現打、砸、搶、騙、殺、奸等違法犯罪的事情,領導們也真正能省下很多心。果真如此的話,國家繁榮昌盛、民族興旺發達豈不指日可待矣?!

江主席、朱總理,我誠懇地請求您們撤消對法輪大法地不公正裁決,撤消對我們至尊至善、大慈大悲地李老師的通緝,澄清所有惡毒的污衊和謊言,恢復李老師名譽和法輪大法名譽,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大法學員,並在客觀公正地前提下和平對話解決危機。果如此的話,人們將永遠記住您們!歷史將永遠記住您們!

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法輪大法修煉者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