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心得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5月29日】尊敬的李老師、各位同修,特別是面對複雜、嚴峻環境的中國大陸的同修們,你們好!

我想介紹一下我自己簡單的經歷,以使你們知道我和大法的關係,正如李老師所說的:緣份。

我叫曼蘇,出生於伊朗,快41歲了,當然我看起來很年輕,並且我感到比以前更幸福和能幹了。

從我能記事起,我就與別人不同,總是以與眾不同的方式來看待生活。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感覺到這個社會總是不太對勁,被宗教、金錢和家庭條件所左右,我嚮往著有朝一日能生活在一個沒有金錢、政治和宗教的地方,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方。我就是想要一種從來不存在的東西,由於這些,我變得很孤獨。我從記事起就是一個非常孤獨的人,直到幾個月前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還是一個人,但情形變了,我不再孤獨了。

我對生命、死亡、死亡以後、我究竟是誰、我們為甚麼在這兒、為甚麼有戰爭等,有很多疑問,越來越多,沒有人回答我,漸漸地有了一些答案,但都不能真正告訴我真相。

1979年我20歲,伊朗就發生了血腥的革命,成立了伊斯蘭共和國。一年後,伊朗和伊拉克兩個伊斯蘭國家爆發了戰爭,同一宗教的信徒在神的名下相互殘殺,伊朗變成了殘暴、恐懼、沒有足夠食物的地方,我的家鄉被轟炸了不知多少次,我們只能流浪到別的省去,年輕人沒有工作,老年人沒有贍養。我覺得不能呆在那裏了,我決定去一個沒有戰爭的和平的地方,幾週後,我只帶了一個小背包,沒有護照、沒有錢,越過了邊界線。整個旅程充滿了痛苦、危險,有一次在巴基斯坦和伊朗邊界上,由於恐懼,我幾乎癱倒。

我當時不知道將來是甚麼、要去那裏,只想離開伊朗去巴基斯坦,那時我不懂英語,由於偷渡被關進監獄三個月。在巴基斯坦的二年中十分艱辛,精神瀕於崩潰。

後來我來到了加拿大的蒙特利爾,在這裏我開始尋求我的理想世界,成了健美教練。我鍛煉身體,注意飲食,學習瑜珈。我身體非常健康,教練工作也很成功。同時我也在尋求真正的寧靜與幸福。我要知道我到底是誰,我夢想找到一個真正的師父,真正能幫助我的師父。

去年10月22日,我參加了當地的一個法輪功展示會。我那時不知道大法,但是我知道是大法把我一大早帶到了那裏。當時我感到從學員身上傳來的能量。第二天我就去他們的煉功點,煉了兩個多小時,感覺非常好,我知道這就是我多年來要找的東西。第三天我開始讀《轉法輪》,在看到一小部份時我就開始哭了。我知道我為甚麼哭,這本書是那樣博大精深,字裏行間是那麼善,我感到我的生命是那樣渺小,現在開了這麼一扇大門使我們能離開這個世界不再入輪迴。一開始修煉,我就變得更善更耐心了。變得寧靜、安詳,對許多事情很隨和,從前很感興趣的事也不感興趣了。我現在只對李老師的著作感興趣,生活變得簡單了,對新聞、政治及其它修煉方法都遠離了。

緊接著就來了磨難和消業,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有些關我過去了,但也有些未通過,當我沒過好關,沒能忍的時候,自己就難過,感到慚愧,我始終堅持按大法的要求來做。

在新年前夕,我接到許多邀請慶祝新世紀,但是,我最終決定參加幾個同修的除夕打坐,我從來只能單盤,那一天我試著雙盤,我驚奇的發現,我真的能把腿搬上來了,盤了約10分鐘。後來在短短的3週內,我甚至能雙盤到41分鐘。當然每次都萬分疼痛,但我都忍住了。我非常高興,心想我比其他人都強,慢慢我就開始覺得自己比別人都要高一點了,有時,我覺得我悟的很多,與人談話時講大法是如何偉大,我又是多麼好。有一天,我們在維多利亞市做功法表演時,我在搬腿雙盤時,突然一聲響,一陣劇痛使我不能在觀眾面前表演了,幾天都拐著走路,幾週後才能單盤。我很沮喪,因為我想著一定是有原由的。後來,我慢慢悟到了這可能是因為我起了新的執著心──歡喜心和顯示心。我接受這次教訓,我現在打坐還是單盤,我想有一天我還是會雙盤上的。

保持祥和的心態,接受任何磨難的考驗,那麼麼磨難也會變得容易一些。任何磨難的背後就是自由和歡樂,那為甚麼不把磨難當「賜予」而去承受呢。其實所有的磨難都是我在還自己的業債。遇到各種各樣的磨難和考驗時,我就默念李老師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如果我們真的能渡過難關,保持祥和的心態,你能想像出沒有磨難時是一種甚麼樣的感受。就是有磨難和消業,我們的生活才充滿著意義。我們就像在一個大氣球裏向上飄,執著心就像重物一樣,去掉一些就向上一些,全去掉,氣球就完全上去了。

謝謝您,李老師,謝謝您的真善忍,把我們從受害者變成能掌握自己的人。如果我們真正沿著法輪大法的大道,李老師就會把我們真正變成佛、道、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