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不斷提高心性(譯文)

大家好!我叫Christin Loftus,20歲,來自距多倫多北部約一小時左右的地方-Barrie。我於1998年9月得法,修煉了近兩年時間。今天我想與大家交流一下我最近的一些經歷。

大約一個月前,我在Tim Horton咖啡店找到了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經理就告誡我說將與我一起共事的雇員中有一個人好像對新來的人沒有耐心,以前的一個新雇員就抱怨過而後再沒回來,如果我也遇到甚麼問題的話,告訴她。不長時間,我就發現了這個人是誰,她對我很不友好,取笑我還挑我的錯。即使我試著找一些輕鬆的談話,她也會很粗魯或不屑一顧。我認識到這是一個提高自己的寶貴的機會,所以不管她怎麼對我,我都禮貌地對待她。但有些時候,我還是發現腦海中有類似的想法,她怎麼會這麼刁難呢?但我知道應該排除這些想法,那是我人心的一面還執著於我的想像和情感不放。

在 Tim Horton咖啡店工作之前,我有一份在一家中國自助餐館作接待員的工作,我的職責就是迎候新來的客人並領他們入座。在我當班時,有三位服務員,其中兩個負責大餐廳,另一個負責小餐廳。我不得不儘量帶給她們相同數量的客人。經常會有一個人抱怨她的客人太多了,因此當我把另一些客人帶到別的位置時,又會引來另一個服務員的抱怨。有時候這令人苦惱,也有時候我能不放在心上,總是友好地對待她們。我開車捎她們回家,借錢給一個人,還在我不乾了的時候給了她們我的制服,因為我知道她們並沒有很多錢,一個女孩因我送她回家要給我錢,我拒絕了,可她把錢放在了車裏,第二天我又把錢放回了她的上衣口袋裏。

從今年2月份起,我一直在夜校學OAC微積分。在班級裏我遇到了一個16歲的男孩,他剛剛從新加坡來到加拿大,因為在學校成績出色,跳了好幾級。我們坐在一起,有一次他問起我上週末幹甚麼了,我提了一些關於法輪功的事。他非常吃驚,因為他的叔叔在新加坡也是一個修煉者,還給過他們家大法的書和錄像帶。他告訴我他叔叔說修煉後他現在睡眠好多了。儘管我的新朋友現在還沒有興趣修煉,但他確實在幫我把大法弘傳給別的同學。有時候如果我為某人做了甚麼好事,他馬上會說「你是因為法輪大法才那樣做的」。同時因為他知道我是大法修煉者,他經常能約束自己不做壞事。比如說,當一個同學為了一個數學測驗來求他幫忙,他正想要給她以前的測驗作參考時,他看到了我,突然間改變了他的想法並說了一些像這樣的話:「不行,那不對,我不能那樣。」我根本甚麼話都沒說,是大法幫他改變了想法。他還說他也想做一個好人。

在聯合國會議開始之前,我和我弟弟約見了我們地區的國會議員以便向她提供一些關於中國現狀的情報。我擬定了一份收集人們簽名的請願書給她。我已有了幾頁從我所在高中同學,老師處得到的簽名,但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向更多的人介紹大法,看他們是否願意簽字支持我們。我決定將請願書拿到我的夜校和我工作的兩個地方中國自助餐館和我正在幹的餐館。這件事做起來對我很困難,因為我顧慮別人會怎麼想我。上次當我拿出請願書給我的高中學校的人們時,有一些人反應不積極,使我發現很難接近他們。我想這是自私的表現。當我能夠把這些想法放到一邊時,我感到很興奮地與他們談論這事並一起交流大法。我在課前與我的老師說了,他同意我在全班面前講幾句話,我並沒感到緊張,有幾個人問了問題,最後一多半的人都簽了名。

在我的房子旁邊有一個我們放水果、蔬菜廢物的肥料箱。去年我注意到至少有一隻老鼠想入住到裏邊,自從那以後,我相信他們很可能發展成了一個家庭。我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這種小動物。不管甚麼時候當我拿肥料時,都會很小心,警惕它們。我說服自己,既然我現在是煉功人了,就不用再怕它們了,而且我現在認識到它們也是生靈,我應該對它們有慈悲心。幾週前,當我把肥料罐倒空到箱子裏時,我弄掉了蓋兒,掉到箱子後面去了。想到我將不得不接近那個地方取回蓋兒,我注意到我的執著心根本沒去掉。我看看箱子後面,發現蓋兒在動,我聽到老鼠的吱吱聲及在菜葉堆裏的動靜。要一下子拿回蓋兒,對我來說太難了。這個經歷幫我認識到李老師了解我勝過我自己,甚至對這些我想已經不存在了或沒多大關係的小執著,李老師都會點給我,以便使我能夠克服它。

幾個月前,我和媽媽在我的房間裏打坐,我感到有一個東西穿過我的喉嚨,使我不能很好地呼吸,但當時我並不害怕。我覺得要咳嗽又不能。眼淚順著我的臉流下來,但我沒哭,只是不想動。接著我的頭覺得脹,再一會感到頭疼,好像甚麼東西擠出我的天目,我悟到這就是玄關設位。這個經歷給了我在修煉中更多的一些鼓勵,體驗到這個進步真的令我感動並使我加深了對這個神聖,嚴肅的大法的理解。每次通過了考驗真的意味著進步,而沒過好的每一關都真的意味著退步。

我住的地方其實還不叫Barrie,而是一個在Barrie郊外的非常小的小鎮。有時候要去 Barrie 的公園裏煉功,交通很困難,因為我們還沒有開通到本鎮的公交車,而我自己還沒有車。因為在外面的公園裏煉功能使更多的人看見,這很重要,因此我經常為自己不能做得更多而難過。幾週前,我發現在我家的街角處有一個公園可以煉功,我不知道為甚麼這麼長時間才發現這個地方。做功的時候我還注意到這個公園位於街區的中心,周圍的住戶在一個小山坡上,有大約九戶人家可以有很好的視野看到公園。這時我想起了李老師在轉法輪第一章結束時講的話「這個東西給你擺在面前了,你可能還反應不過來,你到處拜師,花多少錢,你找不到。今天給你送到門上來了,你可能還認識不到呢!」( P45-46)。我剛剛去了鄰近的這個公園幾次,已經有人停下來拿大法簡介了。

每個人的修煉都是獨一無二的。我想對於我一個20歲的西方女性來說,我有不同於別人的許多執著,像上大學,搬出去自己住,結婚,對於未來的各種追求,設想等。我想如果我是小孩子得法的話,可能我的執著將是諸如冰激凌、彩色圖書之類簡單的事情。如果我是老人得法的話,我可能會執著於我的兒孫,可能會維護我的做法,觀念。如果我是十幾歲少年的話,我可能會執著我的同齡人怎麼看我,怎麼迎合他們。我想每個人的情況和環境都不相同,但從廣義上講又是相似的。就像我們置身於大房間裏,周圍的牆上有許多美麗的圖片,依據我們在社會中的不同角色,這些圖片有別墅,大學,彩色圖書,兒童,少年等。但我們都必須衝破這圍牆看看圖畫背後是甚麼,因為那些畢竟都是圖畫而已。

我希望我們都能在大法中勇猛精進,放棄各種執著,不斷提高心性。

謝謝大家!

加拿大學員 2000年5月 13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