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經驗交流稿(譯文)

【明慧網2000年5月25日】 我叫Susan Mitchell,是99年1月17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大法之前,我想,可以這樣說,我是一個盡力「培養執著」的人,而且總是盡可能逃避痛苦。因此,在第一次做第五套功法時,我很震動。

第一次煉打坐,我只能雙盤一分半鐘。即使這樣,我也體會到了李老師書中所說的,業力往我腿上攻,它像抽筋一樣往下移動,從腳底板走了出去。這個經歷鼓勵了我,使我能夠堅持忍受這極度的疼痛。《轉法輪》裏的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堂堂正正地修煉。於是在打坐時,我在前面放一個鐘,每天忍痛延長一分鐘的打坐時間,大約兩個月之後,我已能坐上一小時了。

幾年前,在一次打坐中,我看到了我前世的生活,我知道了我曾是一個極其富有的貴族。我也知道了,我生生世世造業,使我今生積下了大量的業力。修煉初期煉靜功時,有時業力像一塊熱的黑焦油粘在我的腿部肌肉上,它們正在被一塊塊地撕下。

一天,我忽然懷疑起來:「我到底能夠經得住這種痛苦,最終達到圓滿嗎?」這時我睜眼看了一下我的腳,真是奇蹟,我看見一層黑色的薄霧盤旋在我的腳上。原來那是真的:我的業力竟然真的被消掉了。這煥發起我繼續堅持的勇氣。

在修煉的前幾個月裏,我一直拒絕在外面打坐,因為我總是從打坐的開始到結束,因疼痛而幾乎不停地流淚。然而,李老師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給與我鼓勵。一天晚上,在我痛苦地坐了大約半小時後,突然,我飄了起來,離地約10至12英尺之高,我遠遠地向下看了看我的腳,它竟然一點都不疼了,那真是太美妙了。以後我再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所有功能都被安全地鎖住了。

也許你們有同樣的經歷,在忙碌了一天之後,精疲力盡,夜深了,才發現還沒有煉靜功。那麼是努力戰勝睏乏去打坐呢,還是乾脆去睡覺?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情況呢?去年的一天晚上,我選擇了睡覺而沒有打坐。當我的頭剛一沾枕頭,我的牙開始疼起來,我在床上輾轉了幾分鐘,突然感到有人在提醒我:「Susan 你必須忍受身體上的痛苦去償還你的業力,你是寧可要忍受牙痛呢,還是去打坐?!」我爬起床,盤腿開始打坐。立刻我的牙痛就消失了!

在我開始讀《轉法輪》的三天後,我終於開始認真對待我的人生。李老師提到了緣份,在第一次讀書時,我就明白了書中很多的內容,幾個世紀以來沒有得到解答的問題都突然明白了。其中,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是:死後我將去哪裏?假如我曾經在某一世做過印度教徒,另一世做過基督教徒,再一世做過佛教徒,那麼我將去哪個天國呢?儘管我非常尊敬所有那些大師們,但我覺得我和他們中的任何人都沒有甚麼關係。很多年來,我總是看著我自己,這樣想:「我不屬於這裏。」現在當我知道這都是真的時候,真是一種安慰啊!而且現在我有了這麼珍貴的機會,修煉自己,回到我真正的家。

《轉法輪》書中最使我著迷的部份曾經是玄關設位:佛體元嬰外面的氣泡的向上移動。我的恐懼心使我非常害怕當氣泡經過脖子的時候,那種窒息憋氣的感覺。煉功幾個月後,我能感到有東西在逐漸上升並越來越接近脖子,於是,我為了體悟那個過程,就吃了大量的乾酪、酸酪、巧克力和奶製品,所有的東西以前往往都會使我的鼻竇堵塞,但無論這次我吃了多少東西,我的呼吸都很正常。這又一次使我明白,這是一個超常的過程,用不著擔心。有兩天我突然感到發冷、嗓子疼。《轉法輪》裏提到我們經常會有身體上的不舒服,就看我們自己是否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而不是常人。我發現在整個考驗中,人可以提高一大步,也可能疑步不前。那個經歷是否確實是玄關設位,對我來講,並不重要。而重要的是,每天我都在盡力改善我與其他人的關係,以提高我的心性。這些提高很多都來自於在工作中突然出現的矛盾。顯而易見所有的考驗都是安排好的。

幾個星期前,我給出版社傳真了一份定單,隨後,我又打了一個電話,確認他們是否收到了傳真。我請求接線員把電話轉到應收傳真的人那裏,接線員支吾了半天,幫我把電話接到了市場部。當我請求市場部的人去查看一下是否收到我的傳真,接電話的人說:「啊?你想讓我從大樓的這一邊跑到另一邊去拿你的傳真?!」我平靜地說,「我以為接線員幫我找到了離傳真機最近的人。」她說,「我是離機器最遠的人,那我就去給你拿吧。」我甚至能感覺出當她放下電話時,罵了一個字,取回傳真,帶著輕微的喘氣聲告訴我,收到傳真。

你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經歷呢?肯定有,而且很多。現在,(老師)正以各種方法去我對食物的執著心。一些年來,我一直喜歡吃一種早餐:黑咖啡和抹了奶酪的烤麵包圈。幾星期前的一個早上,我真想吃這種早餐,但是我還是決定,在上班時換吃速食麥片和茶。正當我往沸水裏倒麥片時,一個女人走過來對我說:「Susan,你想不想吃我這半個奶酪烤麵包,烤了一下的,如果你不吃,就會變硬,我只好扔了。」

有時,會發生相反的變化,正像李老師在書中說的:「說你就想吃那個東西,真正修煉到應該去那個心的時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說不定啥味了。」的確它不是味了,我不再想吃它了。隨著修煉,事情還真是這樣發生了變化。

在《轉法輪》書中提到有一些人執著地追求天目,對我來說正相反,我希望不去看那些東西,因為過去的我太執著了,我不想再執著於另外空間美妙、壯觀的景象。我的請求得到同意了,只是當我需要鼓勵、要我再精進一些時,才會看到這樣或那樣幾秒鐘景象。其中一個催我精進的例子發生在一天晚上,集體學法結束時,我正要轉身走出門時,一個同修說「晚安」,這時我看到他們的皮膚變成了一種高能量物質,它看起來是完全不同的物質,比通常中國人的皮膚要黃一些。幾個星期後,我在鏡子前刷牙,我發現自己的臉也變成了那樣,但只持續了幾秒鐘。

你們中的一些人知道,我於一月底搬去Guelph住,有很多原因,但主要動機是為了開展弘法活動。我曾在Guelph度過了我的中學時代,並學習芭蕾。在多倫多生活了30年,經歷了無數的坎坷之後,我的確想要換一個環境,整理一下自己思想。同時,我內心深處渴望著回到那個美麗的村莊Eden Mills,在那我度過了童年時光。但在Guelph很難找到份收入不錯的工作,我不得不計劃六月一日返回多倫多。

不知何故,為我返回原來工作單位的事情已經被安排好了 -- 真幸運。但是,二月份,我在Guelph找到了一個兩週的臨時工作,是在一個殯儀館的辦公室上班。上班的第一週,我的一個遠房表姐的丈夫去世了,他被放在我工作的殯儀館裏。因為他是Eden Mill長老教會裏的長老,而我小的時候也曾在那個教堂的唱詩班裏唱歌,所以突然我所有的朋友、鄰居、親戚都來到我工作的地方,這樣,我無需逐個拜訪,在三天內我把親朋好友都見了個遍。我被允許參加Eden Mill教堂的儀式,一個老朋友告訴我,過去村子裏的兩個商店和兩個加油站,現在也沒有了,如果想買麵包和牛奶,必須開車到5英里以外的地方。

站在教堂前面,等著送葬人的到來,我環視著這鄉村的一切,我想我不可能住在一個街上買不到麵包和牛奶的地方。這樣,一個巨大的執著去掉了。我如釋重負。我想我不用住在那裏,而只需要定期回來幫助一下這裏的新學員。

李老師說過,當我們真正地放棄執著心的時候,我們的身體會有很大的變化。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的兩個上門牙之間有一個很大的縫隙,在我經歷了在教堂門口那件事之後,這個縫隙消失了。我的兩個門牙靠得緊了,我的整個上顎,不知何故,變得沒那麼緊了,使得牙齒自己重新排列整齊。

在我離開殯儀館工作幾個星期後,我又得到了兩個臨時工作,我感到那會為我繼續留在Guelph生活奠定基礎。但突然,這兩個工作都失掉了,於是我決定搬回多倫多。第二天,我就必須來多倫多工作兩小時。

我一直在想,如果要選一個住處的話,一定選College Park附近。因為我的煉功點就在附近,而我的工作單位在Yong和College那裏。但是,那裏的住房很搶手,我想不會有甚麼找到單身公寓的機會。然而,當我對大樓管理員說,如果有單身空房請告訴我時,他們說,「我們現在剛好有一間。」這就是我即將住進的公寓,在第五層,從那裏我能俯瞰我們的煉功點和公園。

我剛才所說的,只是我這十六個月來發生的無數事情中的一小部份,在這十六個月中,我的生活變得更好了。在《轉法輪》裏,李老師系統地解釋了在修煉中我們身體的變化,當我第一次讀這本書時,我很驚異,並對此充滿了希望。而現在我已經親身經歷了許多、許多書上描述的情況,和李老師講的一模一樣。當我第一次讀第一頁時,我知道《轉法輪》是真理。我希望通過我的這些經歷,能給那些還存有疑惑的人一些信心,相信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所經歷的過程,(希望他們)像我一樣,全身心投入修煉。

謝謝!

(加拿大學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