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走出來的過程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5月29日】 我來自加拿大蒙特利爾,去年底我回到上海探親並辦理我先生的移民。由於中國政府顛倒是非地把法輪大法打成「邪教」,12月份,我和我先生決定去北京國務院信訪部上訪。當時,如果我們不去上訪,我們可以每天在家煉功,平安地度過每一天,幾個月後,我先生即可移民來加拿大與我團聚。如果去上訪,我們可能會被抓、坐牢、驅逐出境,新婚的小家庭將面臨長期分離、無法團聚。經過反反復復的思考,我們最後選擇了走出去上訪。

自從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和我先生從中受益巨大,無論身體和精神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隨著修煉的實修過程,我們切身地體驗到法輪大法是宇宙最高法理,感到自己能在大法中修煉是多麼珍貴的、萬古不遇的機緣。近三年來,當我在每一關每一難中放下自己的執著心後,體驗到的是不斷昇華的遼闊寬廣的新的境界,是去掉黑色業力後整個身體的健康輕鬆。自從走上修煉的路,我覺得自己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每天都從大法中得到許多,收穫許多。

而如此叫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在中國卻遭遇到種種誹謗、誣陷和殘酷鎮壓,政府動用了所有的宣傳機器打擊法輪功,電台、電視台、報紙廣播中謠言鋪天蓋地而來,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為了堅修大法而失業失學,每天都有消息傳出又有更多學員被抓進監獄,無數不明真相的群眾因受宣傳矇騙而不能來學法輪大法。

眼看這麼好的大法遭受如此誣陷,我的心難受得在顫抖,每當在網上看到同修們去北京前赴後繼、為正法吃盡人間苦,止不住得掉眼淚。我們在家坐不住,本性的一面在呼喚:走出去。可是當真正要跨出這一步時,卻不是那麼容易。

第一次去北京是在去年11月中旬,雖然人已經到了北京,但內心的鬥爭與反覆並夾雜著困惑是多麼激烈,每天早上煉完功,第一念是:今天一定要去上訪。可是等去了天安門廣場後晚上回來,另一個念頭上來:我們會不會悟偏了?連續一星期在北京天天如此。內心的不穩其實是希望在法中找到理由說服自己,是否可以不要去過這麼大的難?是否可以留住這美滿溫馨的新婚的家?正因為沒有從法理上明白為甚麼要走出去,所以遇到的都是同修們勸阻的意見,有的說:去上訪就被抓走了,是往老虎嘴裏扔塊肉。還有的認為,如果老學員和骨幹都被抓走了,大法今後如何發展,豈不是上了公安的當?由於心中的困惑,所以第一次去北京沒有上訪成功。

回到上海後學法時感到如飢似渴,隨著一段時間的實修,面前的困惑如迷霧被漸漸破開,心中感到清楚明白起來。

作為一個修煉人,首先要做到的是不能混同於常人,要做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在一些重大問題的決定上,應該分辨清楚哪些是常人的觀念,要使自己跟著法的要求走,而不要跟著常人觀念走。「往老虎嘴裏扔塊肉」,與周圍常人所說的話是一樣的。「怕上政府的當」的說法,其實還是在人的基點上做事,沒有擺脫搞政治鬥爭的框框,在考慮雙方實力的對比,用人的思維、人的方法去追求效果。

而我們是純純淨淨的大法修煉,思維方式正好是與常人觀念相反的。記得當時回到上海後,我們走過一段時間彎路,有一次,我們一些老學員交流完後決定自己先不去上訪,先分頭把各個片、各個區的煉功點帶動起來。可那天晚上回家路上,我們碰上的所有馬路都不通,一直繞道走到凌晨才回家。隨後的幾次與學員交流中,感到自己所談的是多麼軟弱無力,現在回顧起來就很明白,自己都沒有走出去,還站在人的基點上,又怎麼能帶動學員、起到穩定大法的作用?在這種艱難環境下,只有走出去的學員,才配的上被稱為大法修煉中的「骨幹」,面臨這次重大考驗,每個學員都在過關,那是毫不留情的大浪淘沙,能過關的就上去,過不了的就下來,沒有負責人與普通學員之分,沒有老學員與新學員之分,修煉是如此嚴肅,每個人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而且,如果沒有走出去的學員的無私付出,當時國內的艱難情況下學員們在家煉功的環境可能都會失去。同時,走出去護法中的付出,也是為全世界大法弘揚開創了環境。

我們是大法中的一員,當大法遭受磨難時,師父被誹謗攻擊時,走出去為大法說一句真話是義不容辭的。宇宙的法為宇宙開創了不同層次的生命與生存環境,我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如果大法不能在人間得到他應有的地位,修煉不能夠堂堂正正地堅持師父給我們留下的形式:集體煉功、集體學法、開法會,我們作為師父的第一代弟子,是否做到了助師世間行?如果大家都不走出去,都躲在家裏煉功,大法的整體形式有沒有走正?師父在芝加哥法會上講法時指出:「法的偉大,才能體現出將來修煉人的偉大,因為法能不能走正,這個大法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是至關重要的。」

「世間的捨盡對在家弟子是漸漸去的執著」。當重大的個人利益受到威脅時,我們是否還能堅持說真話?甚麼是善?大法是宇宙眾生的根本,讓世人認識到大法,就是在救度眾生,是對人最大的善。而在護法的過程,修煉人可以以大忍之心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去上訪,是為了國家好,為了十億人民好,因為我們是明白法理的人,而常人不明白,如果人連這個宇宙的法都要反,那是人類最大的悲哀,國家和民族將會遭到怎樣的不幸?即使是我們作為人的最基本的善心與良心,也有責任走出去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為了說這句真話,我們可付出我們的婚姻,付出人生的自由而無怨無悔。

12月22日,我們再次去北京,這一次去北京與第一次完全不同,心情輕鬆寧靜,到了國務院信訪部後提了五條意見:1.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不是邪教;2.撤銷對我們師父的通緝令;3.公開出版發行《轉法輪》;4.給我們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5.立即釋放所有被無辜關押的大法弟子。在信訪部填完這個意見表後,當即就被扣押拘禁起來,然後送回上海。我立即被強迫在48小時內離境返回加拿大,我先生回到上海的當天被關在警署,第二天被關進拘留所。上個月得到消息,我先生已被送去勞教。據消息,要轉變思想後才允許家人探望。

我深深地替中國政府感到悲哀,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他們將成為中國及世界史上的恥辱。我也深深地為所有為護法而付出的大法弟子感到驕傲,他們犧牲自我感天驚地的高尚行為,是未來永久的威德。

同時,在整個去北京上訪過程中,我感到是正自己心的過程。從這次上訪後,我的心態有了變化,比過去平和寧靜許多,容易理解和寬容他人。過去做事常限於情中,弘法中更多的用心於自己的家人與朋友,而現在我更多地思考與關注常人社會上整體的對大法的認識和法的弘傳。我確實體驗到,我在上訪後真正失去的是對「情」的執著,心的容量放大了,而業力那種黑色物質被消去後,身心都真正感受到高興與輕鬆。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要堅定地跟著師父走,不斷地勇猛精進,直至圓滿。

2000年5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