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法會: 我的得法經過以及近來在法上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大家好!

今天我非常高興能有機會向大家談談我修煉以來的心得體會。 我主要想講的是我的得法經過以及4月25日,7月20日以來在法上的認識。

我是1998年7月在多倫多得法的,至今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一年零七個月了。那天天氣非常好,我們很偶然地在 Queen"s Park 看醒獅會表演。中午休息,在公園臨時攤位買午飯時,看到有學員在弘法,他們是每週末上午在公園煉功的大法學員。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法輪功,立即來了興趣,因為半年多前曾聽國內親戚介紹過。簡單地問了幾個問題後,記下了電話號碼就離去了。當晚就打電話聯繫,於下一個週末去了煉功點。當時就跟著學了動作,並從輔導員那兒借了一本《轉法輪》。讀著《轉法輪》我真是又驚又喜。驚的是他讓我明白了許多從沒聽說過的道理、許多總也搞不清的問題;喜的是能讀到這本書真是我的幸運。當看完書後,我就決定要學法輪大法了,從那一刻起,在我的心底深處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生命將永遠與法輪大法連結在一起了,我會一直走下去,永不回頭了。

在很短的時間裏,買來了當時所有的大法書籍,如飢似渴地讀啊看啊,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一下子都裝進腦子裏去。就這樣,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

下面談談4.25事件後對學法重要性的認識。

4.25事件發生的當天,我還是用一貫的思維方法去思考問題,顧慮這會有用嗎?政府會聽我們的意見嗎?又擔心常人會不理解我們,但又記得老師說過:「北京大法弟子採取了一種特殊的辦法,叫那些人停止破壞大法,其實沒有錯。...大法絕對不參與政治,可是這件事本身就是為了叫其對我們的真實情況有個了解、從正面認識我們、不要把我們拉入政治為目的的。」當時我不知該怎麼做好。回家後趕快找來了經文「挖根」看,心裏忐忑不安。平時週末才上網,那整整一個星期,我每天上網兩、三次,希望能看到老師有新經文,指明方向。難道是我的常人觀念太強了嗎?就這樣,在緊張、焦急中度過了一星期。天天在想這個問題,想得頭都痛。有一天醒來,突然想到的一句話就是:高層次上的理與常人的理是反過來的。我一下清醒過來,明白這是老師在點化我,我是大法修煉者,看問題應該站在法的基點上去看,而不應該老是抱著常人的觀念,迎合常人社會的甚麼。我知道自己學法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的認識,從那以後我加強了學法。

5月下旬,我回到了闊別多年的祖國,我熟悉的家鄉。在這一個月中,我基本上參加了每天早上的集體煉功,每星期都參加了集體學法。

事實上情況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樂觀。打壓法輪大法的情況步步升級。很多單位下達了上級的口頭指示:黨員不准煉法輪功。許多單位接到通知,在他們管轄的範圍內,如果有人煉法輪功要追究責任。我們的煉功點也只好另換地方。我參加學法的小組有好幾個輔導員。聽他們談到,早上3、4點去煉功點,地上被澆滿了水,高音喇叭吵得震天響。而我們的學員是怎麼想的呢:幹這些事情的人,他們不了解真相,只是執行命令,我們不應該和他們爭鬥,要做到「真、善、忍」,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學員們換個地方繼續煉。還有的煉功點被擺滿了花盆,那是在公園外面的空地上。公園領導對他們說:求求你們不要在這兒煉了,我們不好跟上面交代。許多公安去煉功點記下學員的名字。另兩個輔導員被單位領導多次找去談話,說是如果再繼續出去煉,就下崗。但他們說,即使這樣也要煉。聽著這些發自肺腑的發言,我深受感動,也只有大法弟子才有這博大的胸懷,善良,無怨。

這與他們學法是分不開的。大多數學員及輔導員,每星期參加集體學法三次,有些學員甚至參加集體學法六次。大家互相切磋,互相促進,做到正如老師說的:「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還有個常與東北學員保持聯繫的學員,告訴我們說,像這樣的情況,早在96年,在東北許多地區已經發生過了,但大家做得都非常好。至此,我已完全明白了,4月25日學員為甚麼要去上訪。是啊,法輪大法修煉「真、善、忍」,是一部宇宙的大法,在人間應該有一個公正的位置。在國內一個月期間,我真的體會到學員的那種壓力,那逐漸淡忘的,而又是非常熟悉的一切。

6月中旬,電台播出了國務院信訪辦負責人對上訪法輪功學員的幾條答覆,其中說道,從來沒有不讓人煉氣功,每個人都有信與不信的權利,不要相信謠言,等等。從那天起,大家又可以自由煉功了,公安也都撤了,不再每天去煉功點監視學員了,我感到鬆了一口氣。

6月下旬,我回到了蒙特利爾。中國之行對我來說收穫非常大,使我了解了國內的學員和國內的情況,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明白了學法的重要。

回來沒多久,也就是7月20日,中國政府禁止修煉法輪功。接著鋪天蓋地的輿論攻擊,造謠,誣蔑,誹謗,等等等等。但這一切,絲毫動搖不了我對大法,對老師的堅定,大法早已融進我的每一個細胞中。再說,對這一切手法,我已經太熟悉。從我記事起,就跑到街上看那些頭上帶著高帽子,脖子上掛著大牌子的「走資派」被裝在大卡車上游鬥,那就是文化大革命,還有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4.5天安門事件,6.4天安門事件。試想一下,國家主席一夜間就被打成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而且所謂人證物證俱全,被永遠開除出黨,慘死於獄中。還有甚麼事情不能發生呢。所以一切謠言,誣蔑根本就無濟於事。

下面我主要想通過一些具體事情談談我對以法為師以及修心性的認識。

7月20日後,我最擔心的是我國內學大法的親戚。他和其它學員一起參加了集體上訪,一起被抓,關了十個小時,滴水未進。大家都非常堅定。接著而來的是更大的壓力,領導,家人,派出所的多次談話,輿論的反宣傳,被要求交書,表態。一時間,大家都在爭論著該怎麼做。

當時我的心情非常矛盾,不知如何是好。電話不敢多打,怕被竊聽,連累他們。想著國內情況這麼艱難,我也不好說太多,避免有指手劃腳之嫌。另外一方面又想到,如果他受了我的鼓勵和影響真的坐了牢,不能煉功不能學法,如何修煉,而且親戚朋友都會怪罪於我。怎麼辦呢?我想老師說過要放下常人的情。所以我最好隨他自己了。就這樣擺脫了自己的幹繫。隨後我就沒有主動聯繫,但心裏一直在擔憂。一直過了二,三個月後才知道,他們一些人悟偏了。在那種高壓下,又受某個輔導員的影響,那個地區不少學員交了書,以求得「安定」的環境,堅持「實修」。知道這個情況後,我心裏非常難受,深深地自責。我做了些甚麼呢?甚麼也沒做。我發現自己是多麼的自私,怕承擔責任,怕這怕那,想到的是保護自己,完全沒有從法的角度去考慮問題,還從法中給自己放不下的執著找理由,該說的不說。教訓是深刻的。

這件事情的確也引起了我深刻的思考。這交書的學員,平時在學法煉功上也是下了很大功夫的,時間觀念非常強。那麼何以輕易受個別人的影響呢?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而大部份學員卻做得很好,沒受影響。其實是沒有做到以法為師。一些學員認為老學員認識問題高,做得好,因而去上訪也好,弘法也好,平時學法討論也好,依賴性比較強。但他們也是修煉中的人,面對撲面而來的強大壓力,個別人的承受力也是有限的。如果平時在修煉中就做到了以法為師,從法上去理解,按照法來衡量事情,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了。

從他們的教訓中,我深深地感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修煉沒有榜樣,沒有捷徑可走,得踏踏實實地提高心性,任何一個執著心不去都不能圓滿。另外一方面,如果我當時就能把意識到的問題給予提醒,或許他能早些明白過來,少走彎路。我們修煉人不就是要修「真、善、忍」嗎,互相提醒也是善心的體現。我應該放下保護自己的念頭,走出人的觀念,更加珍惜我們現有的修煉環境。

經過認真思考後,我對許多問題的認識就比較清楚了。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我的心情趨於平和,不再像剛開始時那麼氣憤。老師說過「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事實上,這麼大的法傳出來,不管是人間的或高層空間的魔都要作最後反抗,就會反映到這人世間來,人類現在仍然存在相生相剋的理。但是也只有在這種環境下,才能看出真修者的心。以前我對弘法活動也參加,只是覺得應該去,理性上認識不夠。而現在感到是自己的心走出來了,而不僅僅是形式上。我們要讓人們了解法,認識真相。這是大法慈悲於人,在給人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在弘法中,去掉了怕別人不理解的那種怕心。在徵集簽名中,也暴露出怕被拒絕或者是怕受挫折的那種心態。其實我們每做一件事情,不僅僅是做事,而是修煉,是和正法聯繫在一起的。

從弘法中我也想到了,我們在跟不認識的人弘法,那麼對自己的家裏人,為甚麼不多些耐心呢?以前我總是想,父母年紀大了,為國家為家庭辛辛苦苦一輩子,讓他們安度晚年,不要讓他們擔驚受怕,所以躲躲閃閃,並沒有把自己的心裏話告訴他們。他們在國內不了解真相,受到輿論的欺騙。他們都是善良的人,為甚麼我就不能讓他們多了解些真相呢?這樣對他們生命的永遠都是有好處的。此後,我儘量向他們介紹情況,並讓他們明白,我是修煉,而不是他們理解的祛病健身意義上的氣功。修煉是要修去常人的情,給人了解法,才是真正對人好。我們把這些都做好了,也就是在圓融著大法。老師說過:「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我知道自己還有許多常人的觀念,常人的執著還沒放下,我願努力精進,多看書多學法,以法為師,不斷提高心性,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修去一切執著,直至圓滿。

謝謝大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