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們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0年1月29日】

同修們:你們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的一個大法修煉者,名叫XXX。我們這裏的形勢和各處一樣緊張。由於我們縣是全國上訪人數最多的一個縣,省長挨罵、市長挨罵、縣長差點丟掉烏紗帽。全縣的財政收入被扣掉一半。其中撒蓮鄉是上訪人員最多的鄉,鄉政府工資全被扣了。縣上決定徹底鏟除法輪功,各鄉鎮都動起來辦學習班、跑街、掃街、除堰溝。

  在鄉政府,非法關押並毆打學員,最多的達26天,並且規定12月5日以後上訪的抽出本人承包地、親朋好友的宅基地等都受牽連。12月6日又有2人去上訪,土地真的被抽掉了。並且說如果要讓撒蓮鄉的學員不上訪必須把蘇麗娟、何福蓉、徐天福抓起來,因為她們為上訪的學員提供了上訪的資金幫助,並且組織幾次集體煉功,錄音機被收了幾個。鄉政府騙她們到鄉政府錄材料,到了鄉政府就不讓走,又騙家人說到縣上辦兩天學習班就給帶到了看守所,並且捏造了罪名。學員多次跟鄉政府、公安局商量要求釋放他們,如果不放我們都去上訪。他們說我們可以考慮,結果現在判勞教一年半,和其他3位功友一起送走了。

  他們把法輪功和全國的財政掛勾,如果再有2人上訪全縣的財政都沒了,全縣的十八萬工資誰上訪叫誰出,誰上訪誰倒楣,誰上訪誰家破人亡。每一個上訪的都受監控。

  但是大家都沒有被嚇退。大家切磋說,根據相生相剋的理,國家為甚麼下那麼大的功夫要阻止我們大家上訪、聚會、宣傳大法、傳播大法資料?面對鄉政府的非法關押、毆打大法學員等不公平的待遇我們怎麼辦?我們在家多待一天,獄中的功友就要多承受一天,而信訪辦大家都知道是一個圈套。

  到北京做甚麼呢?跟其他弟子取得聯繫再說。一想走,不約而同來了5個鄉的10個人,在這裏我們遇到了許多同修,找到自己的差距,到這個加油站來加油,再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師父講了:「世間的捨盡對在家弟子是漸漸去的執著,而對出家弟子,則是必須首先要做到的和出家的標準。」作為一個弟子要不想捨盡世間的一切怎麼能圓滿呢?師父給我們的環境是為了讓我們修得對世間的捨盡,你如果已經能捨盡世間一切,為甚麼不再邁出來一步呢?

攀枝花市大法修煉者 XXX 2000年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