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4月紐約法會發言稿: 修煉心得

【明慧網2000年4月30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李東,來自紐約州,自一九九九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感到精神不斷昇華,身體日益強健。每天煉功讀書,使整個人在不斷脫胎換骨。短短一年,身心的變化今非昔比。法輪功使我從一個脾氣暴躁,自高自大,名利心極強的人逐漸轉向一個心胸開暢,寬以待人,利慾淡泊的人。別人問我為甚麼大病小病連感冒都沒有?我說,法輪功是正的,所有的病毒都是邪的,「一正壓百邪」。

過去我表面上文質彬彬,但內心好勝心極強,愛聽表揚不能聽批評。北京中南海的事及我在美國的親戚幫我了解到法輪功。我想,法輪功能吸引這麼多人煉,必有原因。馬上上網,原來法輪功強調德與心性,只有提高了心性才能長功。這種道德與心性的力量一下子打到我心底最深處。是啊,世風日下,儘管在美國生活無憂,但每天忙碌,不知道生活還有甚麼意義。提高心性,返本歸真,就像磁鐵一樣牢牢吸引了我。我意識到,這就是我要尋找的,我要發奮在這門中精進。

開始修煉甚麼也不懂,就知道我要修,我要煉功做好人。聽到老學員談起「實修」,「過關」等感到一頭霧水。當時,每次到曼哈頓小組煉功很積極,一次趕不上,回家一定補上。但對讀書不夠重視。這也是知識分子的一種障礙,認為書看過幾遍都記住了。但實際上根本沒記住,真正關卡來了,要提高心性了,卻縮回去了,退下來了,不敢衝過去。這樣,就是在反覆的反省中,逐漸增強了對看書讀書的認識,啟悟真理,擺脫人的錯誤觀念。

在去個人名利這個執著時,也是不吃苦頭不明法理。開始修煉了,我就立志要去這個執著心,那個執著心,把所有能想到的執著心都列在紙上,放在電腦鍵盤上。心想每天看到了,就督促自己去掉它。後來才漸漸地發現,在真正過關時,能不能邁過去,才是最關鍵的。我辦公的位子不夠隱蔽,一天八九個小時都坐在那位子上,心裏不自在。隨著職務提升,就盼望能挪一下位子,換一個更好的區域。正好有人離開公司,留下了一個好位子。因為早就與主管打過招呼,我就認為那個位子理所當然地是我的。沒想到,主管居然把它分配給了一個比我職稱低的人。我頓時心裏憤憤不平,找主管評理。主管說,對不起,忘記了你提的事。又提議找具體的經理及其他的主管談談,也許還有辦法。因為那個職稱低的同事屬於其他的經理與主管。我忘記了自己是個煉功人,居然真的到別的主管那裏力爭那位子,還四處遊說。結果,不管怎麼爭,儘管別人也說同情我,我有幾分理,位子還是不是我的。事後,我十分後悔。以後當我把這個利益心放下後,不久經理與主管就通知我找到一個好位子上去。

我以前好大喜功,做了事,就想要上級承認,求表揚。還自認為這種心是立足於美國公司,求得提升的關鍵。實際上,從修煉的要求看,這從裏到外都錯了。但真正悟到,也經過了徹心的痛苦與摔打。

年度工作考試是一大關。因為關係到提級長工資,所以每個人都把這看得很重要。我也知道要看淡這件事,但我一看到經理在評估中漏掉了我去年做的好幾個項目,心裏馬上激動起來。我想,有的漏寫的項目可能是因為我在別的經理手下幹的,他忘了或不知道;但有的明明是他叫我做的,怎麼記性這麼差呢?再左想右想,感到很不公,實事求是,是做了就該記上。但是我就是忘了,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過關與考驗。我硬是在評估上加上了自己的補充,因為評估必須有我的簽字同意。當我與經理面對面討論我的修改補充時,他承認是漏掉了,並當場加上了有些項目。但是,他嚴肅而耐心地對我說,你好勝心太強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聽後感到震驚,想到老師的要求,我覺得羞愧萬分。我低下頭,沉思片刻。經理察覺到我神氣不對,問我是不是不舒服。只是幾秒鐘,我想通了,抬起頭笑笑說:沒有不舒服,就照你的評估寫,這件事到此為止。隨之我就把這件事看淡了。儘管其他經理在評估我的項目時也不完全合乎實際情況,我也不爭了,我已經不在乎了。

這件事對我是個極大的震動。在接下來的提級考核中,我就注意到要做到忍讓。當時,我的前任提升後,留下一個空缺。我實際在接著做他的事情,我在技術上也是很符合這個職位的要求。我申請了,同時也有其他人申請。我就想:如果有兩個最合格的申請人,但只有一個職位,而我又是這兩個最合格的申請人之一,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應該讓,不應該爭。但人的觀念馬上提上來:你主動讓,人家會不會誤認為你信心不足,或者你自認為自己不如別人呢?這在美國公司中以後怎麼站得住腳呢?但這次法的力量戰勝了人的觀念。在最後面試時,我說出令兩位主管感到吃驚的想法:如果我與另一位同事都是最合格的申請人,但只有一個相應的職位,請優先考慮他,不必考慮我。他們感到這不像以前的人。以前我會強調自己的優點與特點,力爭把別人比下去。當講出這話時,我眼裏是帶著淚水的。我明白,這關過的可能還不圓滿,但我邁出這一步了。

在近一年的修煉中,我真正感受到了老師的巨大關懷和保護,那種感激是無法形容與報答的。有一次開車出去,一輛已經離開了我這一車道的麵包車突然間又插回來。當時,我正在加速,眼看車禍不可避免。我一面剎車,一面把車導向路中間的路肩。但車直衝路肩的水泥擋板。眼看就撞上擋板了,奇蹟在這時發生了。車突然安然停了下來,離水泥擋板只差幾寸遠。旁邊的夫人驚呆了。我馬上意識到這是老師保護了我,眼眶裏充滿了淚水。

這樣的事還有多次。兩千年的第一天,當我打開《轉法輪》時,書中滾出了許多小小圓圓的結晶體,半透明,很堅硬。這也許是老師給我的某種啟示。檢查下來,我發現那幾天看書不勤,整個修煉的步伐很慢。我想這是老師對我的鞭策與督促。我每次看到這些小晶體,就暗暗下決心,今生今世一定要修上去,不辜負老師的心血。

我的修煉剛剛起步。去盡執著心是一個反覆而長期的過程。中國的事發生後,我經常被網上的故事感動得流淚。開始時,我對人們去天安門打旗煉功有所不解。但漸漸我了解到這是國內同修在更高層次上護法圓融法的行動。儘管我現在還沒有這種機會與勇氣,但我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到聯合國與領事館去的時候,看到時代廣場車水馬龍,而在那邊,我們的同修在安祥地打坐。我頓時感到,在這茫茫人海與萬世輪迴中,我就屬於這些人。儘管他們衣著土一些,有的年紀大一些,不像街上上班族那麼衣著光豔,神氣活現,但他們是人類的正覺,是我真正的歸屬,我屬於他們!三九寒冬,這股神聖的熱流卻貫注全身。

我在這近一年的修煉中已經認識到生命的意義。要堅定地修煉,像雄獅那樣勇猛精進。只有永遠地找自己的不足,敢於承受更大的壓力,跌倒了,爬起來,闖過去,就能達到老師指引的彼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